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12章 喜欢的

    宣平侯府里所有人都明白,侯爷和苏家那位小姐又起了争执。但是一如往常那苏小姐也没少闹事,更有甚者指指鼻子骂侯爷,但是也没哪一次,侯爷像是这一次这般动气。府中的下人都只我以为,谢渊是在气恼苏阮坏了他喜宴的事情,惟独谢家那几人却明白,谢渊更本就没在乎过喜宴虽然往常那苏小姐也没少闹事,甚至指着鼻子骂侯爷,可是没有哪一次,侯爷像是这一次这般动怒。。...

    宣平侯府里所有人都知道,侯爷和苏家那位小姐又起了争执。

    虽然往常那苏小姐也没少闹事,甚至指着鼻子骂侯爷,可是没有哪一次,侯爷像是这一次这般动怒。

    府中的下人都只以为,谢渊是在恼怒苏阮坏了他喜宴的事情,唯独谢家那几人却知道,谢渊根本就没在意过喜宴,否则当时在前院之时,他也不会护着陈氏母女,甚至任由苏阮伤了他。

    谢渊随便将身上的伤包扎了一下,手上缠着白布就去了锦堂院。

    谢老夫人见他来时,便皱眉道:“你的伤怎么样了?”

    “不碍事。”谢渊说了句,见谢老夫人不信,只能继续:“苏阮的力气不大,只是破了皮而已。”

    “真的?”

    “真的,她那么大的丫头,能有多大的力气,闹着玩罢了。”

    谢老夫人对于谢渊的话半个字不信。

    他身前的伤势如何她不知道,可他那只手,之前她可是亲眼看到的,苏阮咬的时候连骨头都露出来了,那鲜血淋漓的样子,可半点不像是没事。

    谢老夫人见他一心袒护苏阮,忍不住沉声道:“老二,你跟我说实话,你娶陈氏到底是为了什么?”

    谢渊笑了笑:“自然是因为喜欢。”

    “陈氏貌美,儿子这么多年就没见过比她更好看的女人,只一眼便能将人的魂儿都勾了去。儿子单了这么多年,难得动心一回,自然是舍不得将她留在外面,娶回府来日日瞧着,儿子心中欢喜。”

    “胡说八道!”

    谢老夫人瞪着他:“你当我眼瞎心盲?”

    陈氏的确貌美,那容貌就算是谢老夫人也挑不出半个字来,这京中就没见过比她更好看的,可谢渊从来就不是重美色的人。

    当年他和沈氏成亲之后,就从来没有动过纳妾的打算,二房一直都只有沈氏一个女人。

    后来沈氏病逝之后,多少人想着朝他们侯府里塞女人,打着宣平侯夫人的主意,那些女子就算比不得陈氏貌美,却也绝不算差,可是谢渊连瞧都没瞧过一眼。

    他要是真那么好美色,又怎么可能单了这么多年?

    谢老夫人绷着脸:“你别想着糊弄我!”

    “三个月前,你突然说要替陛下办差去了荆南,时隔两月就把陈氏母女带了回来。”

    “我只当沈氏走了这么多年,你觉得寂寞了,而且我谢家也不看重门楣,那陈氏性情也算温顺,我才准了你娶个寡妇过门,想着你往后不至于孤零零的,身边连个嘘寒问暖的人都没有。”

    “可是你倒好,你瞒着我多大的事情?”

    说着,谢老夫人的目光转冷,低头审视的看着儿子:“你杀了陈氏的丈夫,如今又娶她过门,还把苏宣民的女儿当亲闺女的宠,你真当我老糊涂了,会信你刚才那些说词?”

    谢老夫人不是普通民妇,早年老宣平侯死后,是她一手撑起了整个侯府。

    她怎么会被谢渊瞒过去?

    想起陈氏母女的身份,她就只觉得膈应,对着谢渊沉声道:

    “你如果只是因为愧疚,因为想要护着她们,那没必要将她们带回侯府。”

    “等这次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就寻个机会把陈氏母女送出去,找个安宁的地方好好养着她们,等到苏阮及笄之后,我会替她寻个最好的婆家。”

    “过几年等风头过了,你就和陈氏和离,我再替你寻门好亲事。”

    “我不同意。”

    “谢渊!”

    谢渊也见谢老夫人动怒,挪到她身前跪了下来,低声说道:“娘,我当真是喜欢陈氏的。”

    见谢老夫人眼色一冷,他连忙说道:

    “……娘,您听我说,我知道您在想什么,你觉得我是因为愧对苏宣民,才将她们母女带回来的,可是娘,我不是,杀了苏宣民,我有遗憾却从未后悔过,我对她们母女虽有愧疚,却不足以让我以宣平侯夫人相赠。”

    “我将她们母女带回来,的确是有护着她们母女的打算,可我也是真的喜欢陈氏的。”

    “我初到荆南时,原只是想要护着她们,替她们寻一条活路,可是两个月相处,儿子是真对她动了心的,她们母女在荆南过的艰难,更有贼人虎视眈眈,儿子不想让她们出事。”

    谢老夫人之前是不排斥陈氏的,哪怕苏阮胡闹,她也没迁怒到陈氏头上,可是此时知道她居然是苏宣民的遗孀,再看她时就只觉得哪儿哪儿都有刺。

    “你喜欢她,喜欢什么?她性子软弱,又没主见,光长着一张好看的脸有什么用?她根本就撑不起侯府主母这身份!”

    “可儿子就是喜欢了。”

    谢渊靠在她膝头,诚恳道:“儿子这辈子从未做过礼仪之外的事情,唯独陈氏这一件,是儿子先对她动了心思。”

    “她没主见没关系,儿子有就行,她柔弱敏感,性子单纯也没事,儿子不需要太复杂的人。”

    “娘,儿子只想找个知冷知热,需要时送上一杯热茶,不需要时候能安静陪着我的女人。”

    “她不需要撑起侯府主母的身份,也不需要太过刚强,这宣平侯府有儿子一人就够了。”

    谢老夫人神色动容了几分。

    谢渊继续道:“而且娘别忘了,陛下最是不喜欢权臣联姻,早些几年,陈远伯府和兵部左侍郎的联姻下场如何,娘应该还记得。陈氏身份不高,儿子娶了她或许会有人在背后嘲笑几句,可是却能安了陛下的心。”

    “可是她的身份……”

    “她的身份陛下知道。”

    谢老夫人顿时错愕:“你说什么?陛下知道?”

    谢渊点点头:“儿子入宫请旨赐婚的时候,就已经将陈氏的身份告知了陛下,陛下虽然斥责了几句,却没为难我,只是让儿子藏好了她的身份,别叫人知晓。”

    “你!”

    谢老夫人被他的先斩后奏气得脸色铁青,手上高高扬了起来。

    可瞧着谢渊半点不知错的模样,她最终还是没落下去,只是手腕一转,指着门外说道:“不孝子!你给我滚出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