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41章 借力

    谢老夫人和谢渊闻言都是若有所思。谢青珩却愣在苏阮那一声“大哥”上。从苏阮入府就,她就始终都只叫他大公子。蓦的一声“大哥”,让得他有些恍惚间。谢青珩瞧着苏阮嫩白的面容,只会觉得心里某块坍陷了些,愣了片刻,才醒过神来地说:“你的意思是……”“借谢青珩却是愣在苏阮那一声“大哥”上。。...

    谢老夫人和谢渊闻言都是若有所思。

    谢青珩却是愣在苏阮那一声“大哥”上。

    从苏阮入府开始,她就一直都只叫他大公子。

    蓦的一声“大哥”,让得他有些恍惚。

    谢青珩瞧着苏阮白嫩的面容,只觉得心里某块塌陷了些,愣了片刻,才醒过神来说道:“你的意思是……”

    “借力。”

    苏阮没察觉到谢青珩的异常,冷静说道:“我听闻国子监内大多都是宗亲和世家子弟,他们能入国子监求学便不算庸才,而且当中定然也会有与太子,或是跟太子身边之人交好之人。”

    “大哥只要能赶在小考之前,让太子自己定下伴读人选,而这个人的才学、家世都能让陛下满意,想来陛下在这种事情上面应当不会驳了太子意愿。”

    “至于小考……”

    苏阮说道:“大哥照常去考就是,陛下就算提前定下人选,也定然会继续考校其他人。”

    “如果大哥能够在这次小考之上,得到皇上青眼,到时候再有侯爷亲近之人举荐,说不定不用等武举文试便能入仕,虽然比不上状元之名,可是只要能得圣心,便是前途无量。”

    “来年大考之时,大哥若想再考照样能去,到时候如果能再拔得头筹,自然锦上添花。”

    谢青珩听着苏阮的话心中微动,几乎瞬间脑子里便出现了几个能让太子主动挑选的人选。

    而谢渊也是有些惊讶的看着苏阮。

    他原本以为谢老夫人询问苏阮是在玩笑,却没想到苏阮当真能给出办法来,而且这法子于他们眼下的情况来说,无疑是最好的。

    既能免了谢青珩陷入之后的麻烦,又能让他顺利入得皇上的眼,还不叫皇上怀疑谢家。

    谢渊忍不住说道:“阮阮,这些东西是谁教给你的?”

    苏阮抬头有些茫然:“什么东西?”

    “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些。”

    谢渊眼色微沉看着她:“你怎么会想到用这法子,来替你大哥脱身?”

    苏阮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面对谢渊的打量没有避让,只是带着些疑惑说道:“难道这法子不行吗?”

    “我刚才在门外听到你们的话,知道你不想让大哥去当太子伴读,但是祖母又怕皇上会怀疑宣平侯府,那就只能先将自己先摘出去。”

    “我想了想,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太子出面,主动选他自己想要的伴读。”

    “以前在荆南的时候,我爹曾经跟我说过,皇上对太子的母亲,也就是先皇后十分深情,所以哪怕先皇后故去,皇上依旧立了太子为储君。”

    “我想爱屋及乌,皇上对太子定然也是十分疼爱,太子伴读几乎常年在太子身边走动,皇上也会顾虑太子感受,若是太子亲自开口,皇上应该不会拒绝他才是。”

    苏阮的话合情合理,任谁都挑不出错来。

    谢渊皱了皱眉,见苏阮面色坦然,只能歇了心中疑惑,扭头看着谢老夫人说道:“母亲觉得阮阮说的办法怎么样?”

    谢老夫人说道:“挺好的,只是青珩,国子监内可有这种人选?”

    谢青珩点点头:“有。”

    “郭太傅家的三公子郭秀杰,永信侯府的次子刘彦,还有严家的严真,严戎两兄弟,私底下都与太子关系不错,而且在学识上面在国子监中也能入得前十。”

    “这三家,如果真的要选的话,严家那两兄弟应该胜算最大。”

    谢渊听了谢青珩的话在旁说道:

    “严家是太子母族,先皇后故去后,陛下虽然未曾苛待严家,可是严家权势到底不比从前。”

    “严阁老对太子向来关注,又一直担心其他皇子会对他加害,如果他得知皇上要替太子选伴读的话,定然不会让人选落在他人手中,而且如果伴读人选是严家的人,皇上想来也会同意。”

    毕竟没有人比严家更在意太子,而严家的人也定然不会伤害太子。

    谢渊说完之后就直接拍了下掌心:“青珩,小考的事情你照常去考,无须担心,我会想办法将消息送给严阁老。”

    谢老夫人却是开口说道:“你别去,这话你别传给严阁老,青珩不是就在国子监吗,既然小考选拔,想来消息瞒不住,青珩寻个机会告诉严家兄弟就行。”

    “你特意去告诉严阁老,反倒是落了下乘了。”

    谢渊想了想也是,便说道:“听母亲的。”

    谢青珩在旁开口:“孙儿明白。”

    ……

    苏阮并没有在谢老夫人的院子里久留,毕竟他们还有正事要说,她与谢老夫人说了句明日再来请安,便直接告退离开。

    等到出了院子,她才看着树桠上的雪松了口气。

    刚才她来时,的确是意外,她是想要来跟谢老夫人说禫祭的事情。

    只是走到门外时,她便听到了“太子伴读”四个字。

    苏阮当时便是心中一紧,蓦的想起一些事情来。

    上一世也同样有这样一场小考,但是当时她满腹怨恨,大闹了喜宴之后便去闯了宫门,等她回来之后,就一心想要讨好谢老夫人报复谢家,半点不曾留意过谢青珩他们。

    只记得谢青珩在小考之中出众得了头筹,被皇上钦点成了太子伴读。

    当时谢青珩很是风光了一阵子,京中那些想要替他说媒的人几乎踏破了宣平侯府的门槛。

    谢老夫人替他选了一门门当户对的好亲事,定在来年春夏之际,可是谁曾想只过了不到两个月,太子在一次外出时意外中毒身亡,惹得帝心震怒,但凡太子身边贴身之人尽皆受罚。

    谢青珩也被打了五十板子,差点没了命。

    后来虽说皇上没有因此迁怒谢家,但是谢青珩却是错过了春闱和后来的武举,那原本与他定亲的人家也借故退了亲事。

    宣平侯府一时间受此事波及,被人嘲笑,谢青珩更是成人笑柄。

    他在京中地位尴尬,又等不及三年后大考,最后在府中呆了大半年时间,就偷偷去了边关入了军伍,只是还没等他攒够军功回京入仕,便被谢家所累,与谢家一起被判谋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