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26章 白衣画到底做了什么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他一直都搞不明白他们厉总得口味,这张禁欲十足的脸难道还能真的不去想那事?凌晨六点。白衣画醒了。因为吃了药的原因,她的头还有些昏昏沉沉。白衣画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环视了一圈...

    他一直都搞不明白他们厉总得口味,这张禁欲十足的脸难道还能真的不去想那事?

    凌晨六点。

    白衣画醒了。

    因为吃了药的原因,她的头还有些昏昏沉沉。

    白衣画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环视了一圈。

    床头柜上的几本书摆放的整整齐齐,一本书里夹着书签,是俄语书,翻开几页便是满满的笔记。

    而床的对面是书架,上面罗列的全是书。

    另一边是十分的奢华的酒柜,里面摆满了各种陈年佳酿,但是让白衣画没有想到的是,那里面摆的最多的竟然是她同样最爱的雪莉酒。

    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阳刚的气息。

    但是,白衣画心里清楚,这并不是属于她的。

    白衣画的眉心不由得微微的拢起,脑海里还能够想起张曼递到她手中的那杯看似十分普通的水,只是~只是回忆起来的画面却是断断续续的。

    她揉了揉脑袋,掀开了被子。

    就在白衣画要从床上起身,下床时,门外有人轻轻的推门进来。

    进来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家里的女佣手里正端着盘子进来,那里面放的全都是洗漱用品。

    白衣画有些惊讶,“你好,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女佣面露礼貌的微笑,“是厉总吩咐我今早上楼过来照顾你的,这是特意给您准备的洗漱用具,洗手间在那边。”

    “厉总?”白衣画的大脑里竟然一片空白。

    她并不认识什么叫厉总的啊……

    “嗯,小姐您先进去洗漱吧!”那女佣转身向前几步,便打开了洗手间的门,将手中端来的洗漱用品全部放进了里面。

    白衣画虽然还是心里有些疑惑,却还是踩着床底下早已经准备好的拖鞋去了洗手间。

    一进去,洗手间里还有一套十分整齐的男士用品在那排放着,一丝不苟。

    这让白衣画的心里更加的莫名而生几分尴尬。

    难道,她昨晚竟然是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床上睡着了?

    她几步便走到了镜子面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白衣画瞬间捂住嘴巴,心里一惊。

    刚刚睡醒的白衣画,她顶着重重的黑眼圈,脸上的妆早已经花的面目全非了。

    简直是狼狈到了极点。

    她赶紧拿起洗漱用品,开始刷牙,洗脸。

    可是,那些睫毛膏留下来的污渍根本不是用清水就能够洗掉的。不管她如何用力的去洗。

    就在这时,一瓶卸妆水突然递到了白衣画的面前。

    她猛地抬头。

    厉钟石不知打何时进来的,此刻正眸色幽深的看着她,他那冷冽的双眼,带着不怒而威的霸气。

    虽然那天只有一面之缘,可白衣画还是一眼便认出来了,面前的男人正是那天救她的那个人

    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男人又为什么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却完全没有一点印象了。

    “不好意思,我昨天明明没喝酒,可是……”白衣画只觉得此刻画面有些尴尬。

    “嗯。”他简短的一个字,沉声的回道:“用这瓶卸妆水吧。”

    “好~谢谢。”白衣画从他的手中接了过来。

    这应该是他女朋友的吧,不然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这些?

    说完,厉钟石便转身。

    那瓶卸妆水还是她当初留下来的,他一直没有吩咐人扔掉,没想到今天竟然又能够用上了。

    “哎~我昨晚怎么可能会~在这里的……”她虽有迟疑,但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问出了口。

    “这是你家吗?”

    没听她继续说下去,而厉钟石此刻已经坐到了外面的沙发上。

    他身形挺拔的坐在那里,整个人看过去矜贵优雅。

    手里正拿起床头柜上的一本书,一脸专注的看着。

    听到她的问题,他才又回她,“你先洗漱吧。”

    他并没有抬头看她一眼,目光还停留在手中的书上,一副并不是十分的想要去搭理她的态度。

    白衣画只觉得有些尴尬,继续低头洗漱了。

    等她从洗手间里出来,才发现沙发前面的矮几上,正放着一杯牛奶,还有几片面包。

    而白衣画正要拿起外套,拿包准备离开。

    她刚刚才向门口走了没两步。

    “吃了早饭再走。”厉钟石细吩咐的语气命令道,声音深沉。

    白衣画扭头看向了厉钟石,而他依旧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如果不是整个房间里只有他和她两个人在这里,她真的会觉得这句话这男人是对其他人说的。

    白衣画也倒没有拒绝,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她狐疑的看着面前神色淡漠的男人。

    这男人明明一眼都没有看她,可是她为什么却觉得,他将一切都全部看到了眼里了呢。

    她拿起餐盘w'onide中的面包,一条一条的撕着,塞进嘴中。

    厉钟石对她的态度飘忽不定,让人难以琢磨,难不成是昨天她闹出了什么笑话?

    可气,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我昨天,有没有说什么过分的梦话?”白衣画有些担心的问道面前冷漠得男人。

    这男人半天没有回应,而下一秒,他骨节分明的手指优雅的将一页书翻了过去。

    下一刻,看似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觉得你自己,会说什么过分的梦话呢?”

    啊?

    难道昨晚她真的有胡言乱语了吗?

    瞬间,白衣画的脸有些发红发烫。捏着面包的手也不由得加紧了几分。

    她佯装淡定,唇角微微的勾起,尴尬的笑了笑,“只是听我的朋友说过,我睡觉的时候有的时候会胡言乱语,瞎说些什么。所以……”

    “所以什么……?”厉钟石合上手中的书,抬眸看向了她,从她的话题追问了下去。

    那如墨莲一般深邃幽黑的眸子,染上了一抹语法看透的深沉,如同汪洋大海,让人看不透。

    他的目光在白衣画那红润的小脸上停留了短暂的几秒,将白衣画那一脸的紧张尽收眼底,他冷冽的眸子缩紧了几分,迸射出几分的寒意。

    见他沉默了半天,白衣画迎上了他的目光。

    心顿时被提到了嗓子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