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30章 匪气

    沈棠溪被谢老夫人的话说的有些怔怔。望着谢老夫人时,见她惯来笑容满满的眼里盛满了他看不懂的晦暗。沈棠溪都忍问了句:“老夫人苦吗?”谢老夫人咬了口荷花糕,那饴糖在嘴里化开,满嘴香香甜甜。“我苦什么?”她微弯睁,白胖的脸上带着笑,像是上次那伤感是看着谢老夫人时,见她惯来笑容满满的眼里盛满了他看不懂的晦暗。。...

    沈棠溪被谢老夫人的话说的有些出神。

    看着谢老夫人时,见她惯来笑容满满的眼里盛满了他看不懂的晦暗。

    沈棠溪忍不住问了句:“老夫人苦吗?”

    谢老夫人咬了口荷花糕,那饴糖在嘴里化开,满嘴香甜。

    “我苦什么?”

    她微弯着眼,白胖的脸上带着笑,像是刚才那失落是人眼花一样:“我儿子是宣平侯,我如今是一品诰命,府里头子孙昌盛,儿子媳妇儿孝顺,我有什么好苦的。”

    “我就是与你打个比方。”

    “阮阮那孩子吃了太多苦,所以才磨出了一身尖锐来,其实她心肠很软的。”

    沈棠溪扬扬眉,想起谢青阳至今下不了床的模样,有些不置可否。

    谢老夫人见状哼了声:“怎么,觉得我偏心眼?那我问你,要是有人砸了你沈家先辈的牌位,扰了他们的安宁,你会如何?”

    沈棠溪怔了下。

    如何?

    怕不是直接打死那人吧…

    沈棠溪见谢老夫人盯着他不转眼的模样,像是等着他的答案,不由苦笑了声告饶道:“老夫人,我这也没说她什么,您这般护着她来找我的麻烦,也忒不讲理了。”

    谢老夫人横了他一眼:“你嘴上没说,心里头想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个个心里想着什么玩意儿,我今儿个可跟你说了,苏阮如今是我孙女儿,那她就是谢家小姐,算你半个表妹。”

    “我不管珩儿他们三怎么说,但是你给我收敛着点,不许帮着珩儿他们欺负苏阮,否则我饶不了你!”

    沈棠溪连忙道:“您这儿都护成这样了,我哪儿敢得罪她?你老放心吧,您都说她是我表妹了,我可没有欺负自家人的习惯。”

    谢老夫人闻言这才罢休。

    沈棠溪坐了一会儿,陪着谢老夫人说了会儿话后就起身告辞离开。

    等他走了之后,谢老夫人就垮了脸。

    “一个个不省心的。”

    她嘴里嘀咕了一声,从榻上站了起来,走到一旁的梳妆台边,从一侧的柜子顶上摸索摸索找出不大的长形盒子来。

    那盒子只有尺寸大小,放在柜子上表面却是没有半点灰,打开来后,就见着里面躺着支木头簪子,那簪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颜色十分陈旧,上面雕出来的桃花也都已经有些磨平了棱角。

    谢老夫人安静看了一会儿,这才抱着手里的油纸包,有些恶狠狠的啃了一口里头的芙蓉酥。

    “死老头子,让你不听我话,让你非要去蹦跶,死了吧,还留下一堆烂摊子。”

    “当初还嫌弃老娘是土匪窝里出来的,说我行事太要强,可我告诉你,要不是老娘镇着,你这宣平侯府早叫人端了。”

    “我可跟你说,你早早滚去下面了也就算了,银子得给我攒着,不准乱花,如今我有吃有喝享福着呢,还认了个乖孙女,等以后我腻歪了就下去找你,你的银子全都得交给我,我儿子孙女给我烧的银子,一分都不给你用。”

    “羡慕死你!”

    芙蓉酥入口即化,谢老夫人竖着眉毛嘴里说着浑话。

    身上带着一股子匪气。

    “我跟你说,你那混账儿子跟你简直一个样儿,平日里精明着,可一见了美人就走不动道,你说你当年娶我入门的时候,差点被你爹打断了腿,要是你这会儿还在,指不准跟你儿子还能成个知己。”

    谢老夫人想起陈氏的模样,哼了哼:

    “不过那儿媳妇儿倒真是好看,跟我年轻的时候就差一点儿,迷晕了你儿子倒也情有可原。”

    她摸了摸不甚光滑的皮肤,朝着旁边的铜镜瞅了一眼,笑眯眯的说了声“真好看”。

    外间突然有脚步声靠近,谢老夫人连忙闭了嘴,她一把将那盒子盖上,塞回了柜子上面的角落里,然后眼里的凶色瞬间散去,又恢复了之前白胖慈祥的样子。

    “老夫人,您刚才说的那些东西已经打点好了,等着小小姐出了孝期,奴婢就让人给她送过去,只是那八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不知道打哪学的浑话,奴婢想着要不要训训再送……”

    柳妈妈进来一边撩着暖帘一边说道,可谁知道一抬头就瞧见谢老夫人手里抱着的油纸包。

    她顿时睁大了眼:“老夫人,您怎么又偷吃!是不是表少爷又偷偷给您送东西了!”

    谢老夫人连忙抱着油纸包,三两下合了起来朝着身后一藏。

    “你眼花了,哪来的什么东西?”

    柳妈妈一脸震惊,您老人家撒谎的时候能不能先擦擦您的嘴,那糕点屑还挂着呢!

    谢老夫人无视了柳妈妈,手脚利落的将油纸包朝着褂子里一藏,然后拍了拍因为宽大半点瞧不出来的褂子,理所当然的瞪了她一眼:

    “你可不许胡说,大夫说了不准吃糖,我已经很守着规矩了,你再这么冤枉我,我可真去吃了。”

    柳妈妈:“……”

    我信了你的邪!

    ……

    沈棠溪从谢老夫人那儿出去之后,原是准备出府的,可是听着谢老夫人说了一通苏阮的好,到底没忍住好奇,朝着碧荷苑那边走了过去。

    原是想要借口恭喜之事,瞧瞧那个能哄了谢老夫人的女孩儿,谁知去时却是吃了闭门羹。

    知道苏阮在替苏宣民守孝,沈棠溪愣了下,倒没多说什么,只是拿出一个不大的荷包来递给了采芑,让她转交给苏阮,然后就告辞离开。

    采芑颠了颠那荷包,觉得里头有些重量,却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想了想就直接给苏阮送了进去。

    苏阮正穿着孝服,跪坐在矮桌旁抄着佛经,听到有人送东西来不由诧异:“你说是谁送来的?”

    “是沈家表少爷。”

    “沈棠溪?”

    苏阮对这个名字已经有些模糊,记忆里只隐约记得那沈家表少爷小时候烧伤了脸,后来脸上就一直带着面具,与谢青珩三人关系也极好,只是后来好像出了意外。

    她不由好奇,沈棠溪怎么会给她送东西过来。

    打开荷包,苏阮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等着看清楚那落在桌上的东西后,她不由微睁大了眼。

    冬瓜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