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15章 交代

    柳妈妈一脸怕的离开了后,谢老夫人才关上门了房门。走进来时,就看见坐在床上微侧着头望着她的苏阮。苏阮的长相毫无疑问是真的很占贵的。轻轻有些圆润饱满的脸,黑葡萄似的眼睛,有些发白的小嘴带着天然的弧度。就算她这时有些狼狈不堪,手上裹成了粽子,头发也有些零乱,走进去时,就看到坐在床上微侧着头看着她的苏阮。。...

    柳妈妈满脸担心的离开后,谢老夫人才关上了房门。

    走进去时,就看到坐在床上微侧着头看着她的苏阮。

    苏阮的长相无疑是真的很占便宜的。

    微微有些圆润的脸,黑葡萄似的眼睛,有些泛白的小嘴带着天然的弧度。

    哪怕她此时有些狼狈,手上裹成了粽子,头发也有些凌乱,可是她这模样却不会让人生厌,反而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怜惜。

    谢老夫人扫了眼床前,见原本该摆在床头的那些物件全数没了踪影,整个床边显的空荡荡的。

    她眼底划过抹诧异,开口道:“身上的伤势还要紧吗?”

    谢老夫人已经做好了准备得不到回应,反正她也只是想要找个恰当的开场白而已。

    谁知道床上的苏阮却是“恩”了声,然后道:“有点儿疼。”

    谢老夫人愣了愣,看她。

    苏阮微垂着眼睫。

    “以前我不小心跌倒之后,疼的大哭,爹爹就给我糖吃,他总是哄着我说,嘴里甜蜜蜜,痛痛就飞走了……”

    她声音低了几分,带着几丝鼻音:

    “爹爹走了以后,就再也没有人哄过我了。”

    那你娘呢?

    谢老夫人抿抿嘴,下意识的想要问上一句,可是到了嘴边的话却又咽了回去。

    她之前曾经听谢渊说起过陈氏和苏阮的事情,哪怕那时候他隐瞒了大半,可是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这母女两在荆南过的并不好。

    可是这母女两刚来府上的时候,陈氏虽然有些瘦弱,可性子却依旧软绵,她像是一直娇养在府中的菟丝花,怎么可能在苏宣民死后,护得住同样貌美的女儿?

    反倒是苏阮,刚来府上的时候看上去瘦瘦小小的,看着人时却带着一股子狠劲,那模样像是只刺猬,站在她娘身前防备着周遭所有的人。

    谢老夫人心头的怒气陡然便散了开来,从荷包里取了些糖块出来递给苏阮。

    苏阮抬眼时眼下有些泛红。

    谢老夫人心软:“吃吧,往后在侯府之中,想要多少糖都有,祖母给你。”

    苏阮眼中一酸,连忙将头垂下来,可是谢老夫人却依旧看到她掉下来的眼泪。

    她轻叹了口气,走到床边坐在苏阮身旁,伸手轻轻环着他她,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道:“哭吧,哭出来了就好。”

    苏阮顿时哭出声来。

    谢老夫人拍着她的后背,看着哭得不可自已的苏阮生,心中出几分酸涩来。

    说到底,这也不过还是个孩子。

    本是娇养的花朵,骤然失了庇护,她又怎么会不恨害她落到这般地步的人?

    谢老夫人手中轻拍着她,一边说道:“我知道你怨恨谢渊杀了你父亲,可是我相信我的儿子,若非事出有因,他断然不会枉杀无辜,更不会为了所谓的功绩,送无辜之人去死。”

    “荆南的事情我知道的不多,可是却也听说那场大旱和动乱之后死了多少人。”

    “谢渊将你们母女接回府中,既是因为他对你娘生了情,也是为了庇护你们母女。”

    谢老夫人并没有哄骗苏阮,反而是直接把谢渊对陈氏的心思说了出来。

    “我不知道荆南的事情到底有什么隐秘,也不能帮你找我儿子报仇,但是你如果不想留在侯府,我可以做主送你们回荆南。”

    “只是苏阮,你要知道,现在的世道并不太平,荆南那边更还乱着,你母亲生的太好,那般容貌若有人庇护还好,若是无人护着她,你又能守得住她多久?”

    苏阮抬头看着她不说话。

    谢老夫人从袖子里取出帕子,替她擦了擦眼泪:“你是个聪明的孩子,该知道我的意思。”

    苏阮眼睛通红,她怎么不知道陈氏的美貌会带来多少麻烦。

    她记忆里,苏宣民死后,她带着陈氏艰难过活。

    陈氏的容貌太过招眼,那些男人看着她们孤儿寡母,便毫无顾忌的垂涎陈氏美貌,甚至对她也时常露出怪异神色,她曾经无数次生出想要毁了自己和陈氏的脸的心思。

    之前在荆南那一次,要不是谢渊出现的及时,她杀死了那个人后背上命案定难逃脱,到时候陈氏孤身一人,以她那样的容貌和性子,就算能够活下来,怕是也只会沦为他人玩物。

    苏阮带着鼻音低声道:“谢渊…侯爷说,我爹是染了瘟疫,没希望可活,他为了护着荆南十数万百姓,才杀了他们的。”

    谢老夫人看着他:“那你还想杀了他吗?”

    “我不知道。”

    苏阮摇摇头:“我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他。他救了我和我娘,可是却杀了我爹,还杀了那么多镇守荆南至死不退的将士,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谢老夫人被她的诚实逗笑,看着她脸上的茫然说道:“那你不如就留在府中,亲眼看看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苏阮抬头。

    谢老夫人捏了捏她圆乎乎的脸颊:

    “他是什么样的人,只有身边的人才最清楚,他就算想要伪装,也瞒不过最亲近的人。”

    “你娘嫁入了宣平侯府,就是宣平侯夫人,而你就是我宣平侯府的女儿,你留在府里日日盯着他,他若是骗了你,总有一日会露出尾巴来。”

    “可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他对你娘的喜欢是真的,对你的爱护也是真的,有他在,便能护着你和你娘后半生无忧。”

    “我想你爹在天有灵,也不会希望看到他走之后,你们母女两过着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日子。”

    苏阮迟疑了下,既没答应,也没拒绝。

    谢老夫人也不急,直接将手中的桂花糖拿了一块塞进苏阮嘴里:“不管你怎么选择,你都可以告诉我,不过眼下有一件事情更重要。”

    “之前外院的人弄毁了你爹的牌位,我已经将所有人审过,他们说是小六做的,这件事情总要给你个交代才行。”

    苏阮嘴里全是桂花糖的味道。

    谢老夫人就坐在床边陪着她,过了许久,门外才传来柳妈妈的声音。

    “老夫人,大公子带着六公子回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