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28章 委屈

    谢青珩离开了碧荷苑后,就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刚到门前,就听见里面谢青阳在与什么人说话的,他眉心微皱,撩开暖帘进来后,就看见沈棠溪坐在床前的矮凳上,谢青阳正半趴在床沿上,而谢嬛则是站在旁边。“大哥。”看见谢青珩时,谢青阳和谢嬛急忙叫了声。沈棠溪也刚到门前,就听到里面谢青阳在与什么人说话,他眉心微皱,掀开暖帘进去后,就见到沈棠溪坐在床前的矮凳上,谢青阳正半趴在床沿上,而谢嬛则是站在旁边。。...

    谢青珩离开碧荷苑后,就直接回了自己的院子。

    刚到门前,就听到里面谢青阳在与什么人说话,他眉心微皱,掀开暖帘进去后,就见到沈棠溪坐在床前的矮凳上,谢青阳正半趴在床沿上,而谢嬛则是站在旁边。

    “大哥。”

    见到谢青珩时,谢青阳和谢嬛连忙叫了声。

    沈棠溪也是回头,就瞧见谢青珩眉宇间掩不住的烦躁之意,诧异道:“这是怎么了,谁惹得你不高兴了?”

    谢青珩没有背后说人不是的习惯,哪怕他心中觉得苏阮实在可恶,可让他去指责一个女孩儿家,如今还算得上是他妹妹的人,他终究没有那脸。

    谢青珩抿了抿唇说道:“没事。”转而又问道:“你怎么来了?”

    沈棠溪开口:“我听说小六挨了罚,所以过来瞧瞧,父亲让我替小六带了些伤药过来。”

    谢青珩看了谢青阳一眼,莫名就想起刚才苏阮说的那些话,眼底带着几丝迁怒之意。

    谢青阳头皮一麻。

    大哥的目光怎么有些阴森森的?

    谢青珩冷眼了一会儿,才移开目光对着沈棠溪说道:“你去见过祖母了吗?”

    沈棠溪摇摇头:“还没有,本想着先去拜见老夫人,只是来时听管家说老夫人留了你们说话,我不好过去打搅,所以就干脆先来看看小六,想着等一会儿再去锦堂院拜见。”

    他顿了顿说道:“小六的伤势看着不轻,老夫人这次是动了真火了?”

    “谁叫他自己闯祸。”

    谢青珩冷声道:“他耳根子软,被人蛊惑让人砸了苏阮父亲的牌位,还差点被人利用生出大事来,如今只是受罚躺上几天而已,没被打断了腿已经算是轻的了。”

    “大哥!”谢青阳不满。

    谢青珩说道:“我说错了?你自己闯了祸,活该受罚。”

    “什么叫我活该,还不都是因为苏阮!”

    谢青阳听着自家大哥怪罪,终是忍不住大声道:

    “要不是她之前摆着一副跟谢家不共戴天的样子,要不是她处处跟我们谢家人为难,我怎么会让人去砸了她爹的牌位?”

    “再说祖母都说了罚二十鞭子,偏就她心狠,非得要求再加了十鞭子,我看她就是想打死我……”

    “你给闭嘴!”

    谢青珩眼中染上怒色:

    “我昨天与你说的话你是半句都没记住?”

    “你自己惹祸在先,凭什么怨人家心狠,要不是你做错了事情,被人抓住了把柄,你一鞭子都不用受。”

    他看着谢青阳:“谢青阳,你今年已经十三岁,不是三岁!没有谁生来就该让着你!”

    更何况是苏阮那种性子!

    谢青阳被训的脸色青白交加,气冲冲的闷头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谢嬛脸色微白,咬着嘴唇没说话。

    沈棠溪瞧见谢青珩骂完之后,转身离开的样子有些诧异,谢青珩往日不是这般急怒的脾气,今儿个怎么这么大的火气,他扭头看着谢嬛道:“出什么事了?”

    谢嬛眼圈微红:“刚才在锦堂院的时候,苏阮拒绝了入谢家族谱的事情,她也不愿意认父亲,祖母就做主收了苏阮当干孙女,让她不记在任何人名下,对外只说苏阮不是陈氏的亲女。”

    这次沈棠溪是真惊讶了。

    谢老夫人居然收了苏阮当干孙女?

    沈棠溪说道:“族谱的事情是谁提的?”

    谢嬛回道:“苏阮自己。”

    谢青阳掀开被子瓮声瓮气的说道:“我看她就是装模作样,她要真不想当谢家人,那为什么不回她的荆南去,干嘛还要同意祖母的话当什么干孙女,为了留下来连亲娘都不要了……”

    “小六!”

    沈棠溪低喝了一声,皱眉道:

    “这种话以后别说了,否则就算是老夫人不教训你,你父亲也不会饶了你。”

    “苏阮的母亲既然嫁入了宣平侯府,那就是你们父亲的妻子,你哪怕再不喜欢苏阮,她也是你的姐姐,陈氏更是你的长辈,你这般说话,不仅伤的是苏阮和陈氏的名誉,更是宣平侯府的。”

    “别叫人觉得你没教养!”

    “表哥,怎么连你也帮她!”谢青阳气。

    沈棠溪沉声道:“我没帮她,我只是告诉你道理。”

    “什么道理不道理的,我就知道我讨厌她!”

    “打从她来了以后,所有人都帮她,父亲向着她,祖母向着她,如今连大哥和你都帮她,我才不要听你们的!”

    谢青阳对着那些话却是半句都听不进去,他只觉得苏阮就是来克他的,自从她来了之后,那些曾经什么都向着他的人如今都处处指责他。

    之前在碧荷苑里,她那句轻飘飘的“三十鞭子打不死他”,让谢青阳记进了心坎里。

    他就是讨厌苏阮!

    就是讨厌她!

    沈棠溪看着谢青阳完全不讲道理的样子,眼中染上了些不愉。

    他下颚微绷紧,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你好生养伤吧,表妹,我先走了。”

    谢嬛连忙道:“表哥,你不多待一会儿?”

    “不了,我去见过老夫人后,还有事要回去。”

    沈棠溪起身将送来的伤药放在床头后,就直接转身离开。

    谢嬛瞧着他离开的背影忍不住跺跺脚,朝着谢青阳说道:“小六,你干嘛跟表哥那么说话!”

    谢青阳抬头时眼睛红红的,大声道:“我就这么说话怎么了,谁让他们都帮着苏阮,我知道我做错了,可我就是不喜欢她,是不是连你也要帮着她来指责我?!”

    “小六…”

    “你出去,我讨厌你!”

    谢青阳一把扯过被子,将自己埋在里面。

    谢嬛上前扯了两下没扯动,还险些因为力气太大摔倒,见谢青阳不理她,谢嬛也是委屈的红了眼,气急了说了句“随便你”,然后跺跺脚便转身走了。

    等着屋里的人都走完了之后,那团死死埋着的被子半晌没有动静,许久后才掀开了一点。

    谢青阳瞧着空荡荡的屋里,还有摆在床头的瓷瓶,气得抓起来就想朝着地上扔去。

    可是手里高高扬起半晌,却又将瓷瓶“砰”的一声放回了床头,然后红着眼圈扯过被子蒙住脑袋,片刻后就听见下面传来几声低低的啜泣声。

    他就是讨厌苏阮!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