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42章 道歉

    苏阮心口有些发疼,脸色白了下去。她究竟是欠了谢家的。“苏阮!”身后传来叫声。谢青珩与谢老夫人除了谢渊说着话后,急急忙忙的就从锦堂院出,四下看了眼便找到了了离处还没离开了的身影。他急忙叫了一声,疾步朝着苏阮跑了回来。苏阮回过头时,谢青珩了到了她到底是欠了谢家的。。...

    苏阮心口有些发疼,脸色白了下来。

    她到底是欠了谢家的。

    “苏阮!”

    身后传来叫声。

    谢青珩与谢老夫人还有谢渊说完话后,急急忙忙的就从锦堂院出来,四下看了眼便找到了不远处还没离开的身影。

    他连忙叫了一声,快步朝着苏阮跑了过来。

    苏阮回头时,谢青珩已经到了近前,他原本想说的话在瞧见苏阮发白的脸色时蓦的顿住,凝声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苏阮摇摇头:“没事,只是有些冷。大公子叫我有事?”

    谢青珩听着她的称呼只觉得刺耳,皱眉看着她:“你刚才叫我大哥。”

    苏阮抬眼看他,原是想说她不过是看在谢老夫人的面子上,不想叫她失望而已。

    可是突然想起之前的事情,眼前便出现上一世那个本该意气风发,却因一时失意被人嘲笑的谢青珩。

    那时候他被她折腾陷害了好些次,他虽然未曾管束过弟妹,却也从来没有对她出过手。

    她犹记,那五十板子折了他满身锐气,让得本该明朗的少年染上阴郁之色,在去边关之前他还眉目冷峻的说着,等他攒够军功归来重振侯府声誉,可是后来便再也没了后来,他直接在边关被问了罪,甚至来不及回京。

    苏阮顿时就失了与他争辩的心思,顺从的叫了声:“大哥。”

    女孩儿的声音轻轻的,细细的,说话时虽然安安静静,可偏生让人觉得软濡好听。

    谢青珩眉心顿时舒展开来,对着她说道:“刚才在里面的时候,谢谢你替我想法子。”

    苏阮说道:“我只是凑巧,再说就算没有我,祖母和侯爷也会替你想出办法避了这事情的。”

    谢青珩声音微沉:“不一样。”

    是真的不一样。

    祖母和父亲替他想办法,那是因为他们是至亲之人,他的将来关系侯府,关系谢家,祖母他们总想让他走最好的路,所以竭尽全力的让他脚下平坦。

    可是苏阮不同。

    之前他还曾为难过她,她就算当真不帮他,也没人能说她半句不是。

    谢青珩想到这里不由抿了抿唇,眼底带着几分别扭和尴尬。

    “阮阮,之前的事情对不起。”

    他想着会很难开口,可是当真说起来时,却发现开口并没有那么困难。

    或许是苏阮刚才愿意帮他,又或许是女孩儿的安静给了他勇气。

    谢青珩看着苏阮说道:

    “我之前觉得你性子太过闹腾,又怕你对父亲还带着恨意,若是让你入了二房,我怕你会借机为难青阳他们。”

    “青阳和谢嬛从小便长在福窝之中,未曾经历过任何坎坷,他们比不得你心性,更容易吃亏,我怕他们与你起了争执到时候闹的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我才……”

    谢青珩顿了顿,见苏阮抬头看着他,杏眼清澈如水,那里面满满都是他的倒影。

    他顿时有些说不下去,总觉得越说越不对劲,就好像他刚才那话是在说苏阮经历了太多所以格外心狠手辣似的。

    他直接转了话题道:“等你父亲禫祭之后,我带你出去看戏法可好?”

    苏阮愣了下,倒是没想到谢青珩会提出带她出去玩的事情,她记得上一世谢家所有的孩子都是不喜欢她的,更别提带着她一起出门了。

    那时候她在谢家就是异类。

    谢青珩见苏阮不说话,以为她要拒绝,连忙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同窗,他说京中来了个杂耍班子,里面的戏法格外有意思,所以邀着我们几个好友一起去看。”

    “他家有个妹妹,若是一人与我们同行多少有些不便,所以就让我们也叫上府里的女子,我想着你来京中之后也没怎么出去走动过,所以便问问你要不要一起同去。”

    苏阮瞧着谢青珩绷着下颚,手心微微握紧成拳,嘴里虽然说着不想去就算了,可眼里却是紧紧盯着她,那样子好像生怕她拒绝一样。

    她微侧了侧头开口道:“就我一个人?”

    “不是,还有谢嬛。”

    谢青珩说完后只觉得有些紧张:“你要去吗?”

    苏阮看着他紧张的脸都绷紧了,盯着自己更是一瞬不瞬,她想了想说道:“祖母说要带我去替安阳王妃贺寿,恐怕时间上会有冲突……”

    她记得谢老夫人说过,安阳王妃的寿辰刚好就在她出孝第二日。

    “不会!”

    谢青珩连忙说道:“我让裴大壮……不是,我同窗,我让我同窗将时间延后一日就是。”

    “不会很麻烦吗?”

    “当然不会,只是看杂耍罢了,随便哪一日都行,再说安阳王妃寿辰,我同窗府里怕是也要去的,到时候他妹妹出不了府,他自然也会将看杂耍的日子朝后挪一挪,一点儿都不麻烦。”

    就算真有麻烦,那也不麻烦。

    裴大壮要是不同意,大不了揍他一顿就是!

    谢青珩没等苏阮再次开口,就直接说道:“你放心吧,时间定不会冲突,到时候我跟我同窗说让他将时间延后一些,然后你跟我一起同去。”

    “就这么说定了!”

    他说完不给苏阮拒绝的机会,就直接转身大步离开。

    “我听祖母说,你搬到了这边跨院来住了,赶紧回去吧,外间天冷免得受寒。我也先走了,等到了时间我再来寻你。”

    “大哥。”

    苏阮张了张嘴,刚想叫住谢青珩,就见到谢青珩脚下更快了几分,转眼间便已经走到了小道尽头,仿佛生怕她将他叫回来似的,那模样自欺欺人的厉害。

    她先是呆怔了片刻,随即便忍不住“噗哧”一下低笑出声。

    这谢青珩,是怕她拒绝?

    苏阮失笑的摇摇头,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突然便好转了起来,她朝着谢青珩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这才噙着笑转身朝着跨院那边走去。

    ……

    等到苏阮走后,谢青珩才扭头从小道尽头的树后走了出来。

    见着苏阮有些瘦弱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他忍不住扬唇露出个大大的笑容来。

    所以说,她还是挺好哄的嘛……

    初战告捷,谢青珩已经在寻思着裴大壮之前说的办法,他摸了摸荷包,想着要不然明儿个去一趟程月楼,听说那儿的珠花首饰最是好看。

    要不然,去买点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