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39章 温暖

    陈氏昏倒后,苏阮就被谢老夫人企图带进了锦堂院里。苏阮本来我以为留一会儿便能回家去,可谁明白却被谢老夫人以她回家去后,指没准脑子不进水需晾晾的谢渊还得去找她麻烦为名,直接将她直接送入了锦堂院旁边的跨院里。苏阮望着离锦堂院极近,且比碧荷苑还得大上苏阮原本以为留一会儿便能回去,可谁知道却被谢老夫人以她回去之后,指不定脑子进水需要晾晾的谢渊还要去找她麻烦为由,直接将她直接送进了锦堂院旁边的跨院里。。...

    陈氏晕倒之后,苏阮就被谢老夫人强行带到了锦堂院里。

    苏阮原本以为留一会儿便能回去,可谁知道却被谢老夫人以她回去之后,指不定脑子进水需要晾晾的谢渊还要去找她麻烦为由,直接将她直接送进了锦堂院旁边的跨院里。

    苏阮看着离锦堂院极近,且比碧荷苑还要大上一圈的跨院,说道:“祖母,我还要回去替我父亲守孝……”

    “守孝在哪儿守都一样,这跨院里什么都齐全,我会吩咐下去不让人打扰你。”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

    谢老夫人说道:“那碧荷苑偏僻,来去太不方便,我去瞧你一眼都得走上几里路,况且这里虽然离锦堂院近,可是没人敢在这里吵嚷。”

    “之前我让你留在锦堂院里陪我,你不愿意,如今住在这跨院总还行吧,还是你嫌弃我这个老婆子唠叨,不愿意跟我毗邻而居,平日里多陪陪我?”

    苏阮连忙摇头:“不是的。”

    谢老夫人断声道:“不是那就住下来,就这么定了。”

    她半点都不给苏阮反对的机会,直接便扬声道:

    “柳妈妈,让人去将碧荷苑的东西全搬过来,还有,让碧荷苑的丫头也过来伺候。从今天开始,阮阮就住在这里,告诉下面的人,寻常不得过来打扰。”

    柳妈妈连忙道:“奴婢这就去。”

    苏阮见着谢老夫人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下去,柳妈妈也直接出了门去碧荷苑那边吩咐,她怎么会不知道谢老夫人的心思。

    谢老夫人是怕她继续住在碧荷苑里,她会护不住她,更怕今天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苏阮眼睛微红,吸着气压下了到了眼边的酸涩,低声道:“谢谢祖母。”

    谢老夫人扭头见着她眼底蒙上水汽的模样,心疼道:

    “哭什么,他们不护着你,祖母护着你。”

    “父母之恩的确不能忘,你这身血脉也断绝不了,可是有些事情并非要一意顺从。你是个好孩子,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所有的事情,你娘的将来有谢家,有宣平侯府,轮不到你再来替她扛。”

    “刚才谢渊说的话你当他在放屁,也别听那个棒槌的。”

    “那棒槌下次再敢找你胡说八道,你便来寻我,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苏阮轻抿着嘴唇,带着浓浓的鼻音“嗯”了一声。

    ……

    谢老夫人低声劝慰了几句,这才揉了揉她额前软发离开。

    苏阮在房门前站了一会儿,才回了房中,等坐在桌前时不由紧紧握着拳心。

    其实她是气的,甚至在谢渊说出陈氏曾经自尽的时候,她心中更是生出了恨。

    那种哪怕她拼命告诉自己不能怨怪,却依旧忍不住满腹戾气,那种拼尽全力掩饰的假象却被人一朝撕破,碎的鲜血淋漓。

    她想问陈氏,她有勇气自尽,为什么没勇气保护她?

    她想问陈氏,她当时朝着自己胸前捅刀子的时候,可曾经想过孤苦伶仃拼命也要护着她,拼命想要活着的她?

    她死了,她怎么办?

    她若是没死,她又怎么办?

    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儿,失了所有的庇护,失了唯一的牵挂,她还能活得下去吗?

    如果谢老夫人没有出现,如果谢老夫人没有替她骂出那些话来,苏阮真的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有些事情压了一辈子,哪怕她曾明白了其他所有,她却依旧想不明白陈氏。

    苏阮看着掌心里谢老夫人给她的糖,眼里原本积聚的暗沉渐渐消散。

    苏阮将糖块塞进嘴里,感觉到嘴里散开的甜意,想起谢老夫人抱着她说“祖母护着你”的温暖,脸上慢慢恢复了平静。

    她也不是什么都没有。

    ……

    谢老夫人从跨院出来,便让人去叫了谢渊过来。

    谢渊一进房门,刚叫了一声母亲,谢老夫人便一巴掌朝着他脸上甩了过去。

    谢渊生生受了一巴掌,却默不吭声。

    谢老夫人声音中染着怒意:

    “苏阮不是你女儿,她也未曾入二房,你也别忘了你还欠着她爹一条命!”

    “你是宣平侯,不是后院长舌妇,朝堂里面的那些才是你该做的事情,还有你疼着你喜欢的女人我懒得管你,可是你也别想着拿一个孩子来做筏子!”

    谢老夫人说话时毫不客气,骂的谢渊有些抬不起头来。

    谢老夫人眼底带着寒霜道:“你如果想让陈氏安稳,想让宣平侯府少点麻烦,往后就少管她们母女之间的事情,也让陈氏安安稳稳的呆在你的二房。”

    “别逼得苏阮当真恨她。”

    谢渊其实也不是什么是非不分之人,只是人心有所偏倚之时,说话行事就多了偏向。

    他低声道:“儿子知道。”

    谢老夫人见谢渊总算还有点脑子,没说为了陈氏当真胡来,她语气这才缓和了一些,对着他说道:“我原先想过让她入府之后,跟着学管家的事情,可是现在看她这样也不必学了。”

    “往后她就好生照顾你和青珩他们,府中的事情交给吴氏去管,你觉得如何?”

    谢渊抿抿嘴角。

    他明白陈氏自己立不起来,也没那个本事去管家,便直接点头说道:“母亲做主就是。”

    柳妈妈撩开暖帘进来的时候,仿佛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也没去瞧谢渊的脸,她只是说道:“老夫人,大公子回来了。”

    谢老夫人收敛了怒色,说道:“让他进来。”

    柳妈妈领了话出去后,谢青珩才进来,进了房中之后,谢青珩一眼就瞧见了谢渊,谢渊皮肤虽然不算白皙,可奈何谢老夫人打那一巴掌时带着怒气,此时谢渊脸上的巴掌印还明显着。

    谢青珩连忙避开了眼,对着谢老夫人道:“祖母。”

    “你不是去国子监了,怎么又回来了?”

    谢青珩说道:“我回来是有事要与父亲说。”

    他扭头看着谢渊:“方才我去国子监后,遇见了祁祭酒,祁祭酒说他明日要来府中拜访父亲,我怕耽误了正事儿,所以便先回来一趟告诉父亲。”

    谢渊闻言抬头:“祁祭酒?你说祁文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