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30章 做我的女朋友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白衣画有些一时语塞“……”即使而已他这样言简意赅的一句话,白衣画但是听出了里面那暧昧不明的气息。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抵触。“我也没兴趣。”“恩,我都明白。”厉钟石单手非常熟练的操纵“我没有兴趣。”。...

    白衣画有些语塞“……”

    即便只是他这样简短的一句话,白衣画还是听出了里面那暧昧的气息。这种感觉让她有些排斥。

    “我没有兴趣。”

    “恩,我都知道。”厉钟石单手熟练的操纵着方向盘,目视前方继续开着车。

    白衣画摸不透厉钟石此时此刻的心思,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了窗外。

    “帮我做一件事。”厉钟石声音低沉的开口说道。

    厉钟石说的是陈述句。

    白衣画没说话,唇角向上挑起,带着属于她自己的个性。

    “不想知道是什么事?”厉钟石看了她一眼说道。

    “既然您叫我,那我肯定是可以帮上忙的。虽然昨天晚上的事我想不起来了,但是我一定是麻烦了你的。所以我也应该帮你一次。”白衣画回他。

    但是,白衣画对他的称呼用的是“您”。

    这个简单的字眼儿,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疏离了。

    “做我的女朋友。”厉钟石语气平淡的说道。

    白衣画有些震惊的看着厉钟石,一脸的不敢相信。

    差距到白衣画那诧异的眼神,厉钟石幽深的眸子瞟了他一眼,补充道:“不是真的。就是陪我去参加个聚会。”

    “虽然我现在单身,但是我并不适合抛头露面陪您参加聚会。”白衣画拒绝了他。

    当年,即便她和李修远不恩爱,但是也曾经多次和李修远在一些场合出现,那些画面也全部被媒体报道过。

    至今,她若是再以另一个男人的女朋友身份……真的不合适。她也不想再受什么纷纷扰扰。

    听到她的回答,厉钟石那性感的薄唇抿了抿,深邃浩瀚的眸子里的那份情绪,意味深长。“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找到你,是因为我不用担心你会像其她女人那样,轻易地爱上我。”

    白衣画顿了顿。

    这个男人说的似乎是有道理的。

    她的确不会再对哪个男人产生兴趣,只是他刚才说他都知道,是私底下有意调查过她吗?

    “你调查我?”白衣画问他。

    “我父亲的命在你的手里,对你的所有情况,我要想了解应该也可以说得过去吧?”

    “嗯~”白衣画怔然的看着他。

    他应该也不会对她产生半点兴趣的,不然,昨晚他们应该早就……吧?

    白衣画勾了勾唇角。

    她这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本以为是欢姐催促她回洛杉矶,但是电话是张曼打来的。

    和咱们的国民男神约会的感觉爽不爽?洛杉矶应该也没有像他这样的男人吧?”电话那头传来了张曼愉悦的声音。

    白衣画的声音调的很大,一不小心就漏了音。

    她担心一旁的厉钟石可能会听到,有些尴尬。

    她依旧面不改色,佯装淡定。轻声的凑到了手机旁,“这是什么约会,不要乱说。”

    “拿下他!拿下他!拿下这个男人那你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当然你也会成为许多女人的公敌。”

    “天天胡言乱语个没完没了,我先挂了,回去再说吧!”白衣画有几分不耐烦。

    “跟你开玩笑,白医生,我有重要事和你说的,那就是拿下,拿下,拿下厉钟石!”张曼说完,便抢先一步将通话中断了。

    车子里的气氛顿时安静了许多。

    白衣画有些不好意思的舔了舔嘴唇。

    她偷偷的朝厉钟石瞟了一眼。

    他依旧面色平静目视着前方,继续开车。

    她不知道刚才和张曼说的那些话,他到底有没有听见。自己有没有去解释的必要。

    如果他刚刚什么都没有听到,那她去解释,又会显得她过于心虚。

    最终,白衣画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她静静的扭头,看向了窗外。

    车子经过喜胜大酒店。

    李修远正搂着一个前凸后翘的美女走出旋转门。

    他看起来心情不错,正低头和自己怀里的女人窃窃私语,耳鬓厮磨。随后便露出他邪魅的笑容,唇角吻在那个女人的额头上。

    她原本以为,当初他不喜欢自己,是因为他钟情于夏婉婉。但是现在看来了是她错了,李修远骨子里就是见异思迁的人!

    白衣画将脸重新别了回来,靠在椅背上。微微垂眸,淡漠的看向了前方。

    说好的无动于衷,可一层薄雾还是在她的眸子里,聚集又慢慢的扩散了开。

    她原本以为,她只要安分守己,不去想,不去碰,那她就不会再受伤。

    手机响起来。

    她迟疑了一瞬间,还是接听了。

    “你在哪里?我有事找你!”电话那头传来李修远轻挑的语气

    而电话那头,还不时地传来女人在那头媚笑轻喘的声音。

    “我去哪里是我的自由,你有事在电话里直说吧。”白衣画的语气清冷的回答他。

    “一个小时之内,我要在李宅见到你。”电话那头,李修远冷冰冰的说道。

    白衣画唇角泛起苦涩的微笑,却又像是在自嘲。她将手机关机,丢尽了手边的包包里。

    厉钟石看了她一眼,“我现在就可以在路边停车,放你下去。”

    “不需要。”她的语气决绝,目光看向前方。

    厉钟石那讳莫如深的眸子里流淌过怜惜,眉头不由得微微的拢起。心里竟莫名的有些烦躁。他脚踩油门,提快了速度。

    没过多久。

    车来到了码头。

    他们在一艘巨大的游轮下停了下来,带着“顾”字的专属旗帜。

    厉钟石先下车,帮白衣画将车门打开。

    她提包从车上下来。

    厉钟石牵着她的手,像爱人那样和她十指相扣,并肩进去。

    白衣画的身上,有他喜欢的味道。就像是那艾叶草似的,散发着安心和悠然的气息。

    她答应来假装他的女朋友的,所以对于他手上的动作,白衣画还是能够接受的。

    就算和他今晚只是演一场戏,那也要尽力的演得逼真点。

    他们上了游轮。

    爱莎迎面走了过来,双手闲暇的环抱在胸前,她的视线转移到了白衣画的身上。

    随后又将目光带着深意的看向了厉钟石,“她昨天晚上还好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