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38章 大户

    周围几人一愣。太子侍读?他们都不蠢,听了沈棠溪的话都是若有所思。太子而如今了年满40周岁十五,皇上替他挑选出侍读也是正常地的事情。能入国子监的监生大都都是宗亲世家之子,身份清清白白非常干净,今后也都是扶佐太子的肱骨,皇上应当依法是想要提早替太子选立近臣,因为才会有太子伴读?。...

    周围几人一愣。

    太子伴读?

    他们都不蠢,听了沈棠溪的话都是若有所思。

    太子如今已经年满十五,皇上替他挑选伴读也是正常的事情。

    能入国子监的监生大多都是宗亲世家之子,身份清白干净,将来也都是辅佐太子的肱骨,皇上应当是想要提前替太子选立近臣,所以才会有这次开科小考。

    原本有些不放在心上的几人都是心中提了起来。

    如果能够成为太子伴读,便能提前入翰林院,免了科考之事,对于他们来说,的确是一个机会。

    “看来要好好准备了。”

    “是啊,也不知道这次小考主重什么?”

    “我觉得经义,朝策,政论,这些可能都会考到。”

    “对,还有殿选。”

    “不是吧,那岂不是跟大考没区别了?”有人惊呼。

    旁边立刻有人回道:“替太子选伴读,自然是要选最好的,将来身为太子近臣,品行容貌定然不能差,其他方方面面也要都懂一些,皇上考校多一些也属正常。”

    裴耿瞧见几人都是各有心思,在旁嘟囔出声:“哎我说你们,有没有毛病,当伴读有什么好的?”

    周奇睨他:“你不想去?”

    “不去。”

    裴耿回的毫不犹豫。

    周奇几人都是嗤了声。

    沈棠溪看着裴耿:“你为什么不去?”

    “去了能干嘛?”

    裴耿反问:“先不说我这样儿的,皇上肯定瞧不上,再说了,你们没听过什么叫伴君如伴虎?”

    那太子虽然还不算正儿八经的君,那也能算半个老虎了吧?

    这要是在他跟前得了好固然是好,可万一不得他的眼呢,到时候成了太子伴读,就只能绕着太子转,就算是想要重新回国子监走科考的路都不行。

    他才没那么蠢呢。

    更何况他志不在仕途。

    裴耿对着几人说道:“我可都跟我娘说了,回头跟她学做生意,要是去当了伴读,岂不是要天天伺候人,那我还不如继续留在国子监当我的裴小爷呢。”

    旁边一个蓝衣少年闻言无语道:“裴大壮,你这话要是让裴尚书听到,一准打断你的腿。”

    堂堂裴家嫡子,如此胸无大志,竟然想着从商。

    那裴尚书恐怕能被他气的跳脚。

    裴耿哼了声:“他才不会,他要真打断我腿,我就找我外祖父去,反正我外祖父说了家产将来都是我的。”

    周围一圈人听着裴耿的话瞬间就青了脸。

    他们怎么就忘了这一茬。

    裴家这边虽然子嗣众多,可是裴耿的外祖父家里就只有他娘一个姑娘,那偌大的家业将来都是裴耿的。

    他外祖父唐礼号称大陈第一财神爷,赚钱的本事就连皇家都忍不住眼馋。

    裴耿就算失了裴家嫡子的身份,去了唐家,那也是人人巴结的对象,他天天吃了睡睡了吃,那唐家的家产都够他挥霍几辈子的,他自然不想去做那伺候人的事儿。

    周围几人见着裴耿仰着那张面团似的胖乎乎的脸的模样,一副招人恨的架势,都是恨不得打死他。

    周奇啐了声:“狗大户!”

    裴耿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就大户怎么滴?”

    周奇伸手箍着他的脖子:“当然是宰大户。裴大壮,京里头刚来了个杂耍班子,听说特别好看,我不管,我爹前儿个刚扣了我月钱,我没钱,你得带我去看。”

    “对,我也要去!”

    “我也要!”

    裴耿笑眯了眼:“你们不是要准备小考吗?”

    “就一会儿又耽误不了什么时间。”

    裴耿本就喜欢玩乐,素日里也大方,闻言笑眯着眼:“那就去呗,等待会儿结课了咱们就去。”

    他扭头对着沈棠溪二人说道:“阿棠,青珩,你们也一起?”

    沈棠溪无所谓道:“好啊。”

    旁边的谢青珩却是没说话。

    裴耿开口道:“青珩,你也去呗,你不是想哄你家新妹妹吗?不然将她叫出来一并去看杂耍,到时候我叫上娇娇,我保她一准儿高兴。”

    谢青珩皱眉,想说一句苏阮还在孝期,可是突然想起来谢渊和陈氏几天前就已经大婚,苏阮却要后日才出孝。

    虽然谢老夫人已经对外宣称苏阮和陈氏并非亲生母女,可二人的长相却是瞒不了人的。

    如此外人只会猜测几句,可他要是说苏阮生父的孝期都还没过,陈氏就已经和谢渊成了婚,到时候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闲言碎语来。

    谢青珩头一次觉得父亲糊涂,却也只能生生将话压了回去,开口道:

    “今天不行。”

    “我待会儿还要回府中一趟,去跟家中人说祁祭酒要去府上的事情,明日府中我恐怕也要作陪,若要去看杂耍,恐怕要后日了。”

    众人这才想起刚才祁文府说要去谢家的事情。

    裴耿便说道:“那就后日得了,要去大家都去,这少了人也没意思。”

    “青珩,你回去叫上谢嬛妹妹,还有你那新妹妹,我也叫上娇娇,哎你们几个也叫上府里的妹妹,免得青珩家的新妹妹尴尬,到时候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周奇几人都没异议。

    谢青珩见裴耿都说到这份上了,迟疑了下点点头:“好,我到时候叫她。”

    其他几人走去一旁商量起后日出玩的事情,沈棠溪瞧着谢青珩:“你几时和苏阮这么熟稔了?”

    谢青珩抿了下唇:“不熟。”

    “不熟你又是想着怎么哄她,又是想着带她玩儿?”

    沈棠溪上下看了他一眼,见谢青珩绷着脸的模样,突然道:“你该不会当真认了这个妹妹吧?”

    谢青珩愣了下,下一瞬脸色陡然沉了几分,扫了他一眼说道:

    “她既然进了谢家,自然就是我妹妹,我认她很奇怪?”

    他板着脸看了沈棠溪一眼,就直接朝着门外走去,一边对着裴耿几人说道:

    “我还有事情要问祁祭酒,你们先聊着,我先走了。”

    里面几人说的正热闹,闻言都只是挥了挥手,唯独沈棠溪瞧着谢青珩背影有些古怪。

    谢青珩居然当真对苏阮变了态度,那小姑娘哪来的这么大的能耐。

    明明之前不是还挺讨厌的吗?

    ……

    谢青珩避开了沈棠溪的目光,从里面走出来后,他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耳朵。

    苏阮本来就算他妹妹,他带她出来玩也是正常的。

    再说苏阮在谢老夫人面前,性子看着挺好的,看在他肯哄她的份儿上,她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