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光夏有你

作者:每天你好 | 二次元类

收藏

  光夏会觉得,拼尽世间所有最美好的的话,都还不够二字来她生命中最最最重要的的那个人,那个生了她并哺育她成人的人;那个但是没能把全世界最好是的给他们,却给了他们她的全世界的人;那个犹如阳光像,温暖的了光夏的整个世界的人;那个不论光夏走到哪里,都会始终在的人;那个不论时间多长,不论光夏走到哪里,都会始终心存感激的人;最想对你说的话,也不是谢谢您你,不是有你,光夏有你!右脸靠在车窗上,随着车子的启动脸也随之晃动,伴随着的是无声无息的眼泪。。

    后面回去每年买的东西还绿芽的,也都因为不不喜欢扔了了。汗水顺着妈妈的额头流到脸颊,又全部都心情低落到田里面,和田里面的水混合在一起在一起,分不很清楚那些是汗水那些是泪水。“我也不是叫你等我的吗?你怎么一个人先来了?先把粉吃了,等下冷了就好吃了。”“你还汗水顺着妈妈的额头流到脸颊,又全部都低落到田里面,和田里面的水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楚那些是汗水那些是泪水。。...

    后面出去每一年买的东西还新新的,也都因为不喜欢扔掉了。

    汗水顺着妈妈的额头流到脸颊,又全部都低落到田里面,和田里面的水混合在一起,分不清楚那些是汗水那些是泪水。

    “我不是叫你等我的吗?你怎么一个人先来了?先把粉吃了,等下冷了就不好吃了。”

    “你还来做什么,就一点我一个人要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插玩了,等下把衣服弄脏兮兮的。”

    “要不是不可以洗,先吃饭。”光夏很无语她妈。

    “你吃吧!我不饿。”

    “我已经吃来了的。”

    夏妈死活要等插秧玩在吃,光夏没有在劝她了,脱了鞋子就往田里面去插秧,她穿的是短款,水只能淹没到小腿,不需要把裤子全部弄在一起。

    “都说了我一个人插就可以了,非要把裤子弄脏兮兮才好。”

    “还是姑凉好啊!现在都还帮忙干活了,你一个人也轻松一点了。”同样也是在旁边插秧的阿姨打趣妈妈到。

    “就一点,那个希望她来做。”光夏知道妈妈是在心疼自己。

    光夏是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插秧过了,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外地上班,只有今年离家比较近,就回来帮忙分担一点。

    已经好多年没有插了,光夏刚刚开始还担心插不好,实则是想多了,虽然没有妈妈插的整齐,但还是挺不错的,毕竟是几岁的时候就会的事情。

    “里面有没有蚂蟥?”只是说到这两个字,光夏都开始害怕了,以前插秧的时候,光夏最害怕的就是蚂蟥了,被吓哭都不知道多少次,有一次更恐怖的就是她在玩水,蚂蟥直接爬在她手上,怎么弄都弄不下来,把她吓得哇哇大哭,所以说蚂蟥给她的阴影还是很大的。

    “有哦,怎么没得,那天我回去脱鞋子,鞋子里面脚上全部都是血,把我都吓到了。”

    “天,你洗脚的时候就没有吗?”听妈妈说着,有害怕,但更多的是心疼,其实父母也害怕,只是为了身上压着的那一份责任,在痛在害怕也都忍下去了。

    “洗脚的时候就是没有看到哦,回去的时候才在脚丫子里面找到了两条大大的。”

    “那你是怎么弄下来的?”光夏知道,那个东西爬在人身上,是很难弄下来的。

    “用纸巾包着拿下来的。”

    “啊!!!蚂蟥。”光夏和妈妈说着,心里面也开始怕怕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脚上一样,一低头,就有一只蚂蟥在她的脚上,吓的她大叫起来,光夏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小一个东西,却那么让人害怕。

    “你上去吧!我自己一个人插,也没有多少了?我穿的是水桶鞋,她不会爬我脚上。”

    “嗯,好。”蚂蟥爬脚上一下,光夏是真的吓到了,妈妈不叫她上来,她也会上来。

    因为害怕蚂蟥不敢插秧,光夏就去了另外一块田里面看有没有水,好多年没有在家种地,光夏不知道种的地有那些,只是根据妈妈说的大概的位置去,找不到再打视频给妈妈。

    因为要人要打田,需要大量的水,田里面还有水的,光夏就继续回去了,剩下的秧也被妈妈差不多插完了,这个时候爸爸也过来了,手里面还拿了一点李子,一同过来的还有爷爷,光夏接过爸爸手里面拿的李子,直接一个就放在嘴巴里面,才咬了一口,立马吐了出来,她还从来没有吃过那么酸的李子,这李子,酸得让她怀疑人生。

    “怎么都没有成熟?”

    “都说了等它成熟我们在打电话给你回来吃,你自家忙着回来,怪谁咯?”

    光夏……

    “全部都是这样的吗?”

    “嗯,这个已经算得上很成熟的那一种了?”

    “好吧!我们家李子树在哪里?我要自己去摘,你摘的这里好少。”光夏很是嫌弃爸爸手里面拿的不到十个李子,虽然很酸,但是还是避免不了光夏想要去看李子。

    最后是光夏和爷爷一起去摘的,说真的,他们家地里面的李子不是一般的多。

    光夏看着一大片李子,都是她的最爱,虽然很酸,还没有怎么吃得,但还是不影响光夏摘了好多回去,远在福建的姐姐和远在浙江的嫂嫂都叫光夏帮忙寄一点过去,光夏去问了一下,运费实在是太贵了,五斤李子就要三十的运费,不算李子,运费就已经拼六块钱一斤了,光夏觉得不划算,主要是这个钱他们在外面都已经买到了,寄的到那个时候可能都已经坏了,还不好吃,就都没有给两个人寄。

    光夏把刚刚摘的李子拿回去,准备过两天回去的时候带到贵阳去吃,最后一点秧插玩以后,也没有什么要干的活,光夏就和妈妈在聊天,中途睡了一个午觉,大侄女放学以后,就带她去了超市买东西,家里面的冰箱实在是太空了,什么吃的都没有,她要去逛超市,然后把冰箱填满,这样她去上班以后,妈妈在家有吃的了。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晚上的原因,超市里面的菜都实在不新鲜,还少,光夏并没有买很多,准备明天白天到菜市场去买,还新鲜划算。

    “你现在还住你表哥家那里吗?”

    “嗯,不过,我过几天就打算租房子了,现在他们做生意都比较忙,给他们小孩放暑假以后,我就搬出去住了,这段时间,我可能还要帮他们送一下孩子去读书。”

    光夏是一直都想搬出去住,住在那里她始终觉得不方便,表嫂他们又一直叫帮忙送下孩子,他们现在刚做生意忙不过来,他们对自己又那么好,连这点忙都不帮,光夏觉得很是不近人情。

    还有一点就是小屁孩不要她送,每次叫起床都哭着要妈妈,说他讨厌阿姨,在小屁孩的眼里,毕竟是因为她,他的妈妈才不能送他去读书的,每天光夏送去读书都要哭一次,每次都弄得她抓狂,又不能打不能骂的,有一次直接是光夏不注意,把光夏的手机藏起来,光夏上班的时候一直找不到手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