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19章 当年只是偶然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那我真的很很抱歉,作为医生我真的是不能答应下来你的这个其要求,它对我来说了是一条人命了,”冷声说着,白衣画这边了掏出了麻药,手脚麻利的再打开后,透明的的液体便了被抽就在白衣画准备摄入的时候,厉钟石的手有力的将她的手腕扼住,幽深的眸子里像是带着一丝的关心。。...

    “那我真的很抱歉,作为医生我实在是不能够答应你的这个要求,它对我来说已经是一条人命了,”冷声说着,白衣画这边已经拿出了麻药,麻利的打开之后,透明的液体便已经被抽进了针管里。

    就在白衣画准备摄入的时候,厉钟石的手有力的将她的手腕扼住,幽深的眸子里像是带着一丝的关心。

    他清楚应该满足当事人意愿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不然白衣画就会因为她自己这一刻的执拗而惹上一辈子的官司,那就是自毁前途。

    “按照她的意愿来,她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厉钟石在她的身旁提醒着他。

    白衣画尝试着将厉钟石的手甩开,可是没有她低估了男人的力道。

    可,白衣画彻底的火了,目光坚定的看着他,“我是一名医生,我有我的责任,如果后面有什么问题,那我不会逃避,所以你不要把我想的如此的贪生怕死!”

    厉钟石微微一怔,有几分诧异。

    可是他并不是怕承担责任,向她说的这样贪生怕死,他不过是在那么一刹那,担心她出事。

    他松了了他的手,沉声说道,“你继续手术吧,我会跟你们院长说是我同意的!”

    白衣画没再去考虑男人口气这么大,他的真实身份。而是戴上手套之后,严肃的对身后的的歹徒说道,“你们先暂时回避,我要给她进行手术。”

    “不行,我们必须保证寸步不离的守着人质,你就在我们面前给她做手术吧!”

    “她都这个时候了,你们觉得她还能逃的出你们的手掌心吗?”白衣画只是担心这个女人的身体被这野蛮的男人看光。

    歹徒见她啰嗦,没有了耐心,提了提手中的匕首,对准了白衣画的动脉,“你再啰嗦我直接做了你!”

    厉钟石挡在了白衣画的身前,“做了她,你们还能跑的了吗?”

    停到他的话,他们犹豫了。

    “医生,我的孩子快出来了,我快……快坚持不住了……啊~”床上的女人一声又一声的尖叫着。

    厉钟石的眸子里幽深了几分,这么继续僵持只能将时间浪费。

    他打开了衣柜,从里面取出可一块红色的床单,在白衣画的面前平摊开。将白衣画以及床上的女人保护在了这床单的后面。

    “我来给你们挡着,赶紧给她做手术吧。”厉钟石果敢的开口。

    而白衣画也并没有因为她是李修远的女人而浪费时间,用医用的剪刀将她的裤子解开。

    小孩的脚已经出来了。

    现在再去剖腹那肯定已经晚了,时间一长孩子真的会窒息,“你忍着点。”白衣画给她注射上麻药,在她那剪了一刀。

    因为麻药的作用还没有见效的那样明显。

    孕妇感觉到了疼痛,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要去告你,这辈子你都别在想做医生。”

    “好,等孩子生下来,你就去告好了。我等着你就是了!”白衣画无所谓的回答她。

    最终,白衣画顺利的将孩子接生了出来,利落的将脐带剪了下来。

    “哇……哇”刚刚落地的孩子响亮的大哭了起来,白衣画的唇角勾起,脸上顿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而床上的女人却陷入了昏迷。白衣画手心一紧,立刻放下孩子,去看孕妇。

    “喂。”白衣画担心的喊道。

    厉钟石闻声立刻看向了白衣画。

    此时,她那张俊俏的小脸上,却满是密密麻麻的汗珠。让他的心里瞬间有了一种不详的感觉。

    “怎么了?”厉钟石问道。

    “孕妇现在血压很低,必须立刻住院输液,而且一旦产后大出血,就完了。”白衣画如实的回答着。

    厉钟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毫不犹豫的对歹徒说道,“让他们走,我来做你们的人质,你们不就是想要钱吗!”

    那几个歹徒面面相觑,看了一眼头上方的表,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让她们走。你留下来,那我们就是自找死路!你的身手我们刚才已经见识到了,何况你楼下的那些人!”

    “那我和他一起留下来!”白衣画说道。

    厉钟石有几分不敢相信的看向了白衣画,深邃的眸子里存留的是对她的不解。

    白衣画的唇角微微勾起,语气也要轻柔了几分,对着厉钟石说道,“快点派人把他们送医院,不然大人孩子都不保。”

    “今天谁都别想走!”带着疤痕的男人喊道。

    “让他们走!”个头稍微高的男人开口说道。

    厉钟石看了一眼白衣画,并没有多说。他弯下身背着床上的女人,单手抱着孩子成功的离开了房间。

    外面一堆人在等着接应,看到产妇和孩子都安全的从里面出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赶紧开车把她们送到医院。”厉钟石将他们交给了自己的手下。

    他犀利的目光抬眸看了一眼楼上的那个房间,“狙击手们已经到了吗?”

    “厉总,狙击手们早已经到位,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老爷子要跟您视频商讨工作的事。”

    “我不能走,人质还待在里面。”厉钟石冷冽的目光扫了一眼身旁的手下。

    而一旁的手下根本没有意识到厉总为何如此的生气,甚至不惜自己的生命,要上去换那个人质。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厉钟石眸色幽深的看着窗外。

    三年前,他在夜跑的路上,,遇到了从大火里死里逃生出来的她。

    她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他的面前,等他将她送到医院时已经晚了,她肚子中的孩子并没有保住。而第二天这个女人便在病房里彻底的消失了。

    厉钟石动用了他所有的关系,去查关于这个女人的所有信息,知道了她李太太的身份。

    今天才刚刚重新回到凉城的他,便遇到了歹徒劫持人质的消息,在听到要管叫李修远的男人要钱时,他以为是她,便坚定的来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早已经逃离了那个家,那个男人。

    但他想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不惜拿自己的命去换那个男人的老婆和孩子。

    “砰”的一声,从二楼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厉钟石心头一凛,转身扫向了楼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