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16章 失望

    “大哥,你松绑我…”“…痛!你松绑我……”谢青阳去年十三,但是个没长开的半大小子。他身上穿着的蓝色皮袄被蹭的花里胡哨,脸上青两块紫两块的,基本上被谢青珩一路拽着胳膊拖进了碧荷苑。谢青阳扭着身子争扎的很厉害。“你松绑我,大哥,你干嘛要拉我回去,是他身上穿着的蓝色皮袄被蹭的花里胡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几乎被谢青珩一路拽着胳膊拖进了碧荷苑。。...

    “大哥,你放开我…”

    “…痛!你放开我……”

    谢青阳今年十三,还是个没长开的半大小子。

    他身上穿着的蓝色皮袄被蹭的花里胡哨,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几乎被谢青珩一路拽着胳膊拖进了碧荷苑。

    谢青阳扭着身子挣扎的厉害。

    “你放开我,大哥,你干嘛要拉我回来,是不是跟姐姐说的一样,连你也跟着父亲帮着那个寡妇……”

    谢青珩眼神一厉。

    谢青阳立刻改口:“陈氏,是陈氏!”

    见谢青珩收回目光,他才继续道:“大哥,是不是连你也帮着陈氏她们来欺负我?”

    “苏阮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她爹的牌位坏了干嘛来找我?”

    “而且我看也是她自己活该,谁叫她成天抱着个牌位到处乱晃,说不定是谁看着晦气就顺手给砸了……”

    “你给我闭嘴!”

    谢青珩满脸冷色:

    “你以为你狡辩几句就能逃得过去,要不是有了证据,祖母怎会让我去舅舅那带你回来?”

    “谢青阳,我谢家行事光明磊落,从不做龌蹉事情。”

    “你最好祈祷这件事情跟你没关系,一切都只是误会而已,否则不用别人教训你,我就打断你的腿!”

    谢青珩拉着他直接走到了柳妈妈身前,开口道:“柳妈妈,祖母呢?”

    “老夫人在里面。”

    柳妈妈看了谢青阳一眼,低声道:“大公子,老夫人很生气,您和六公子进去后留意些。”

    谢青珩感激的看了柳妈妈一眼,说了句“我知道了”后,就掀开了门前挂着的暖帘,拉着谢青阳的胳膊拽着他走了进去。

    两人进去之后,屋里炭炉中的暖意便扑面而来。

    他们都是头一次来碧荷苑,更是头一次踏入苏阮的房间。

    房中的摆设跟他们房中都有不同,甚至远不及谢嬛的房间,虽然不至于说简陋,可是青色的纱缦,青色的门帘,再加上全素的碧纱橱和屏风,竟是让人觉得不像是女儿家的闺房。

    谢青珩见到坐在床前的谢老夫人时,这才松开了谢青阳的胳膊,朝着谢老夫人行礼:“祖母。”

    “回来了。”

    “恩,刚才在舅舅府中耽误了些时候,让祖母久等了。”

    谢青珩解释了一句后,就发现苏阮在看他。

    他嘴里动了动,想叫声阮阮,却觉得太过亲密,叫妹妹又好像不对,叫苏阮又太冷漠了些,所以他干脆什么都没叫,只是朝着苏阮点了点头。

    谢青阳瞧见谢老夫人身后的苏阮,却是直接瞪了她一眼,然后就扑在谢老夫人膝上撒娇。

    “祖母,您看看大哥,他刚刚居然打我…您看看我的脸,我好疼啊祖母,大哥他太过分了,您可要替我做主……”

    “跪下!”

    “祖母?”

    “我说让你跪下,听不见?”

    谢青阳对上谢老夫人泛着冷意的目光,不由打了个哆嗦,双膝一软就“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委屈道:“祖母,您怎么了,小六犯了什么错了,您这么生气?”

    “苏阮父亲的牌位,是不是你让人砸的。”谢老夫人直接问道。

    “我没……”

    谢青阳条件反射的就想要说没有,可是一抬头就撞上了谢老夫人满是厉色的目光。

    他脸色微白,强撑着道:“我没有,祖母为什么怀疑我,是不是苏阮告诉你的,她向来就看不惯我们谢家人,谁知道她是不是故意毁了她爹的牌位来嫁祸我。”

    “祖母,我才是您孙儿,您难道为了她连小六也不信了吗?”

    谢老夫人看着谢青阳的样子,哪还有不明白的。

    谢青阳是府中最小的孩子,打小就生的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更是从来就受不得半点委屈。

    他要是真的没没做过,此时被人冤枉,怕是早就已经梗着脖子大吼大叫了,哪会儿像现在这样跟她卖着可怜装委屈?

    谢老夫人抬手就一巴掌甩在谢青阳脸上。

    “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

    谢青阳捂着脸,低喊出声:“我说了我没做,祖母你为什么不信我……”

    “吴二家的已经招了,他说你拿了二十两银子给他,让他趁乱砸了苏阮父亲的牌位!”

    谢青阳脸色血色尽消。

    谢老夫人看着他:“你说我不信你,你让我怎么信你?!”

    她眼中满满都是失望之色。

    “你这般胡来,我还能当你是一时想错,怨恨你父亲娶妻才会做了错事,可是你明明做了,却连半点担当都没有。敢做不敢认,你身上哪有半点我谢家男儿该有的样子!”

    谢青阳紧紧咬着嘴唇,听着谢老夫人口中的训斥,抬头时眼睛发红:

    “我没有谢家人的样子,那父亲娶一个寡妇过门,带着个比我还大的女儿就是谢家人该有的样子了吗?”

    “不过是娶个继妻,他八抬大轿,敲锣打鼓,恨不得闹得满京城都知晓,他把我娘放在哪里,又把我们放在哪里?!”

    谢青阳站了起来,看着苏阮的时候再不掩饰心中怨愤:

    “自从她们母女来了府上之后,我们二房哪有一日安宁,她娘就是个寡妇,凭什么来当宣平侯夫人?”

    “大哥马上就要入仕,姐姐也到了嫁人的年纪,父亲把她们接回来的时候想没想过我们,让一个寡妇来当宣平侯府的主母,他让我们以后怎么见人?”

    谢老夫人脸色变化:“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

    谢青阳梗着脖子:

    “没谁告诉我,难道我说错了吗?”

    “父亲就是被那个寡妇迷昏了头,连带着这个寡妇的女儿也宠上了天,她闹出再大的乱子,父亲都可以视而不见。”

    “那牌位是我让人砸的又怎么样,反正苏阮她爹都已经死了,她娘也改了嫁,她还假惺惺的抱着她爹的牌位干什么?”

    “谢青阳!”

    谢青珩怒喝出声。

    谢老夫人听着谢青阳的话也是气得脸色铁青,抬手就想朝着谢青阳打去,临到一半却被人突然抱住了胳膊。

    苏阮坐在床上,脸色平静的看着谢青阳:“六公子,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在婚宴上捣乱,还吩咐人趁乱砸了我爹的牌位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