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34章 害怕

    徐氏垂着脸哭了许久,谢渊就抱着她也没动她。等她哭声渐歇的时候,谢渊才问着:“究竟怎么了?”徐氏声音带着哭腔将之后她去碧荷苑后的事情说了一遍,这才抬起头:“我是也不是真的做错了?”“我而已想安安稳稳,我而已不想再像现在那样。”“我怕每日睁眼就得计等她哭声渐歇的时候,谢渊才问道:“到底怎么了?”。...

    陈氏垂着脸哭了许久,谢渊就抱着她也没动她。

    等她哭声渐歇的时候,谢渊才问道:“到底怎么了?”

    陈氏声音带着哭腔将之前她去碧荷苑后的事情说了一遍,这才抬头:“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我只是想要安稳,我只是不想再像以前那样。”

    “我害怕每天睁眼就要计较怎么才能活下去,我害怕每次她出去回来之后都是一身的伤痕,我想要帮她的,我也想要护着她,我不想只是抱着她哭。”

    “可是我害怕…”

    陈氏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落,看着自己的手。

    “我拿不住刀,我见不了血,我就连想要划破脸省了麻烦都不敢。”

    “我知道我没用……”

    “我知道的…”

    陈氏用手遮住眼睛,垂着头边哭边说,言语里全是满满的厌弃。

    她知道她自己没用,知道她不配当母亲,她不该逼着苏阮,更知道她为什么不想入二房,可是她怕,她怕她没了娘家,没了苏宣民,就连曾经拼了命也要护着她的女儿也没了。

    谢渊抱着陈氏哭得发抖的身子,眼底神色复杂。

    谢老夫人曾经问过他,他为什么会喜欢一个软弱到让人理解不了的女人,可是唯有谢渊知道,他曾经亲眼看到苏阮一身是伤昏着被他抬回去之后,陈氏拿着剪子想要划破自己的脸。

    当时的她边哭边抖,害怕的手里几乎拿不稳剪子。

    她怕疼,怕丑,怕脸上狰狞。

    最后那一下就朝着自己胸前扎去,要不是他去的及时,陈氏早就没命了。

    谢渊承认,陈氏的脸让他惊艳,她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女人,可是她当时哭着跟他说她害怕疼,然后拿着刀刺的胸前鲜血直流的模样,才是真正让他动了心。

    或许她真的懦弱,可是她未必不好。

    谢渊抱着陈氏低声道:“阮阮还是怪你?”

    陈氏哭的力竭:“她没怪我。”

    可是……

    她也不再爱她。

    就像是两条线越走越远,她依旧护着她,念着她,却不再与她亲近,更不肯叫她。

    谢渊眉峰紧拧,听着陈氏的哭声想要安慰,只是还没等开口就见陈氏突然抓着胸口倒了下去,若非他反应快,陈氏便直接砸在了旁边的楠木矮桌上。

    “嘉娘!”

    谢渊急喊出声。

    陈氏却是脸色煞白,紧闭着眼瘫软在他怀里。

    谢渊脸色大变,连忙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快步走到床前放下后急声道:“来人,快来人……请大夫!!”

    ……

    苏阮跪在灵前低声诵经的时候,采芑突然闯了进来,她回头时采芑便急声道:“小姐,不好了,夫人那边出事了。”

    苏阮神情一怔,下一瞬猛的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奴婢也不知道,只是方才去外院取东西的时候,听着说谷风院那边突然请了大夫,好像是夫人晕倒了,侯爷又急又怒,小姐……”

    采芑嘴里一句“小姐你要不要过去看看”还没说出来,苏阮就已经扔掉了手里的东西,转身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陈氏身体一向都好,她虽然看着娇弱,可是却鲜少生病。

    是被她气得吗?

    苏阮心中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快步朝着谷风院那边走去,等到了近前时,远远就看到院子里站了好些个丫环。

    她走到门前后,那些丫环都是诧异的看着身着素服的苏阮,连忙朝着她行礼。

    “六小姐。”

    她们都知道老夫人收了苏阮当干孙女的事情,也知道老夫人让她入了谢家成了六小姐,叫她之时倒是没什么犹豫。

    其中一个丫环说道:“六小姐可是来看夫人的?奴婢替你去通传……”

    “不用了。”

    苏阮见着那丫环准备入内,却是突然开口唤住了她。

    那丫环满脸诧异的看着苏阮,而苏阮则是紧抿着唇看了眼房内,想起白日里陈氏与她哭泣的模样,突然转身就走。

    谢渊出来时,就看到苏阮想要离开,顿时沉着脸厉喝出声:“站住!”

    苏阮脚下一顿,转头看见是他,低唤了声:“侯爷。”

    “你不看看你娘?”

    “她有侯爷……”

    “她是你娘!”

    谢渊沉着眼看着苏阮:“无论她再不好,再做了什么,她都是你娘!”

    苏阮对着谢渊眼底的阴沉,沉默了片刻后,才抬脚朝着房里走了进去。

    屋中烧着碳盆,熏的里面暖意融融,碳盆上放着药罐子,刚一入内便能闻到一股泛着苦意的药味。

    里头来的大夫还是上次替苏阮看伤的那一个,他站在桌边收拾着东西,听到脚步声只以为是谢渊进来了,直接说道。

    “谢侯爷,夫人先前伤了心脉,受不得刺激,我上次替她诊脉的时候便已经与您说过,要让她心平气和切莫大喜大怒,她这伤本就还没好透,若是……”

    陈大夫话还没说完,一抬头却见到不是谢渊,神情有些惊愕。

    苏阮却是脸色难看:“受伤,受什么伤?”

    陈大夫看向苏阮身后的谢渊。

    谢渊对着他说道:“你先出去吧。”

    陈大夫是见过苏阮的,感觉着这父女两有些不对劲,而且床上还躺着那位新夫人,他连忙应了一声,将旁边的药箱收拾好后,就直接退了出去。

    等他走后,苏阮才看向谢渊问道:“我娘怎么了,她怎么会受伤,大夫说她伤了心脉是什么意思?”

    谢渊抬头看着她:“早在荆南的时候,她就受了伤,就在我找到你们那一天。”

    “怎么会……”

    苏阮怔怔的看着谢渊。

    谢渊声音冷淡:

    “当时我救回你们母女的时候,你被打的浑身是伤,回去后便昏昏沉沉的睡了好几日。”

    “你娘见到你为了护着她险些杀了人,就想要毁了她自己的脸,可是她怕疼,也怕丑,最后就拿剪子捅进了胸口。”

    苏阮神情呆滞,扭头看着床上昏睡着的陈氏。

    她知道陈氏是怕疼的,很怕很怕。

    苏宣民还在的时候,她被针扎了喊疼,磕着了叫痛,后来她们没了庇护,她摔倒哭,难过哭,被人为难了哭,烧火做饭被烫着了也会哭。

    她每次都掉眼泪,抱着她哭得一塌糊涂。

    这样的陈氏,她怎么敢朝着自己捅刀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