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23章 何处无芳草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病人的手术延后到了明日上午,白衣画自然也不能够准时办理登记回洛杉矶了,一大清早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王欢的声音。总而言之,就会觉得她不所以再回这个是非之地。她在院长办公室攀谈了总而言之,就觉得她不应该再回这个是非之地。。...

    病人的手术推迟到了明天下午,白衣画自然也不能准时登记回洛杉矶了,一大早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王欢的声音。

    总而言之,就觉得她不应该再回这个是非之地。

    她在院长办公室交谈了许久之后,便一脸疲倦的重新回到了临时的办公室里。

    昔日的同事张曼跟白衣画的关系很要好,此刻正坐在她办公室的椅子上,眼睛笑咪咪的打量起她来。

    “我的白大小姐,你说你要是再出现在你那些昔日亲友面前会不会吓她们一跳?”

    毕竟,多少人都以为白衣画在那场无情的大火里丧生了。

    “随他们。”白衣画回道,洗了洗手之后,便朝着张曼走了过去。

    她和张曼毕业于同一个院校,也算得上师姐师妹了,在白衣画没有嫁进李家,辞掉公园的那几年,张曼一直都是白衣画最好的搭档。

    两个人私下里关系好的更是无话不谈,在张曼得知白衣画在大火里丧生之后,险些去李家亲手撕了夏婉婉那贱人和李修远。

    直到白衣画回国之前,给张曼打了个电话,将发生的一切全部告诉张曼,她才在电话那头喜极而泣,只要白衣画还活着就好。

    见她过来,张曼从椅子上起身,将位置让给了白衣画。自己坐到了桌子上,突然间眸色晶亮,“对了,我今天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

    白衣画抽出那个特殊病人的档案,唇角微微勾起,“我要听好消息,坏消息你就烂在你的肚子里吧。”

    张曼抿了抿唇,“我偏要说,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去给一个被绑架的女人接生孩子了?”

    “嗯,当时妇产科值班的医生有手术,赶上我在办公室。”白衣画解释了一句,继续闷头看着手中的病历。

    “今早那个产妇就开始嚷嚷,还说要去告你呢!听说是某集团老总包的二奶,你说这样的女人,你昨晚干嘛还要去救她?”

    张曼替白衣画打抱不平。

    白衣画并没有抬头,语气淡淡的说道,“在我这里,她跟别的病人没有任何区别,孩子还挺好的吧?”

    “母子平安!你放心吧,不过我今天还要和你说个好消息,你这在国外待了这么久,医术享誉国内外,现在好不容易把你请回来,刚才院长说要给你个大奖励呢。”

    白衣画看向了张曼,“我只是接了这一个手术,做完之后我就回洛杉矶了,”

    “啊?这么快?”张曼有几分失落,

    “嗯,今天中午请你吃饭,走!”

    到了下班的时间。

    白衣画她们从办公室里出来。

    李修远正拿着一大把玫瑰花走过来,

    李修远,张曼还是熟悉的。见到他还是咬牙切齿,没有好气。她用肩膀挤了挤白衣画,“听说你离开之后,他消沉了好久,但愿真有浪子回头的那一刻!”

    白衣画看向了李修远。

    当然,李修远也看到了面前的白衣画,嘴角露出斜肆的一抹笑容,眸子里却闪过一道冷光当着白衣画的面,进了1206号vip病房。

    张曼眼睛瞪得大大的,眉头紧锁,不肯置信的拍了拍白衣画的肩膀,“难道那个包养二奶的集团总裁,就是指的李修远这个混蛋?”

    白衣画的眼眸慢慢的垂下来,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白衣画的眼睑上,让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走啊。”

    “走什么走?”张曼彻底的火了,她扯过白衣画的手腕。

    “你当初为这男人付出了这么多,甚至险些丢了自己的命。现在他竟然还能够在你的面前无动于衷!我觉得你就该拿回属于你的那份财产!”张曼越来越无法淡定。

    白衣画的眼眶顿生几分艰涩,雾气在她的眸子里流淌,她努力隐忍写,佯装平静。

    “我和他已经过去了,我从来不再奢望什么,只要一个清净的生活。”

    “可是你这么多年青春搭这王八蛋身上,我气不过!”

    “我要是还在乎她,肯定会生气,可是我现在并不生气……”白衣画的语气十分的清冷。

    说完,白衣画便拉着张曼离开了。

    “走就走,我要给你找个比李修远强百倍的男人,气死他!”说着,张曼的眸子里掠过一道狡黠的目光。

    才从医院出来,张曼便拨打了个电话,“兄弟,皇冠的vip卡有没有,姐姐用下,改天请你!”

    白衣画看向了一旁的张曼,肩膀耸了耸,“刚才不是说好了我请你的吗?”

    “你请客,但是让我这个兄弟买单,他的卡,我们不用,到时候也会便宜了其他的女人的!所以我们这次就要把卡里的钱刷光!

    张曼笑着,便牵着白衣画的手,向前走。

    皇冠俱乐部。

    白衣画坐在沙发上,看着化着浓妆的张曼,“你这家伙,深藏不漏啊,什么时候酒量这么好了?”

    “你过来喝点。”

    “我下午还要回医院,你下午休班,一会我开车送你回家好好休息。”

    “别着急,或许我们还能够在这里遇到什么大人物呢?”张曼眼眸透亮得对着白衣画说道。

    或许是昨晚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白衣画靠在身后的沙发上,按着额头,闭上了眼睛缓解着自己的疲劳。

    “你还想在这里遇到什么大人物?”

    “我是要为你找,你知不知道凡是来这里的,都是有颜值,有身份,有背景的,李修远都不够资格。你就算是勾上任何一个,都比李修远强百倍。”

    “胡说什么,我一个人挺好的,不需要。”

    张曼的眼睛朝门外瞟了一眼,一个气场十足雍容华贵的男人走了进来。

    连皇冠老总都要出去亲自迎接。

    那男人没有直接来到大厅,而是在老总的卑躬屈膝之下?进了一旁价值不菲包厢。

    关键是,那个男人长的实在是太好看了,深刻又立体的五官,十分的完美,就如同上帝缔造的一件艺术品,万众瞩目。

    就他吧!

    张曼勾了勾手指头对着一旁的酒保,“去给我拿一杯白开水过来。”

    趁白衣画不注意,张曼偷偷的扔了一粒药片进去,“衣画,喝点水吧,你不喝酒,那也别干坐着!”

    白衣画接过张曼中的水,也没有多想,便一大口直接喝了下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