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31章 怨怪

    苏阮望着桌上的冬瓜糖呆住。沈棠溪给她这个干什么?“他说什么了?”苏阮问着。采芑摇了摇头:“表少爷什么都没说,就而已让婢子将这个交到小姐,接着就走了。”苏阮闻言更为纳闷儿。她伸出手捏了捏冬瓜糖,上面裹着的糖浆落在指尖,有些细微刺手。苏阮忆起沈棠溪和沈棠溪给她这个干什么?。...

    苏阮看着桌上的冬瓜糖愣住。

    沈棠溪给她这个干什么?

    “他说什么了?”苏阮问道。

    采芑摇摇头:“表少爷什么都没说,就只是让奴婢将这个交给小姐,然后就走了。”

    苏阮闻言更加纳闷。

    她伸手捏了捏冬瓜糖,上面裹着的糖浆落在指尖,有些轻微扎手。

    苏阮想起沈棠溪和谢青珩三人的关系好像挺好,又是亲近的表兄妹,难不成他是想拿这冬瓜糖贿赂她,让她下次别对谢青珩骂的太狠?亦或是干脆拿糖收买她?

    苏阮被自己的想法逗笑,扭头见澄儿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些糖块,说道:“想吃?”

    澄儿连忙摇头:“不想!”

    然后咽了咽口水。

    苏阮眼睛微弯:“想吃就拿去吧。”

    “小姐不吃吗?”

    “我不喜欢冬瓜。”

    “为什么?”

    苏阮挑挑眉:“大概,因为笨吧。”

    澄儿茫然,冬瓜还有笨的?

    苏阮见着澄儿傻乎乎的样子,轻笑了声,扭头对着旁边的采芑说道:“把这里收一收,我佛经快抄完了,你去取个盆过来,好将佛经烧给我爹。”

    采芑连忙点点头,碰了澄儿一下,澄儿这才上前收拾起桌上的冬瓜糖来,只是满脑子都还在想着冬瓜为什么会笨?

    ……

    苏阮在房中守孝,刚开始时谢青珩几人都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可是后来接连两天,她都一直留在碧荷苑里,既不外出,也没再像以前张扬。

    碧荷苑大门紧闭,除了谢老夫人外,就连谢渊也进不去半步。

    谢青珩听着府里人带来的消息,也不知道想了什么,就加紧去寻替苏宣民制作牌位的材料。

    寻常牌位都是用松木或是栗木,可是之前谢老夫人亲自开口,要让谢青阳寻灵木替苏宣民重造牌位。

    谢青珩不想在这件事情上面落了口舌,被苏阮抓着不放,所以去了好几家做丧葬品的铺子之后,最后才寻到了一截做佛像的上好檀木,让人做好了牌位之后,便将其用黑布裹着带回了府里。

    去到碧荷苑时,门前却没人守着,谢青珩有些奇怪的入内后四下看了一眼,却没见到苏阮的那两个丫环。

    他皱了皱眉,在院中站了片刻后就想着先行离开,可是刚转身,就听到房中传来低声哭泣的声音。

    “阮阮,你当真就不肯原谅娘吗?”

    那声音如水,明明在哭,却细细的像是没有半点脾气。

    谢青珩一下就听出来,那是陈氏的声音。

    他神情顿了顿,不欲偷听,可是苏阮的声音却又跟着传来。

    不似那天嘲讽他时的似笑非笑,更不是当初在外院时的悲戚,她声音冷冷淡淡的,哪怕没有瞧见她的神情,可谢青珩却依旧能听得出来,她说话时脸上定然是没有笑容的。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怪你,又何来的原谅?”

    苏阮有些平静的过分。

    陈氏却是红着眼:“你就是在怪我,怪我嫁给谢渊,怪我瞒着你。”

    她微抬着头时,泪水顺着脸上滚落。

    “要不是这样,你为什么要答应老夫人的话,跟别人说你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陈氏泪眼汪汪的看着苏阮。

    “阮阮,我知道你怪我,可是我只是想要安定的生活,我只是不想再颠沛流离,不想要过朝不保夕,每天醒来面对的都是那些恶心目光,面对的都是那些不断追杀的日子。”

    “在荆南时,我处处拖累你。”

    “我知道我没用,我没本事护着你,我不想要你为了保护我变得戾气横生,我更不想让你为了护着我,有朝一日手染鲜血…”

    “我什么都不会,我只有这张脸,我只能用自己去找一个能够庇护你的人。”

    陈氏说话时声音哽咽,带着泣声。

    “你相信我,在荆南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谢渊,那天他救了我们之后,我只以为他是寻常富贵公子,他跟了我们两个月,我只以为他足以护得住我们。”

    “来到京城之后,我才知道他的身份,知道他是宣平侯,可是当时他直接便入宫求了旨,宫中赐婚,由不得我拒绝……”

    苏阮看着陈氏,听着她嘴里的话。

    一句不怪就在嘴边,可是她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她不喜欢陈氏的软弱,不喜欢她只会流泪,更不喜欢她上一世因为隐瞒之后一味的讨好和放纵。

    陈氏自幼便在闺中被陈家娇养下来,后来嫁给苏宣民后,也是被他捧在心上舍不得她吃半点苦。

    她过的一直都是富贵安稳的生活,哪怕为人妻为人母,她也没学会要怎么照顾自己,更何况是在失去庇护之后照顾年幼的女儿?

    荆南那一年,她拼尽全力的保护陈氏,而陈氏只会抱着她哭。

    入了宣平侯府,谢老夫人让她不入二房,陈氏不知道反抗,不知道辩驳,不知道质问不甘,却还是只会对着她哭。

    大概就是那天之后她就明白。

    陈氏只是菟丝花,她只能倚着人而活。

    苏阮身上穿着素服,显得脸色越加的白净,她看着陈氏许久,才开口说道:

    “我知道你无法拒绝,也知道你嫁给谢渊是为了什么,你想要安宁,不想要我那么辛苦,更怕爹爹死后惹来的灾祸会让我们母女丧命,这些我都知道。”

    她声音顿了顿,才又继续:

    “你虽然是爹爹的妻子,可朝廷并无明令夫死不可再嫁,爹爹走后你也没有为他守寡的义务。”

    “撇开谢渊和爹爹之间的恩怨不说,他的确是个良人,能够护得住你将来,你选择他无可厚非。”

    “那你为什么不叫我娘?”

    陈氏看着苏阮:“从我入了宣平侯府那一日起,你便再没叫过我,如今更是答应了老夫人对外说你我不是亲母女,阮阮,你不要娘了吗?”

    苏阮愣了下,看着陈氏脸上的不安,却失了安抚她的能力,她只是垂着眼说道:“爹还有几日孝期,你刚大婚,过来不吉利,回去吧,好好照顾谢家人。”

    陈氏脸色瞬间惨白,看着苏阮扭过头去不再说话,她紧紧捂着嘴哭出声来,片刻就起身朝着门外疾步走了出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