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南风又起:念你成疾

作者:流月 | 科幻想象

收藏

  寒冷的天气的人是会选择放弃火的,就算那火会伤到自身。孤独的贫乏的人,也会选择放弃爱,就算那爱性质很复杂,吉凶未卜。白衣画跪在李家别墅的正门前,额头重重的磕在门口冰凉的大理石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刺目的小血珠儿。。

第12章 灰飞烟没_南风又起:念你成疾_ 白衣画, 李修远

    任白衣画如何奋勇争扎,她都难以逃出。力气,就这样犹如沙漏一样被消耗掉掉,白衣画躺在那了被熏黑的床上,整个人了已不再争扎。“李修远,我肯定会让你后悔当初,肯定会让你后力气,就这样如同沙漏一样被消耗掉,白衣画躺在那已经被熏黑的床上,整个人已经不再挣扎。。...

    任白衣画如何奋力挣扎,她都无法逃脱。

    力气,就这样如同沙漏一样被消耗掉,白衣画躺在那已经被熏黑的床上,整个人已经不再挣扎。

    “李修远,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李修远在前院陪着夏婉婉待了许久,才听到了佣人小夏不顾一切拼命的求救声,这才得知后院起火的消息。

    夏婉婉还小鸟依人的正依偎在李修远的怀里,整个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李修远就已经毫不留情的将她在他的身上一把推开。

    而李修远的那张英俊逼人的脸上,此刻更是带着惊诧和怒气。

    “这是怎么回事?她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后院怎么会着火?白衣画她现在在哪?告诉我她现在在哪?”话说的语无伦次。

    眼睛已经红肿的不成样子的小夏在看到李修远气势冲冲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瞬,声音也更加的哽咽。

    小夏抽泣的道的对李修远说道,“少爷,没有人去救小姐,火势真的好大,房间被人锁上了,小姐她已经……已经……”后面的话没有再继续说完,小夏便再一次哽咽了起来。

    她才19岁,没有见过女人生孩子,今天小姐出现情况时,她已经被吓傻了。

    可就在她抱着希望去找少爷时,却被管家拦在了门外,她无助,不安,只能听着小姐在房间里痛苦的呻吟声。那一刻,她痛的心都要碎了。

    李修远听到这个消息时,整个人在那一瞬间完全的怔住了,他完全不相信这一突如其来的一切,会是真实的。

    管家闻声凑上前来,“少爷,您这是……”

    管家看看一旁的小夏,脸色瞬间变了变,但是很快便又恢复了平静。

    可,李修远突然冷眼瞪视了一眼管家,“没用的东西,立刻在我的眼前消失,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话音才刚落,李修远便不再顾及从卧室里跟到客厅里来的夏婉婉,直直的摔门冲了出去。

    原本,那个女人是让他心生厌恶,自始至终他从来没有在意过她。

    可是此刻,他依旧无法逃避内心深处的那慌乱,甚至大衣里面那衬衫都已经被浸湿了。

    自从白衣画嫁进李家,他心里想的,都是他该如何去折磨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想的是如何在这女人身上,把她骗自己的变本加厉的讨回来。

    可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女人竟然也会死,也会在他的生活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衣画,欠我的你还没有还完,你怎么能死!”

    李修远的脚步慢慢的加快起来,虽然再等他来到后院,火势已经小了许多了,但是依旧能看到滚滚的黑烟在二楼的房间里飘散出来。

    他回头看看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夏,这才发现小夏也是极其得狼狈,身上也被烧黑了许多。

    小夏向前走了两步,望着二楼的那个房间,直直的跪了下来,眼泪跟着慢慢的掉了下来。

    “小夏,你告诉我,白衣画她并不可能死的,对不对!”李修远上前一步,径直的来到了小夏面前,眼神空洞的看了一眼二楼的房间。

    转而,他那深邃的眸子,慢慢的暗淡下来。

    小夏慢慢的扭头,看着自己面前神色清冷的男人,最爱他的人已经死了,他却还是这样的平静。

    “少爷,小姐死了这么久了,你怎么才来看看她,你知不知道今天你和小姐肚子里的孩子就要生了?她有多痛,多无助,但是最终的结果就是我们叫天天不应,白小姐和孩子就这样被无情的大火吞噬了!”

    话还没完,小夏微微哽咽,“少爷,再怎么样白小姐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太太,肚子里怀的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够这样的狠心,你医疗团队那么多人,怎么就不能派一个给白小姐呢?”

    小夏对他控诉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凄厉,就像是被拷问着灵魂一般的李修远,只听得心脏仿佛就像是要窒息一样。

    白衣画,她这么快就到了生产期吗?

    可是今天这一整晚他都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派医生过来呢?

    “少爷你到底知不知道,白小姐她自己一个人这几个月都是怎么过来的?这凄清的冷地方,白天夜里都是她自己,她还什么都看不见,你怎么这样的狠心把白小姐扔在这里?”

    小夏的声音越来越大,可是离她近在咫尺的李修远却像是听不进耳朵里一样,他怔然的看着二楼,凉薄的唇微微一动。

    “白衣画,我给你十秒的时间,你最好赶紧出现在我的面前!.”

    终究,李修远还是没有能够克制住自己,将自己藏匿在心里的话大声的喊了出来,可是,却再也不会有人给他一个回应了。

    几缕黑灰被寒风幽幽的吹起,在李修远清冷的面前飘过,看起来却是那样的悲寥。

    “修远……”夏婉婉也紧随其后,快速的朝这边赶了过来了。

    “修远,姐姐真的…?”

    “如果不是你这女人将医生全部叫走,小姐怎么会出事?还有这门我出去的时候着急的根本没有锁,怎么可能回来进不去?”

    “我…这些我怎么会知道呢?”夏婉婉慌措的抓起李修远的手腕。

    “”修远,我当时也是实在是太担心琳琳的病情,孩子这几天一直高烧不退,我就把医生叫走了,但是我也真的没有想到姐姐肚子里的孩子会这么快就要出生了的。”

    夏婉婉在李修远的面前站着,一脸的泪水,不停的抽泣着,言语之间是不尽的懊悔和自责。

    “修远,都怪我,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可是我真的是为了我们俩的孩子,我真的是急坏了……我……”夏婉婉语气慌乱之中却言辞恳切。

    而李修远的眸子,在夏婉婉的身上停留了很久,沉默了片刻。

    他却发现,当初是那样漂亮温婉,不求回报的女孩子,此时此刻竟然让他感觉到是这样的陌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