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40章 进退

    谢老夫人听见祁文府这名字时,是面露吃惊,看向谢渊:“你什么时候和祁文府有交情了?”谢渊摇了摇头,皱眉头道:“儿子与他并不熟识。”也也不是不熟,是压根儿儿就也没过来往。那个祁文府说好听啊点是性子冷谈,说不好听啊了那是茅坑里的石头,撞谁谁疼,就连皇上有也不是不熟,是压根儿就没有过来往。。...

    谢老夫人听到祁文府这名字时,也是面露惊讶,看向谢渊:“你什么时候和祁文府有交情了?”

    谢渊摇摇头,皱眉道:“儿子与他并不相熟。”

    也不是不熟,是压根儿就没有过来往。

    那个祁文府说好听点是性子冷淡,说不好听了那就是茅坑里的石头,撞谁谁疼,就连皇上有时候都对他莫可奈何,他好端端的来拜访自己做什么?

    谢渊看向谢青珩:“他可有说他来是做什么的?”

    谢青珩摇摇头,将之前与裴耿他们玩笑,被祁文府听到之后,他随口托词一句,结果祁文府就应承下来的事情说了一遍,这才继续道:“我也不知道祁祭酒为什么过来,父亲,他会不会有旁的事情?”

    谢渊皱眉想了想,沉声道:“如果真照你说的,他想要过来应当不是随口应承,不管怎么样,他既然已经说了要来,便也不能将人拒之门外。”

    “母亲,明天还要麻烦你了。”

    谢老夫人点点头:“我会吩咐下去,让府里的人准备好一应物什。”

    说完她看着谢青珩道:“你待会儿还要回国子监吗?”

    谢青珩之前在陈氏入府之前,就与谢老夫人说过他想要搬去国子监的事情,此时听谢老夫人提起,他脑子里瞬间就浮现出苏阮的脸来。

    他抿了下唇,低声道:“今天太晚,就不去了,而且最近有场小考,应当是皇上为了替太子殿下选取伴读而设,我想要与父亲、祖母商量一下这件事情。”

    谢渊脸色微变:“小考?什么时候?”

    “十日后。”

    “这消息你是怎么知道的?”

    谢青珩说道:“先前都不知道,只以为是寻常小考,后来祁祭酒提点了几句,我和阿棠才猜出来的。”

    “父亲,祖母,这件事情虽然还没有确定,但是照着祁祭酒的意思,说到时候小考前三考卷是要送入宫中皇上亲览的,而且他还说这是一次机会,让我们尽量抓住,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八九不离十。”

    “我今天回来,一是告诉你们祁祭酒要来的事情,二也是想要问问你们的意见。”

    “这太子伴读,我是去,还是不去?”

    谢青珩说的十分肯定,只是问去不去,而不是行不行。

    谢渊眉心轻皱起来,照他的意思,是不想谢青珩去做太子伴读的。

    太子伴读看似光鲜,与储君走的极近,将来太子登基之后,这些伴读也大多都会成为他身边近臣得到重用,可是将来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

    皇上如今正值壮年,太子又才刚年满十五,想要登基少说还要好些年,关键是如今的皇后并非太子生母,先皇后早已经去世多年,如今的皇后又有自己的亲子。

    如果……

    不是谢渊多心,那皇后膝下的四皇子可是比太子还要大上两岁,上头还有个大皇子和三皇子。

    皇室之中向来纷争复杂,谁也说不准将来如何。

    到时候如果有什么万一,太子身边亲近之人就是第一个倒霉的。

    谢青珩的才学武功,在如今国子监的监生里面都算是顶尖的那一部分,哪怕是后来走武举文试的路子,或者是举荐入仕,将来继承宣平侯爵位之后,他的路都要比太子伴读走的远。

    可是……

    谢渊看向谢老夫人,低声道:“母亲,您觉得呢?”

    谢老夫人看着他:“你不想让青珩去?”

    谢渊点点头:“青珩将来要继承宣平侯爵位,没必要去太子身边,更何况明年武举之时他便能参加,到时候就能走我的路子,从军入政。”

    “那你有没有想过皇上那里?”

    谢老夫人看着谢渊:“如果皇上真是有意在国子监替太子选取伴读,那青珩的情况他必然也是知晓,如果青珩在小考之中做了什么手脚故意考低,那皇上那里会怎么想?”

    谢渊一时间眸色暗沉,他张嘴刚想说话。

    门口突然传来柳妈妈惊讶的声音。

    “小小姐?”

    屋内三人都是微怔,下一瞬朝着门外看去,就见到柳妈妈撩开暖帘时,穿着素服的苏阮就站在她身旁。

    见到三人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苏阮没有惊慌,只是认真说道:

    “我不是有意偷听的,也不知道侯爷和大公子在这里,我只是想过来跟祖母说一声,后日便是脱孝之日,到时候我想在跨院里举行禫祭,怕会冲撞了祖母。”

    “我来时,柳妈妈不在,门外也没人守着。”

    柳妈妈连忙说道:“奴婢去替老夫人取燕窝粥去了,分明让采莲在这里守着,那丫头又偷懒。”

    谢老夫人摆摆手,止了柳妈妈的教训之声,朝着苏阮招了招手:“阮阮,你过来。”

    苏阮怕谢老夫人误会她偷听墙角,心中微微提着,见她面色如常朝着她浅笑的模样,她这才松了口气走到谢老夫人身边:“对不起祖母。”

    谢老夫人说道:“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也不是什么要紧事情,听到了便听到了,不过你既然听到了,那你觉得你大哥是该去还是不去?”

    谢渊微怔,有些不赞同:“母亲……”

    谢老夫人怎么拿这话去跟苏阮一个孩子说?

    谢老夫人却是扫了他一眼没理他,看着苏阮道:“你大哥现在面临两难,进,可能会阻了前途招惹祸端,退,却又可能会让皇上对他不满。”

    “你觉得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办?”

    苏阮也没有想到谢老夫人会问她。

    她抬头看了眼谢老夫人,见她笑看着自己,苏阮想了想便直接开口说道:“进退不得,那就不进也不退。”

    谢老夫人扬眉:“怎么说?”

    苏阮站在她身边,说道:“我刚才听侯爷的意思,是不想让大哥去当太子伴读,但是又担心皇上会觉得宣平侯府不识抬举,不愿辅佐储君,心有别念。”

    “那就让皇上没有这个念头就好。”

    “大哥文武出众,自是不需要这伴读的身份镶金,可是那国子监内不是人人都如大哥这般优秀。”

    “只要让皇上觉得,大哥很想替太子效忠,但是迫于形势却又不能陪伴在侧,只能选取别的办法来效忠皇室,想来皇上是不会怪罪大哥的身不由己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