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43章 拜访

    翌日清晨一大早,被谢老夫人赶赴叫去嘱咐了一番的吴氏便起床忙绿了出来。祁文府论身份,实际上是比严禁谢渊的。谢渊当然有侯爵之位他身,更在朝中担了武职,祁文府的官位品阶更有甚者相对于谢渊来说还得低上半品,可却耐不住他身上镶的那些个光环真的太过夺目,再再加皇上对祁文府论身份,其实是比不得谢渊的。。...

    翌日一早,被谢老夫人连夜叫去叮嘱了一番的吴氏便早起忙碌了起来。

    祁文府论身份,其实是比不得谢渊的。

    谢渊毕竟有侯爵之位在身,更在朝中担了武职,祁文府的官位品阶甚至比起谢渊来说还要低上半品,可却耐不住他身上镶的那些个光环实在太过耀眼,再加上皇上对他的另眼相看,时不时便要他入宫伴驾。

    单就是他与皇上亲近,极得圣心这一点,便足以让任何人不敢轻慢。

    吴氏叮嘱着府里的人,交代着一应事情,既要让府中下人警醒准备,不至于失礼,却又不能太过殷切,显得宣平侯府低人一等。

    这其中的度,全凭吴氏把握。

    王氏带着谢娇娇从内院出来时,瞅着指使着下人打扫花厅,让人去厨下安排的吴氏时,便撇撇嘴:“有什么了不得的,不就是来个客人吗…”

    “娘!”

    谢娇娇木着脸拉了王氏一下。

    王氏好像有些着恼,眉毛一拧说道:“我哪儿说错了?不就是个国子监祭酒吗,又不是什么王爷、皇子的,犯的着这么重视吗?”

    “还有你祖母也是,之前说着陈氏入府之后,要将管家之权交还给二房也就算了,我哪怕不高兴也只能忍着,可是如今既然都不给了,为什么还交给三房。”

    “论长幼有序,怎么也轮不着她吧!”

    王氏对于吴氏管家的事情那是一百个不愿意,二房管家也就算了,好歹是正儿八经的侯府主母,她无话可说,可是三房的算是个怎么回事儿?

    老夫人直接越过了她,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将管家之权交给了吴氏,这是完全不把他们大房放在眼里!

    谢娇娇看着自家娘那气得眼睛都红了的模样,扯着她的衣袖说道:

    “娘,祖母这么吩咐自然有她的道理,再说三婶管家也从来未曾苛待过咱们大房。”

    “三房有的东西,咱们都有,三房没有的东西,只要咱们开了口,三婶也从来都不会故意为难。”

    “三婶为人公平,不会偏倚于谁,您就别不高兴了。”

    “你个蠢丫头!”

    王氏听到谢娇娇的话,直接就朝着她脑门上戳了一指头,怒其不争的说道:

    “那能一样吗?中馈在她手中,她表面上看着一碗水端平,可谁知道她私底下是不是藏了什么。”

    “再说她哪儿公平了,平日里瞧着假正经,可知道你祖母喜欢苏阮那野丫头,把她弄去了锦堂院的跨院之后,就上赶着送了一堆东西过去。”

    “我可是瞧见了,那里头样样都是好东西,可没见你有过,你还说她公平?!”

    谢娇娇被王氏戳的额头泛红,不由后仰着说道:

    “祖母不是说了吗,苏阮的一应全是从她的小库房里出的……”

    “那就更不该了!”

    王氏叉着腰说道:“那野丫头又不是谢家的女儿,你才是你祖母的亲孙女,那老太太也不知道是不是糊涂了,好好的亲孙女儿不疼,偏要去疼那野丫头。”

    “还有你也是!”

    王氏气哼哼的看着谢娇娇:

    “没事儿就在屋里看你那劳什子的书,你一个女儿家看那么多书能当个什么用处,还不如多去锦堂院里转转。”

    “我可告诉你,老夫人的小金库里好东西多的是,你要是能哄好了她,我哪儿还用的着愁你的嫁妆?”

    谢娇娇清秀的脸上露出抹无奈来,哄着王氏说道:“我知道了娘,我会多去祖母那里的。”

    “现在就去!”

    “娘……”

    “去不去?”

    王氏瞪她。

    谢娇娇叹口气有些心累,见着王氏一副“她不去掏谢老夫人小金库,她就誓不罢休”的模样,又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好了,我待会儿就去,可以了吧?”

    王氏脸色这才缓了些。

    谢娇娇将王氏送回了大房那边,正拿了本书准备看,就直接被王氏轰了出来。

    她只能将书卷在袖中,满脸无奈的去了锦堂院那边,只是她却没有入内,在外面站了一会儿,等着王氏派来的“尾巴”离开之后,她也转身想走,却不想正巧碰见了从锦堂院里出来的苏阮。

    两人都是愣了愣,谢娇娇连忙道:“六妹妹。”

    苏阮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谢娇娇是在叫她,她原是想叫一声五小姐,可想起昨夜已经叫了谢青珩大哥,便也直接改了口,叫道:“五姐。”

    谢娇娇上前道:“你这是刚去见了祖母吗?”

    苏阮点点头:“我与祖母商量了些事情,刚刚才出来,五姐是去见祖母的吗,她在里面……”

    谢娇娇连忙摆手:“不是的,我就是过来看看,今儿个祖母这边或许会来客人,我便不进去打扰祖母了。”

    她想要说一句她先回去了,可是想起将她轰出来的王氏,顿时有些无奈。

    谢娇娇看了眼外间的冰天雪地,摸了摸袖笼里的书。

    要不然先找个安静地儿蹲上一会儿,等着她娘气过了,她再假装已经哄好了祖母回去了,免得她娘唠叨?

    苏阮瞧着谢娇娇的模样,便想起上一世眼前这女孩来。

    谢娇娇性子慢,反应也慢,她不喜欢与人打交道,而且也不怎么爱争抢。

    王氏虚荣心有些重,又是个喜欢攀比的,样样都要比照着二房、三房来,可偏偏她夫君不争气,便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了一双儿女身上。

    上一世谢娇娇后来嫁给了平远伯的儿子,只是听说平远伯的儿子贪花好色,不喜欢略有些木讷的谢娇娇,所以她嫁过去后过的不那么好,后来谢家出事,她也被府中牵连。

    苏阮猜测着谢娇娇的来意,想起她刚才在锦堂院外绕着圈子,却不进去,隐隐猜测着恐怕是王氏那边又闹了什么名堂。

    苏阮试探着说道:“五姐如果不急着回去的话,不如去我那坐坐?”

    原本已经想着该去哪个角落蹲着混时间的谢娇娇眼前一亮:“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是我那边冷清,五姐不嫌弃就好。”

    “不嫌弃不嫌弃。”

    谢娇娇连忙说道,再冷清都总比冰天雪地的好。

    ……

    苏阮领着谢娇娇朝着跨院那边走去,而宣平侯府的正门前,一辆马车正缓缓停了下来。

    马车顶上有些积雪,盘花藏蓝的帘子垂着,遮掩了里面的身影。

    赶车的是个带着狐皮小帽,穿着青衣的小厮,他快速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然后朝着马车里说道:

    “大人,宣平侯府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