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14章 混账

    谢老夫人气的又塞了几块冰橘糖。柳妈妈在旁轻声宽慰:“您也别气了,侯爷有分寸的,他那就娶了夫人,的吧是有他的打算,至于苏小姐,侯爷上次也不是说了吗,他了给苏小姐禁了足……”“禁足?”谢老夫人剜了她几眼:“他要真不舍得禁那丫头的足,早干什么去了,柳妈妈在旁低声安慰:“您也别气了,侯爷有分寸的,他既然娶了夫人,想来是有他的打算,至于苏小姐,侯爷刚才不是说了吗,他已经给苏小姐禁了足……”。...

    谢老夫人气的又塞了几块冰橘糖。

    柳妈妈在旁低声安慰:“您也别气了,侯爷有分寸的,他既然娶了夫人,想来是有他的打算,至于苏小姐,侯爷刚才不是说了吗,他已经给苏小姐禁了足……”

    “禁足?”

    谢老夫人剜了她一眼:“他要真舍得禁那丫头的足,早干什么去了,还不是这次闹出来的乱子太大,怕我秋后算账找那丫头麻烦,他刚才那话就是说给我听的!”

    什么怕气着她。

    什么禁足思过。

    糊弄谁呢。

    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混账玩意儿!

    谢老夫人发了一通火,到底还是心疼儿子。

    她之前说把陈氏母女送出府倒是真有这个想法,只是谢渊不愿意。

    别看他刚才插科打诨,胡说八道,可他对陈氏的话至少有大半是真的。

    谢老夫人了解她这个儿子,他要不是真的喜欢,也不至于明知道陈氏母女身份还将人带回府来,而且还跑去皇上面前过了明路,替陈氏母女解决了后患。

    谢渊卡着陈氏不撒手,她也不能强逼着来。

    否则到时候人没送走,反而先伤了她和谢渊的母子情。

    “小六回来了没有?”谢老夫人问道。

    柳妈妈摇摇头:“还没,大公子已经去接了,想来要不了多久。”

    “外院的那几个人呢,审清楚了没有,那牌位是谁让人砸的?”

    “奴婢已经让人审了,那几个小的都不清楚,倒是吴二家的招了,说是收了六公子二十两银子,要他趁乱毁了苏大人的牌位,扔出府去。”

    谢老夫人脸色一沉。

    柳妈妈说道:“奴婢怕有人借了六公子的口,就让人给吴二家的上了夹棍,可是无论怎么审,他都一口咬定是六公子给了他银子,还说六公子给银子的时候还带着身边的小厮。”

    “奴婢已经让人封了吴二家的嘴,把人关进了柴房,等着老夫人处置。”

    谢老夫人闻言紧皱着眉心,半晌后才说道:“先把人关起来。”

    “那六公子……”

    “派人去催,让他立刻给我滚回来,他要是今天敢躲在沈相府里不回来,就让他永远都别回来了!”

    柳妈妈一惊,没想到谢老夫人会撂下这种狠话,刚想劝说两句,就见谢老夫人突然站起身来,她愣了下,急忙道:“老夫人,您这是去哪儿?”

    “我去碧荷苑一趟。”

    谢老夫人说完后,就转身朝外走,只是走了两步又倒了回来,在柳妈妈满脸惊愕之下,将盘子里剩下的冰橘糖抖了抖,全部倒进了身上的小荷包里。

    柳妈妈眼尖的看到那荷包深处装着的橙黄色的桂花糖,顿时张大了嘴:“老夫人,您居然偷偷藏了糖?”

    难怪昨儿个佛前摆着的那桂花糖少了几块!

    谢老夫人瞪了她一眼:“瞎胡说什么,我哪里藏了。”

    “可是那荷包…”

    柳妈妈也顾不得什么六公子了,只是气得跺脚:“侯爷说了,您一天只能吃两块糖,多了不行。”

    “他是我娘还是我是他娘?他管的着我?”

    谢老夫人没好气的横了柳妈妈一眼后,将荷包整理了一下,这才收紧了上面的细绳,将其挂在了腰间的丝绦上,用身上的藏蓝色袄褂遮了起来,这才转身朝外走。

    柳妈妈嘴角抽了抽,说的这么硬气,那您倒是别藏啊。

    ……

    碧荷苑里,苏阮自从谢渊走了之后,就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发呆。

    采芑被她赶出去后,虽然不敢进来,却一直偷偷躲在窗边,时不时的透过窗棂的缝隙朝着里头偷看一眼。

    苏阮自然察觉到了采芑的小心翼翼,却也没说什么,毕竟她也记得她刚进宣平侯府的时候可谓是前科累累。

    别的不说,她来的第五天,就趁着所有人离开的时候自己打翻了灯台,差点烧了整个碧荷苑。

    宣平侯府看着很大,可是后宅各院却离得不远,单就是碧荷苑旁边就还有好几处院子,要不是当时有人及时发现,冬日里天干物燥的真烧起来,怕是这半个侯府都没了。

    想想自己做过的事情,苏阮就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可真熊。

    她当初怎么就那么傻,一根筋的就去点了火。

    这火要是烧起来,谢渊和谢家人会不会死她不知道,可是被困在碧荷苑的自己却一定会被烧死。

    苏阮下意识的想要揉揉眉心,手中一动才想起来手上被包成了粽子,她只能将下巴靠在膝盖叹了口气,像是在发呆,可实则却是安静的等着谢老夫人过来。

    今天前院那一场闹,不仅仅是想要抓住当初砸了苏宣民牌位,利用谢青阳挑拨她和宣平侯府决裂的人,也同样是为了她之后能继续留在宣平侯府。

    陈氏嫁入宣平侯府,她的身份早晚都藏不住。

    与其等着谢家人发现之后胡乱猜测,彼此离心,倒不如趁着今天一起闹出来。

    谢渊是喜欢陈氏的,苏阮上一世就知道,他定然不会让人将她们母女赶出去,可是要将她们留在府里,谢老夫人就一定会来找她,将她心中的那些愤恨抹掉才行。

    那个看似大大咧咧,贪嘴又嘴硬的老太太,其实才是整个宣平侯府里最聪明,也是最心软的人。

    “老夫人。”

    外面传来采芑的声音。

    苏阮抿了抿嘴角,就听到谢老夫人那陌生又带着几分熟悉声音:“你怎么没在里面伺候,苏阮又为难你们了?”

    采芑连忙说道:“不是的老夫人,是奴婢粗手粗脚惹了小姐不高兴,所以才被小姐赶了出来。”

    谢老夫人闻言有些怀疑,问道:“她的伤怎么样了?侯爷来过了没有?”

    “侯爷刚才来过,又走了,小姐手上已经上了药,伤口有些深,大夫说这几日不能见水也不能活动,让奴婢每日按时替小姐换药。”

    谢老夫人点点头,直接就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柳妈妈实在是怕了苏阮那脾气,怕她发作起来伤了谢老夫人,连忙就想要跟进去,只是却被谢老夫人拦在了门口:“你在外面等着。”

    “可是老夫人……”

    柳妈妈不放心。

    谢老夫人却是说道:“没事,我有话和苏阮说。”

    “你亲自去外面守着,见着小六和珩儿回来了以后,让珩儿直接把人带到这里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