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22章 别想毁灭我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李修远说着自己这些年对白衣画的思念,有些混乱不堪的想要和白衣画把所有的一切都作出解释很清楚。他想直接表达他的爱,他的痛,这些年他的转一转反侧的自责和悔恨。却白衣画的小脸上却丝他想表达他的爱,他的痛,这些年他的转转反侧的自责和懊悔。。...

    李修远说着自己这些年对白衣画的思念,有些混乱的想要和白衣画把所有的一切都解释清楚。

    他想表达他的爱,他的痛,这些年他的转转反侧的自责和懊悔。

    然而白衣画的小脸上却丝毫没有动摇的念头,她面色平静的看着李修远,对于他的倾诉,无动于衷甚至带着几分的鄙夷。

    他们之间,那个死结是这辈子都无法解开的。

    李修远看着白衣画那云淡风轻的样子,眉心皱了皱。

    “嘶!”

    李修远突然扯掉她脖子上的创可贴。

    白衣画只觉得脖子那块传来了火辣辣的痛感。

    那痛感让她发凉,一直蔓延到她的脑际,硬生生的将白衣画本要说的话打断了。

    她愣愣的站在李修远的面前,眼里带着几分的恍惚,昔日的情景再次附小在他的面前。

    李修远打量着白衣画那白皙的脖子,眼神之中忽然闪现几分反感。

    “微红的像桃花一样,你一定是有了别的男人,对不对?”

    李修远带着几分的讽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的极端,可能因为白衣画的眼中装的再也不是他。

    白衣画只觉得自己的心里凉凉的,根本没有再和李修远废话的必要了。

    倒是不远处的几位护士对着李修远的那张脸,评头论足。

    “你可以该干嘛干嘛去了!我要回去了。”白衣画不客气的说道,看来她早该听欢姐的,不该回来。

    说完,白衣画便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背影,李修远的眸子底下突然掠过一道锐光。

    他跟着她进去,将她抵在门上,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了她的下巴,灼热的气息眼看着就要覆盖上他的纯。

    “你放开我!”白衣画用力的别过头来,心里被触动得那根弦,一瞬间便绷紧了吗只觉得被拉扯的好疼。

    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要他现在的残忍嗜血,只有这样她的心才会彻底的冷却,直到她再也不会痛了。而刚才他的痛彻心扉,他的忏悔,她差一点就要原谅了他。

    李修远看着白衣画沉默着,有些生气,“你依旧还是这样的孤傲,可你殊不知这有多让我讨厌。”

    她如蝶翼的睫毛颤抖的厉害,明亮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雾气,她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没有哭泣,没有反驳,只觉得心脏的位置就像是在滴血一样,疼得她要窒息。

    当初,她还不如在那场大火里选择死亡的。

    “知道当初我明知道你不爱我,还要威胁你娶我吗?”白衣画突然开口反问道李修远。

    李修远微微一怔,眉心紧锁,打量着白衣画那漆黑的眸子。

    白衣画的嘴角故作轻松的挑起笑容,就像是一朵千媚百态引人瞩目的芙蓉。

    这个女人有着足以颠倒众生的美貌,而此刻笑起来,更是倾国倾城。

    李修远有些痴迷的在白衣画那抹笑容里。

    “因为我要看着你痛苦,你和夏婉婉出尽风头让我成为凉城的笑话,而我之所以没死在那场大火里,是因为我要和你一起毁灭。只是我没死,让你很失望吧?”白衣画极其决绝的质问着他。

    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她出事之后他就像是疯了一样。只是今天再次看到她,他不能接受她对他的淡漠和忽视。

    李修远的手从她的下巴上移开。

    “你这女人变了,变得真让人恶心,可是我要告诉你,想要和我一起毁灭那你简直是做梦!”李修远丧失理智的说道。

    他扭过身来,从她的办公桌上抽出了纸巾,狠狠地擦着碰过白衣画的那只手。

    看那样子,就像是碰了什么脏东西。

    手中的纸被他两三下便揉成了一团,决绝的扔进了一边的垃圾箱里。

    转生,快速的朝着门外走了,随手,摔上了她办公室的门。

    砰!清脆的一声。

    白衣画看着被带紧的门,直直的坐到了办公椅抢,眼角有些泛红。

    她身子向后平躺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心口的那抹埋藏许久的伤口在此刻又全部撕裂开了。

    曾经,她是全心全意爱着这个男爱到了骨子里。

    但是,她的爱,对他来说是什么?

    是他和夏婉婉一次又一次明目张胆的猖狂!

    一直以来,她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扮演者被人耻笑鄙夷的角色。

    心口疼得发麻,甚至压抑的她无法呼吸。

    她双手环抱再自己的胸前,整个人蜷缩的更紧,仿佛要在自己的身上汲取一点温度,以至于她不会冰冷的死去。

    原本以为,自己忘掉了,可是在见到那男人的那瞬间,她还是痛的整个心支离破碎。

    终究,还是没有睡着,直到窗外的天空浮现出一道白色!

    ……

    集团的顶层。

    厉钟石翻阅着手中那厚厚的资料,眉头越皱越紧,漆黑的眸子里掺杂了一道发自内心的心痛。

    他并不知道,已经结婚的她,虽然成为了李家少奶奶,却是过的这样的凄惨。

    白氏集团千金大小姐嫁给凉城的李少爷,门当户对的他们又万般合适。可是她却接连失去自己的亲人,成为了白家唯一的骨血。

    而她离开之后,李修远看似一心扑在事业上,可是身边总有不同的女人出现,对于妻子的死,并没有多大波动。

    厉钟石慢慢的合上她的资料,对着手下的命令道:“去跟洛杉矶那边的院长核实一下,确认一下为老爷子做手术的就是这位白医生吗?”

    手下点头附和道,“好,我立刻去办。”

    “还有……”厉钟石的眸子微深,“我的医疗团队今年再招位医生,现在的那堆简直就是废物!”

    “是!”一旁的手下恭恭敬敬的唯命是从着。

    “老爷子的手术几点开始?”他问。

    “刚才那边打来电话调整到下午了,说是老爷子还有几项检查结果没有出来。对了厉总,上午八点您还有个会议,是国际集团的爱莎跟您谈进军凉城的事。””

    “他还说想要让你带上女朋友……”

    “你让他可以趁早滚蛋了!”厉钟石淡漠的道。

    他可没有那个胆子,不过他们家总裁,到现在还没有睡个女朋友,这可如何是好?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