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28章 还想要她的命吗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没太大一会,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面再打开。白衣画抬起头朝门口看过去的。李修远走进去,深遂的眸子深锁着白衣画。邪魅的嘴角登时轻轻钩起,“你会是答应下来我的要求,最终决定再次回白衣画抬头朝门口看过去。。...

    没多大一会,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

    白衣画抬头朝门口看过去。

    李修远走进来,深邃的眸子紧锁着白衣画。邪魅的嘴角顿时微微勾起,“你不会是答应我的要求,决定重新回到我的身边了吧?”

    她好不容易逃过那生死劫,难道还会再将自己推进万丈深渊吗?

    “李修远,你想多了,我找你就是为了小夏。”白衣画开门见山,并不想跟他有太多的废话。

    她放过了他,那也是放过了她自己。

    听她说完,李修远那不甘心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冷锐,愤怒的火光燃烧着他。他死死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白衣画,“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那么讨厌你吗?”

    明明在她消失够,他痛的肝肠寸断。现在她回来了,他为什么还要忍不住继续去伤害?

    白衣画面色沉静的看着李修远,知道他将要说出来的话,肯定不好听。可是她并非当年满心尽是他的白衣画了。

    她说什么,她都会不痛不痒。

    李修远眸子深邃的看了她一眼,“你太会装了,你这女人太能装了!”

    当年,她装不爱他,她装无动于衷龙,甚至在他将夏婉婉带回家,她都装作若无其事……

    白衣画冷然的看向了李修远,“我能装?我嫁给你五年,装作不知道你跟别的女人鬼混,装作不在乎。换来的是你对我无休止的伤害。”

    那种,撕心裂肺嗯痛恐怕这个男人这辈子都不会体会到。

    “我找你就是为了小夏,她是我在这个家里唯一的聘任,当初你们能将她赶出去,但是我不你!所以为了小夏,我来找你每个月陪我去见她一次!”

    “我和别的女人鬼混?那个女人的孩子不是我的,我怎么可能在那些女人的肚子里留下我李家的种呢?”李修远极其自负得说道。

    “那是你的事,我说的你考虑一下吧,我等你的电话。”白衣画懒得继续跟李修远辩驳,拿起一边的车钥匙,就要转身离开。

    李修远见她要走,立马挡在了她的面前。眉心拢起,凑上前闻了闻。

    她真的变了,不再是当年的那个白衣画了。她的身上有着独特的味道,来自纸醉金迷的陌上地方。

    他深邃的眸子一瞬间就冷厉起来,质问道:“昨天在皇冠俱乐部,你怎么会在那里?”

    “那是我的自由。跟你有什么关系。”她跟他已经没有了关系,更讨厌他总现在这种口吻跟他说话,依旧像当年一样。

    李修远眸子里尽是鄙夷:“白衣画,你果然越来越让人觉得恶心了!”

    白衣画忍不住嗤笑了出来:“李少爷跟我比,无不及。”

    说完,她便朝着外面走去。

    “等下!”李修远冷声的道。

    白衣画提包回眸看向他。

    李修远冷冽的目光扫过了一个柜子,“那里面是的雪莉酒,自己把它收了,扔在这里我嫌脏。”

    白衣画静静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男人。

    心里有些疼。

    她脏?她直到现在也不过只拥有过他这么一个男人。

    他干净?外面的女人数都数不清,关于他的流言蜚语从来没有断过。

    一股莫名的恼火直接从心里燃烧到了脑际。

    “的确,我的东西留在这里只会更脏!”白衣画冷声的回应他,转身便朝酒柜走去,将里面的酒一拂。

    瞬间,那些酒便稀里哗啦的碎了一地。

    李修远一惊,下一瞬他的眸子里散发出凌厉的杀气,紧紧的握住了白衣画的手腕。

    他像是用尽了全部的力道,白衣画的手指就要被他捏碎一样,“把这里收拾干净再离开!”

    “你做梦!”白衣画毫不客气的对他说道。

    李修远的眸子里带着杀气,伸手便掐住了白衣画的脖子。

    白衣画只觉得呼吸困难,眼神里尽是憎恨的看着面前疯狂的男人。

    这男人的世界简直就是炼狱,多待一秒都让人痛苦。

    今天若是死在他的手里,他也会去坐牢,一起下地狱。

    那些年,她一个人的难过和委屈,无数的痛苦,她都找不到人去倾诉。

    更甚至,连父亲的最后一面,他都没让她见到……

    她恨……

    白衣画想到这些,她的嘴角偏偏向上挑起,脸上带着一抹魅惑众生的笑容,更不失几分妖冶。

    是毒药,是针尖,是白衣画的决绝。

    李修远有些诧异,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慢慢的松开。

    白衣画四肢无力,最终还是倒了下来,柔嫩的双手撑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地上那尖锐的玻璃一点点的刺进她都肉里,鲜红的血一点点的流露了出来。

    李修远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白衣画,眉心微微的拢起,眸子里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滚吧,不要再出现在这里了。”

    白衣画使劲全身的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她微微垂眸,垂在身侧的手握紧了几分,那小血珠低落在地上,顿时形成了一抹十分妖艳的红,极其得刺眼。

    她朝门口走去,正眼都没有瞧近在咫尺的李修远。

    悲伤,如果是被亲人看到,那一定是心疼。

    课若是被敌人看到,那一定会是很痛快。

    而被不亲不敌的人看到的话,那肯定是茶余饭后了。

    她不能难过,更不能在李修远的面前不争气的哭出来。

    白衣画开车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了下来,她买了创可贴,消毒之后,便给自己拿创可贴处理了一下。

    张曼打电话过来,“衣画,你做完手气是要走了吗?你住在哪个酒店,我一会过去找你。”

    白衣画也有些事想要找张曼问个清楚,便将自己的酒店地址给张曼发了过去,她要搞清楚她怎么会在那个男人家里,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多久,电梯门叮咚一声向两侧打开。

    白衣画拖着疲惫的身躯从电梯里出来,等在门口的张曼打量着脸色苍白的白衣画。

    看她脸色不太好,张曼的心仿佛被一块石头砸中,顿时沉了下来。

    “张曼,我昨晚发生了什么?你还记得吗?我记得我没有喝酒啊。”白衣画开门见山的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