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光夏有你

作者:每天你好 | 二次元类

收藏

  光夏会觉得,拼尽世间所有最美好的的话,都还不够二字来她生命中最最最重要的的那个人,那个生了她并哺育她成人的人;那个但是没能把全世界最好是的给他们,却给了他们她的全世界的人;那个犹如阳光像,温暖的了光夏的整个世界的人;那个不论光夏走到哪里,都会始终在的人;那个不论时间多长,不论光夏走到哪里,都会始终心存感激的人;最想对你说的话,也不是谢谢您你,不是有你,光夏有你!右脸靠在车窗上,随着车子的启动脸也随之晃动,伴随着的是无声无息的眼泪。。

    光夏的姐姐是在夏母结婚了的第五年出生于的,那时候的光夏父亲但是但是会喝酒时接着四处骂街,但惟一除了一点儿好的是不喝酒时的时候会去外面赚钱,夏母但是在家里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做着庄家,日子但是很苦,但会觉得也还过得一直这样。1997年,光夏也随着回到了这个世1998年,光夏也随之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时候差不多快六岁的光夏哥哥,已经慢慢开始懂事了,夏母干活的时候就会帮忙照看妹妹。。...

    光夏的姐姐是在夏母结婚的第四年出生的,那时候的光夏父亲虽然还是会喝酒然后到处骂人,但唯一还有一点好的就是不喝酒的时候会去外面挣钱,夏母虽然在家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做着庄家,日子虽然很苦,但觉得也还过得下去。

    1998年,光夏也随之来到了这个世界,这个时候差不多快六岁的光夏哥哥,已经慢慢开始懂事了,夏母干活的时候就会帮忙照看妹妹。

    夏母也不想让那么小的孩子去帮忙自己看更小的孩子,但凡有一点办法,她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五岁多的孩子身上,夏母有想过让光夏的奶奶帮忙带一下孩子,可光夏的奶奶以自己有事为由给拒绝了,光夏的爷爷和小叔一家已经搬到镇上打床买去了,所以从小到大,光夏兄妹都是夏母一个人带长大的,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光夏从小到大都和爷爷奶奶不亲近的原因吧!

    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上天没有让夏母拥有一个好的丈夫,却让她的孩子都非常懂事,夏母干活的时候,光夏大哥和姐姐就会帮忙一起干活挖地,八岁的光夏哥哥连锄头都拿不动,却和夏母挖完了一块又一块的地,十二岁的时候,就会拉牛犁地,矮矮的他,因为营养不良的原因,看着根本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更像是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很多人都夸夏母的孩子懂事,可夏母一点也不想听到这句话,如果可以,夏母宁愿她的孩子不要那么懂事,几岁的孩子手上看着却像她一样,是割草时划伤的无数个伤口,是挖地时锄头打起的无数个泡泡,是背东西时肩颈被勒出的无数个红痕,相比较两个孩子的手,夏母的手其实已经不能称之为手了,因为一年四季都没有休息一天的夏母,已经让她整个人瘦得不成样子,手上和脸上已经黑得像煤炭一样,每天不是和庄家打交道就是和孩子打交道,同年,光夏的妹妹也出生了,那时候,在家里面最值钱的东西应该就是鸡蛋了,也只有在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才能吃的上,平时的话根本都舍不得吃,都是把那些鸡蛋存起来,没有存起来的也都被光夏的父亲偷偷吃完了,赶场的时候再拿到集市上去卖掉,在买一些其他东西。

    那些鸡蛋,夏母根本就舍不得吃,每次煎两个鸡蛋,夏母都是把那些鸡蛋夹给了孩子,而自己只是喝剩下的汤。

    时间从来不语,却教会了所有人成长,光夏六岁的时候,光夏最小的弟弟出生,六岁的光夏记忆也开始渐渐明朗起来,照顾最小弟弟的任务也落在了她的身上,光夏的哥哥和姐姐白天要去读书,晚上放学回来以后就去帮忙夏母干活,六岁的光夏在夏母不在家的时候就会煮饭给弟弟吃,给弟弟换尿布,煮饭等夏母回来吃,那个时候煮饭还是和夏母小时候一样的,都是用的柴火,光夏四岁之前,点的也都还是煤油灯,她五岁的时候,家里面才开始有了电,即使有点了,也舍不得用,到了晚上,一栋房子里面最多也只是舍得点一颗灯,相当于光夏的哥哥和姐姐,光夏就没有那么懂事,从小就比较调皮,爱玩,每次夏母让她照看弟弟妹妹的时候,她就会把他们放在一边,自己去玩,而已经会跑的妹妹就不想弟弟那么听话,弟弟的话叫他不要动就真的不会动,而妹妹是光夏前脚刚走,后脚就跟了过来,乡下的路本来就是坑坑洼洼的,而光夏家房子离坝子本来就很高,而还不知道危险的妹妹跟过来就不小心摔了下去,当然夏母回家以后当然避免不了一顿骂,每次一被批评,光夏就很不高兴,就会和夏母对骂,说是妹妹自己去的,又不是她让她去的,其实那时候妹妹摔得很严重,但夏母也只是批评了一下光夏,并没有舍得打一下,小的摔倒,她虽然心疼,但大的也是她的孩子,她也舍不得动一下。

    六岁的光夏很讨厌现在的生活,每天有干不完的活,不是上坡,就是照看弟弟和妹妹,小小的她,做过的事情就有砍柴,割草喂牛,背粪去地里面,挖地……就没有她没有做过的,偶尔可以休息的时候,也只是在下雨天。

    六岁的光夏,可能只是不想干那么多的活,不想每天那么累,所以没有想到过她的妈妈,其实比她要做的还要多白倍,比光夏还要累一千倍,只是因为那一份责任,她始终没有说出那一个累字,谁不想每天都躺着,谁想每天都要去干活?一切都只是没有得选择。

    下雨天的时候,光夏好歹还有休息的,而夏母是下雨天也没有休息的,家里面等待夏母的总是有无数干不完的活。

    那时候,想要买一点东西,总是要等到赶集上的时候才能上街,光夏从来没有去过他们说所说的街上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会有很多好吃的买,因为每次家里面有人出去赶集,都会给他们兄妹带好吃的糖回来,关于吃,光夏从小就开始的,毕竟吃出了两个“嘴巴”的人,全世界数数就只有她一个。

    小时候的光夏不知道因为吃哭了多少次,她会因为妈妈煮大米只有弟弟妹妹的一份而没有她的就哭起来,因为天天吃玉米饭,吃得她都不喜欢了,让光夏印象中最深刻的一件事情就是那时候,奶奶家喂的一只母鸡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死了,奶奶把它拿去了镇上煮给小叔一家吃,夏母说的那一句。

    “平时有事都是叫你们帮忙喂鸡,现在一只鸡死了,都想着拿去街上给你小叔家吃,怎么没有想着你们?”

    光夏没有听妈妈说了什么?她只知道,那时候,她是一脸渴望的看着奶奶手里面拿着的那一只鸡,然后小小的整个人就跟在奶奶的身后走了很远很远,直到看不到奶奶的身影,她没有回家,而是一个人跑到了奶奶家的门口继续坐着,而她的膝盖也因为刚刚追奶奶已经摔出了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