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27章 真坏

    谢青珩的模样是很好看的,年过十八,却了将及谢渊高了。相对于谢渊的青壮来,他还得偏瘦些,却也也不是书生的文弱,穿着一身青色锦袍,罩着披风站在那里时,印衬着身后的皑皑白雪,貌似有几分宣平侯晋王的风范。苏阮脚下没停,径自朝前走去。而谢青珩也的在上下打量比起谢渊的精壮来,他还要偏瘦些,却也不是书生的文弱,穿着一身青色锦袍,罩着披风站在那里时,映衬着身后的皑皑白雪,倒是有几分宣平侯世子的风范。。...

    谢青珩的模样是好看的,年过十八,却已经将及谢渊高了。

    比起谢渊的精壮来,他还要偏瘦些,却也不是书生的文弱,穿着一身青色锦袍,罩着披风站在那里时,映衬着身后的皑皑白雪,倒是有几分宣平侯世子的风范。

    苏阮脚下没停,径直朝前走去。

    而谢青珩也同样在打量苏阮。

    微圆的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长长的眼睫下一双眼睛格外好看,她微泛着苍白的嘴唇轻抿着,让人仿佛看出了她性子里的倔强来。

    和陈氏动静皆带媚色不同,苏阮这张脸美的更加干净。

    哪怕谢青珩对苏阮存着疑心和忌惮,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张脸比府中所有妹妹都好看,甚至远超过他以前所见过的任何女子,而且对着苏阮的时候,谢青珩也突然就有那么些明白,为什么向来冷静自持的谢渊会喜欢上陈氏。

    这么一张脸,若是彻底长开之后,怕是没有几个男人能扛得住。

    谢青珩脸色冷了些,刚想开口说话,却见已到近前的苏阮直接同他错身而过,脚下没有半点停留。

    “苏阮!”

    谢青珩开口。

    苏阮其实不太想搭理谢青珩,她的确对谢家存有愧疚,可是谢家能让她有好感的人其实并不太多,而谢青珩兄妹三人都不在那行列之内。

    谢青珩是个称职的哥哥,可是他的称职对别人来说太过残忍。

    谢嬛心眼小,谢青阳骄纵。

    上一世陈氏嫁入宣平侯府之后,他们二人就仗着继子、女的身份,用着各种“玩笑”手段戏弄着陈氏,让得陈氏几乎无法在宣平侯府立足。

    谢青珩明明知晓,却从未开口阻拦过,哪怕他心中知道陈氏对他们兄妹三人从来都不是威胁,而她也想要一心对他们好,可他却依旧冷眼旁观。

    他能恭恭敬敬叫陈氏一声母亲,然后看着她在他一双弟妹的戏弄下丢尽脸面。

    苏阮脚下没停,直接朝前继续走,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谢青珩叫她的声音。

    谢青珩见状眼中微冷,直接上前几步抓着苏阮的胳膊将她拦在了原地。

    苏阮手中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便抬头看着谢青珩道:“大公子没听过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如果不是你我如今勉强算得上是兄妹,我可以大喊非礼的。”

    谢青珩手中针扎一样,陡然松开,倒退了半步之后满脸防备的看着苏阮。

    苏阮似笑非笑。

    谢青珩撞上她目光,顿时惊觉到自己反应过度反倒是心虚一样,连忙低咳了一声:“我刚才叫你你没听到?”

    “听到了。”

    谢青珩顿时一提眉:“听到了你为什么不理我?”

    苏阮伸手揉了揉方才被谢青珩抓过的地方,微微偏着头道:“我为什么要理?”

    她带着些费解,话中直白的让人难受:

    “大公子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我娘,甚至讨厌我出现在你入眼所及的地方,而我也不喜欢大公子,既然两看两相厌,又何必彼此勉强?”

    谢青珩还从未听哪个女子这般直白的说喜欢不喜欢的话,哪怕这个喜欢和那个喜欢不一样,他脸上依旧是忍不住一僵:“我没有讨厌你……”

    苏阮嘴角扬了扬,那双眼睛好像能将人看透。

    “所以呢?”

    她轻笑了声:“可是我讨厌你啊。”

    谢青珩被她的话一气,脸上险些破功。

    苏阮却好像半点都没觉得不对,继续说道:“我不喜欢你,也觉得你这样想要什么却不敢提的样子让人厌烦,我不想勉强自己与你说话,就像是你不想让我入二房一样。”

    “你想要的东西我都已经全部答应了,甚至没有让你开口。”

    “我不会和你弟妹争谢家的东西,也不会妨碍到你们往后的生活,大公子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谢青珩张了张嘴,一时间被她直白的言语堵得哑口无言。

    苏阮嘴角轻扬,就好像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不是她的一样,朝着谢青珩露出个笑容:

    “所以大公子,我能走了吗?”

    谢青珩准备了一大箩筐的话想要跟苏阮说,可是到头来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出来,就被苏阮堵得脸色泛青。

    等她施施然离开之后,谢青珩才突然回过神来。

    那臭丫头凭什么说讨厌他?!

    还有他明明是来问她,是不是她撺掇着谢老夫人将她收成干孙女,想要以退为进挑拨他们祖孙的关系,可是到头来怎么就全成了他的过错了?

    谢青珩紧抿着唇,眉峰紧拧时,少了惯有的温和。

    他大步就朝着碧荷苑追了过去,可等他走到都没追上那在他看来腿短走的慢的苏阮,反倒是撞上了紧闭的房门。

    采芑站在门前恭敬道:“大公子,小姐吩咐了,她要替苏家老爷守孝七日,这几天里不见任何人。”

    谢青珩看着紧闭的房门,脸色已经泛黑。

    “装模作样!”

    要守孝,早干什么去了?

    澄儿不高兴的皱眉想要说话,可是采芑却是拉住她,好像完全没听到谢青珩嘴里的话似的,只是说道:“小姐让奴婢转告大公子,六公子欠她的牌位早些送过来,她还要替苏家老爷祈福念经。”

    “若不然她就只能去找老夫人,毕竟她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哪里能寻到灵木制作牌位。”

    谢青珩听着采芑的话一口血攒在了喉咙口。

    之前只觉得苏阮心狠,可如今瞧着她更不要脸皮。

    刚刚才得了谢老夫人的好,转眼就拿着她来压他们。

    谢青珩只觉得对苏阮的印象更差了,偏偏他还不能将她如何。

    谢青珩满是冷色的剜了眼房门的方向,大声道:“你告诉你家小姐,让她放心,我会尽快给她送过来,耽误不了她当!孝!女!!”

    他一甩袖子转身离开,走的满腹怒气。

    房门里面刚换上了孝服,正在点着白烛的苏阮听到谢青珩怒气冲冲的声音,却是“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怎么办,看着谢青珩被她气得跳脚却又奈何不了她的样子,她怎么就这么高兴呢?

    简直太坏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