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20章 生死关头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白衣画望着厉钟石就像是一只极具战斗力的猎豹像,一瞬间便绕到了离处的一个柱子后面。被逼的穷途末路的歹徒拿出来他们手中的武器疯狂的的疯狂扫射出来。白衣画只听见砰砰砰砰砰的被逼的穷途末路的歹徒拿起他们手中的武器疯狂的扫射起来。。...

    白衣画看着厉钟石就像是一只极具战斗力的猎豹一样,瞬间便绕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柱子后面。

    被逼的穷途末路的歹徒拿起他们手中的武器疯狂的扫射起来。

    白衣画只听到砰砰砰砰砰的连续不断的枪响,在她的耳边,肆虐而过。

    那柱子上的石头和表皮便在那一瞬间全部脱落了下来。

    而厉钟石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

    那年长的歹徒拿着枪慢慢的向柱子那边移动着。

    白衣画朝他那边看了一眼。

    再继续这样下去,他们都会死在这里的。

    下一秒,白衣画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了下来,从沙发的后面向后丢了出去。

    那高个儿的歹徒赶紧对准了沙发后面进行猛烈的射击。

    “砰”的一声,那声音极其得清脆。

    高个儿中枪,微微晃动了一下,整个人便栽倒在了地上。

    年长的那个歹徒有所警觉,直接朝着沙发跳了过来。

    厉钟石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将白衣画拉到了酒柜得后面。

    两个人就这样拥挤在酒柜后面那狭小的空间里厉钟石将她护为自己的怀里。

    白衣画抬头看向了厉钟石。

    在这个时候,竟然是一个完全陌生从未相识的人,保护着她。

    而本该保护着自己的丈夫李修远,不仅看着她葬身于火海无动于衷,还找了一个又一个的温柔乡,难道一个夏婉婉还不够吗?

    厉钟石察觉到了她投射过来的视线,眸子微微一垂看她。

    一不小心,嘴唇互相碰在一起的那一瞬间就像是有一股电流闪过了似的。

    他的后背微微一挺,将脸转过去,和白衣画避开了一定的距离。

    此刻,白衣画的整个人靠到了墙壁上。

    李修远都没有这样保护过她。

    今天就算是死在这里,能被一个这样帅气的男人保护着,她也觉得值了!

    孤身一身的年长歹徒彻底杀红了眼睛,对准酒柜朝她们这边疯狂的扫射着。

    玻璃窗,红酒碎了,红色的酒液瞬间漫流成河。而他们也瞬间在歹徒的视野下无法躲藏了。

    厉钟石见状,没有丝毫得犹豫,他高大挺拔的身子微微一侧,挡为了白衣画的面前,将她的头牢牢地按在了自己的怀里。

    这样看来,厉钟石是在用自己的肉盾之身保护着白衣画的个人安危,彻彻底底的将白衣画保护在他有力温暖的臂弯之下。

    咚!咚!咚!

    白衣画清晰的感受到了厉钟石那强有力的心跳声,就像是被敲击的大鼓一样。

    这男人身上那独特的香味幽幽的沁扑她的鼻尖儿,不仅十分的好闻,还特别的温馨。

    从爸爸离开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再感受到这种温暖和安心了。

    记忆的深处,掩饰起来的痛苦强烈的袭击着她,交织着家破人亡的痛苦和李修远的背叛,欺骗。

    如果,人生真的要在这一刻结束,至少此时此刻的白衣画,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也知足了。

    白衣画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眼角有一抹眼泪流了出来,她躲在了这个陌生得男人怀里唯一一次静悄悄的开始哭泣。

    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

    砰!砰!的两声清脆的枪响声!

    躲藏在窗户外面的狙击手,成功瞄准目标,顺利的将屋子里的歹徒给歼灭了。

    他们冲进来查看之后,回到了厉钟石的面,“战狼,不~厉总,歹徒已经被我们就地正法,很抱歉,今晚给你添麻烦了!”

    厉钟石唇角勾起,侧脸英俊高冷,整个人的气场依旧是那样的沉着冷静。

    他将怀里的白衣画松开。

    白衣画睁开眼睛,嘴角不由得向上挑起,“这一次,又没有死成。”

    厉钟石听到她这样说,有些不解,神色之间带着几分的失望。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有一阵阵的凉意,微微垂首,看到她泛红的眼角,有些诧异。

    白衣抬眸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厉钟石,他清澈的眸子里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沉静,就仿佛是波澜不惊,清冷,沉着。

    厉钟石看着她,有些担忧的问他,“怎么样?没事吧?”

    白衣嘴角露出浅浅的微笑,“厉总保护的非常好。”

    “给你我的名片,如果你在这次手术中有任何不好交代的,随时打给我,我去给你们院长解释。”厉钟石一脸的严肃。

    不过,这点事根本就用不着他一个威名四震的总裁亲自出面处理的

    “不用了。”白衣画垂眸看了一眼腕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我明天上午还有一个手术,我先离开了。”

    白衣画没有再等厉钟石多说什么,便又重新回到了主卧,去拿自己的急救箱了。

    厉钟石站立在门口,高大挺拔的身姿一动不动的站立在那里。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意味深长。

    她在他的面前经过,没有再多说什么,打开门径直的下楼,离开了。

    房间里立刻恢复了安静,就好像白衣画从来都没有在这里出现似的。

    厉钟石俯视了一眼自己的衬衫,有些微微的湿润,顿然有一种莫名的情绪

    “你们两个人跟着她。确保她安全回到家再回去休息。”厉钟石严肃的命令着自己的手下。

    “是,厉总。”两个手下快速的从房间里消失了。

    这个时候,阻止他上楼的手下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恭恭敬敬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厉总,天色不早了,这里剩下的交给警察,我们还是赶紧的回去吧,明早您还有会议。”

    “去开车。”厉钟石简短的回复道,下了楼。

    楼下,一辆路虎车早已经停在了那里。

    厉钟石身子微微一倾,便坐到了后面的车座上。

    车子在白衣画的身边经过。

    厉钟石下意识的向窗外看了过去。

    白衣画正拿着急救箱走在回医院的青石路上,她瘦瘦弱弱的,不知道是刚才被歹徒吓到,还是被寒风吹的,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凌乱,却又不失古道侠风的那种洒脱。

    “去查一下这个女人的全部信息。”厉钟石神色冷酷的下着命令说道,眸子也深谙了几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