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25章 事后不需要吃药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厉钟石就得奔溃了。当初,她的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他,对白衣画来说,很陌生的就像是一张白纸。而此刻的白衣画,浑身火热的就像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他的手下原本在前面好好的的当年,她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厉钟石就要崩溃了。

    当年,她的眼睛什么都看不到。

    他,对白衣画来说,陌生的就像是一张白纸。

    而此刻的白衣画,浑身火热的就像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他的手下本来在前面好好的开着车,但是出于好奇,头微微一扭,想要别过头来。

    厉钟石一道锋锐的冷光朝他的手下投了过来,下巴崩的紧紧的,

    他语气凉薄又不失霸道:“没有我的命令,你要是敢再回头,我就瞎了你的眼睛。”

    那手下顿时吓得头皮发麻,不敢再继续朝后看了,将腰杆挺得笔直,扭过头来目光平视着他的前方。

    对于这男人的无动于衷,白衣画眉心微微的皱起,她只觉得内心有些苦楚,有些酸涩。

    她亲吻着厉钟石越来越滚烫的肌肤,委屈巴巴的道:“我白衣画到底哪里不好?”

    厉钟石那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着。

    天知道他此刻去克制得需要多大的定力。

    除了抱过她,他在这个血气方刚的年纪,却从来都没有再去接触其他的女人。

    他骨节分明得手指慢慢的将白衣画那精致的下巴挑起,冷锐的眸子里带着不可反抗的侵略性,灼热的气息慢慢的凑上了她的耳边。

    “你真的确定?”

    白衣画注视着他。

    虽然她和李修远是夫妻,她嫁进那个家里几年,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次数屈指可数。

    每一次,李修远都像是在对她凌辱一般,折磨着她。让她痛不欲生。

    那种感觉对她来说并不熟悉,但是此刻她觉得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可还是有些害怕。

    但是下一刻,白衣画那如清水般澄澈的大眼睛发红,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几分的羞涩。

    而,厉钟石那如同墨莲般的眸子灼灼发光,五官分明的脸绷紧了几分。

    那声音低沉的如同午夜的大提琴。他再一次的开了口,“真的不后悔?”

    “恩,不会后悔的。”白衣画目光坚定,很确切的说道。

    他的手下在前面听到面红耳赤,下一刻便战战兢兢得问他:“厉总,那我是在路边停车,还是把你送回去?”

    “回我家!”厉钟石一声令下。

    下一秒,便低下头,将白衣画的的唇吻住了。

    白衣画不由得轻轻的呼出了声儿。

    疼痛感瞬间占据了白衣画的全身,她的身体不由得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而她的反应简直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虽然不是像第一次那样的陌生,但是也没有他想象的那样轻车熟路。

    毕竟,她已经嫁给那个男人五年了。

    意识到了这些,这让厉钟石的心里暗生了几分复杂的情愫。

    他不再去多想,将那个吻加的更深了。

    两个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在这狭窄的车里也瞬间的变得混乱起来。

    一回到别墅。

    他便将她直接抱到了楼上的房间,轻柔的将白衣画放到了床上。

    瞬间,白衣画的裙子便脱落到了地上。

    而她轻柔的声音绝对是厉钟石男性荷尔蒙的催化剂。

    那种紧崩的痛苦,让他越来越无法克制,但是他也不是全然不懂照顾她的感受。

    白衣画整个人躺在床上,那如蝶翼的睫毛抖动的越来越厉害。

    而在这个时候,厉钟石这才发现了一个非常的严重的问题,白衣画整个人的意识都是模糊的,她压根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他深邃的眸子瞬间更加的暗淡了几分,一脸的烦躁。

    下一刻,厉钟石便起来了。

    他起身以后,快步的朝浴室里有去,将水龙头打开。

    冰冷的水淋洒下来。

    他的眸子更是如墨莲一般的幽暗。

    待那燥热褪去的差不多之后,厉钟石这才穿着一件深色的睡袍从浴室里出来。

    这么冷的天,这么凉的水,还有这该死的女人!

    而床上的白衣画,此刻已经合上了眸子睡着了。她的衣服还零零落落的在地上丢着。

    她白皙修长的美腿微微的弯曲在柔软的大床上,而待衣服退去之后,一道人鱼线便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显露了出来。

    这样看上去,她性感,魅惑,却又十分的冷艳。

    厉钟石弯下身子将地上七零八落的衣服捡了起来,帮她将衣服重新穿好。

    又温柔的拿来枕头枕到了她的小脑袋下面,将被子轻轻的掀起来,给她盖到了身上。

    他坐在她的床头,目光凝视着白衣画。

    漆黑的夜,十分的静谧。房间里,也是十分的安静。

    安静的就好像和她刚才的激情四射,灵魂的交织都是幻觉一场。

    当年,她是在家里逃离出来的吗?是因为不幸福嘛?

    他拿到手的资料显示,他们本门当户对,早有婚约,为什么她后来远走他国,难道因为那个孩子没保住,才被扫地出门嘛?

    厉钟石的眸子里流淌着疑惑和怜惜。

    他偏头点燃了一支烟,起身打开了门,离开了房间。

    他的手下手里正拿着药片在门外来回的踱着步子。

    “厉总,您把这药让那个女人在72个小时之内吃下去就好。”

    “这是什么?”

    “避孕药,吃了她就不可能怀孕的。”

    厉钟石那眉头顿时隆起,“她不需要吃这个的。”

    “啊?难道她现在处在安全期呢?”他的手下面带几分诧异。

    厉钟石幽冷的眸子顿时扫向了他,沉静之中却带着无形的杀气。

    他的手下吓得头皮发麻,不敢再和他对视,微微垂首。

    厉钟石瞥了一眼那药片,深邃的眸子里那目光却是那样的意味深长,“我刚才没有和她做那种事。”

    “啥?”他的手下不可置信,还以为是他自己听错了。

    那也就是说即便刚才两个人热火朝天,激情四射。但是最终他们的厉总,这位昔日征战现场的战狼,还是没有开荤。

    那……这也太~太让人失望了吧。

    他一直都搞不明白他们厉总得口味,这张禁欲十足的脸难道还能真的不去想那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