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15章 迟来的真相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自打那天以后,李修远两天都也没再去集团,每日司机都是摇摇头苦叹,在李宅门口独自一人驾驶车辆离开了。家里的佣人们都明白,他们家少爷这几天也没去集团,也并不是去医院守护着在了夏婉家里的佣人们都知道,他们家少爷这几天没有去集团,也并非是去医院守护在了夏婉婉的身边,而是一直独自呆在白衣画的房间里日夜不眠的翻着她留下来得东西。。...

    自打那天以后,李修远三天都没有再去集团,每天司机都是摇头苦叹,在李宅门口独自驾车离开。

    家里的佣人们都知道,他们家少爷这几天没有去集团,也并非是去医院守护在了夏婉婉的身边,而是一直独自呆在白衣画的房间里日夜不眠的翻着她留下来得东西。

    而能出现这么大的变化,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很快上上下下的佣人便开始猜测起来。

    直到第五天的一大清早,李修远才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从二楼下来,家里的佣人见到他这个样子,直接吓的打掉了手中的早餐,根本不敢去认眼前的人。

    面色苍白,俊朗的脸上长出了又密又黑的胡渣。

    简直和独自上楼时的他判若两人!

    李修远从里面出来,疲惫的冲着佣人摆了摆手,示意佣人不要多说什么,他的思绪很苦逼,慢慢的走出来抬头仰望着二楼的窗口,

    “噗通”一声,李修远竟然跪了下来。焦黑的尘灰沾染在他的大衣抢,他娶根本不去顾及。

    他终于理解了那天小夏的那种心情,他不相信白衣画就这样的死去了,就算是死了也应该让他们留下尸体,可是白衣画什么都没有留下,下葬的时候也只是将她的几件衣服放了进去。

    他的手撑在满是玻璃碎屑的地面上,没有多大会的功夫,便被扎的鲜血直流,身后的佣人见状本来想要上前劝一劝,谁能想,却被李修远用力的甩开,一个踉跄差点摔坐在地上。

    李修远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手重重的捶在地面上,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修远整个人才颓然的在地面上瘫坐下来。

    那场大火实在是太大了!

    害的白衣画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尸骨无存!

    他恨,恨自己竟然是这样的愚蠢,将白衣画喊到了这里来。白衣画能够落得这般田地,也是因为他李修远!

    性子向来高冷凉薄的李修远却在此刻觉得鼻翼发酸,眼圈发涩,他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去弥补对白衣画造成的伤害。

    那一刻,李修远清晰的意识到,那个最爱他的人,还有他爱的人,就这样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了。

    李修远终于重新回到了集团。

    可是,不管是集团里,还是家里的佣人,都明显的感觉到了李修远不再是之前的那个李修远,他的性情完全的变了。

    之前的李修远虽然做事果断,手段狠戾,但是对于外人还是非常的通情达理的。

    可是如今的李修远,将他潜藏在骨子里的尖锐的刺全部暴露了出来,将之前不把白衣画放在眼里的佣人,赶出家门,而在集团里,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势头将集团的竞争对手全部打败。

    经过医生的全力拯救,夏婉婉找到了合适的血缘,手术也意外的非常成功,昏迷了几天之后,便苏醒了过来。

    而李修远处理完集团的事,也终于有心思要好好的去收拾夏婉婉了。

    就是这个歹毒的女人冒充了白衣画对他所做的一切,而他也愚蠢的就被夏婉婉一骗就是这么多年。

    更可以说,正是这个女人的不择手段,才一步步设计的滴水不漏,她才是将衣画逼死的罪魁祸首,他注定也不会让她好过的。

    此时此刻的夏婉婉,缩在病床的角落上,抱着枕头的手不停的抖啊抖,眼神十分惊恐的看着一步一步正在朝自己逼近的李修远。

    被医生从抢救室里推出来之后,夏婉婉就从护士口中知道了李修远想要用自己的血救她,但是因为血型不同却没能成功。而从这之后,李修远从未出现在医院里,再也没有去顾及她的死活,反而独自在那个女人的房间里待了几天几夜。

    那一刻,夏婉婉的心“咯噔”一下,直接摔到了地上。她知道,自己这一次是彻底的完蛋了!

    “所以你在知道衣画用自己的血救了我之后,趁着她身体虚弱住在我隔壁得病房时,跑到我面前来告诉我是你救了我。对么?”

    李修远声音低沉,如同语文的大提琴那般,他慢慢来到夏婉婉的床前,阴狠的手直接抓住了夏婉婉白皙又纤细得脖子。一字一顿的质问着夏婉婉。

    李修远那深邃的眸子里带着狠戾。夏婉婉被他捏的生疼,神情痛苦的伸出手想要去将李修远的手掰开,谁曾想,却被李修远用力的一拧,夏婉婉差点就被他掐的窒息而死。

    陪伴在他的身边这么久,夏婉婉是清楚这个男人的性情的,他的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一旦发现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那他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将这一切全部摧毁。

    夏婉婉只觉得自己的头皮发麻,手颤颤抖抖试图去拉住李修远的衣服。

    李修远却嫌弃的直接将她的手一把耍开,夏婉婉顿时觉得双腿一软,不敢再继续隐瞒下去,直接下床,“噗通”一声跪到了李修远的面前。

    “阿远,是我骗了你,是我顶替了白衣画,我被抢救过来后听说是她救了你,我心里气,我不甘心!所以我才动了这个心思,在你面前说她为了得到你不择手段!”

    这一刻,夏婉婉的心里最后的那一道防线已经全部的崩溃了,悲声痛哭着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

    “可是,阿远,我之所以这样做,都是因为我爱你啊,她是白家的大小姐,她要什么有什么,可是我一无所有,我只有你!”

    李修远抬起自己修长的腿,直接将面前哭诉的夏婉婉狠狠地踢到了一边,不再顾及她此刻身体还没有痊愈,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夏婉婉,你这个女人,真的是让我恶心,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

    夏婉婉的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身上的伤口也多处重新撕裂开,渗出血珠来,她另一只手撑在冰凉的地板上,良久,才痛苦的在地上爬了起来。

    “恶毒的女人,衣画所遭受的一切我都会让你也都尝尝的!”李修远一双深邃生冷的眸子盯着夏婉婉,凉薄的不带一点温度,犹如正看的是一个死人。

    “李修远,你就是杀了我,白衣画她也活不过来了,对了,忘了告诉你,我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