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11章 真相?

    苏阮安静望着他:“因为你就杀了他们。”“是,我杀了他们。”谢渊眼中带着沉厉之色:“是我命令,杀了所有疫源,是我亲手执刀,送他们往生。”“那三日在荆南城中,我共杀了六百七十六人,五十二名百姓,六百二十三名将士,除了你父亲,荆南知州,苏宣民。“是,我杀了他们。”。...

    苏阮安静看着他:“所以你就杀了他们。”

    “是,我杀了他们。”

    谢渊眼中带着沉厉之色:“是我下令,杀了所有疫源,也是我亲自执刀,送他们往生。”

    “那一日在荆南城中,我共杀了四百七十六人,五十三名百姓,四百二十二名将士,还有你父亲,荆南知州,苏宣民。”

    “可是我爹当时已经被南魏生擒,他如果真的感染了瘟疫,留着他在南魏军中,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吗……”

    “苏阮!”

    谢渊厉声打断:“瘟疫之事,岂能儿戏?!”

    “你可知道,一旦瘟疫扩散开来,会死多少人?”

    “你可又知道,若是在荆南地界之上爆发瘟疫,将疫情传染出去,又会枉死多少百姓?”

    “我谢渊与南魏交战,可以跟他们堂堂正正在战场厮杀,可以用计围困,哪怕在战场上杀尽所有南魏人我也不会手软,可是我绝不会用这般卑劣手段,拿荆南那数万百姓玩笑。”

    “我不会这么做,你也不准动这个念头,听清楚了没有!”

    苏阮听着谢渊强硬至极的话,看着他陡然严厉起来的神情,突然就眼眶温热。

    这就是谢渊,一身傲骨,心中丘壑。

    宁肯站着去死,也绝不肯用鬼域手段与人博弈。

    可是这样的他,最后却死在了她手中。

    当初他明明有机会能够活下来,明明有机会能够护着谢家。

    可是他就是对她全无防备,信了她的服软,信了她为人利用后在府中所做的一切。

    让她生生毁了他和谢家。

    谢渊看着苏阮红了的眼睛,握着拳心喑哑道:

    “苏阮,我的确是杀了你父亲,更杀了那些本该是英雄的人,可是就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依旧会这么做。”

    “你理解也好,你不理解也罢,我只是要你知道,当时形势不容人。”

    “战火燎原,南魏虎视眈眈,荆南犹如困境之地,动辄倾覆。”

    “我带兵前往之时,南魏几乎已经抢占了大半个荆南,我要救的不仅仅是你父亲一人,更有荆南无数百姓,我不能拿那些人去冒险。”

    “我知道你或许不信,可是我告诉你,如果当时染疫的人是我自己,或是我亲人儿女,我照样不会留手。”

    人有选择,而谢渊的选择就是如此。

    或许有人说他狠毒,或许有人说他无情,可就算是再来一次,他也依旧会做同样的选择。

    苏阮紧紧咬着嘴唇,双手圈着膝盖,眼泪大滴大滴的滚落。

    谢渊见状喉间涩然。

    他想要安慰她,想要拍拍苏阮的后背,让她大哭一场,可是伸出去的手僵在空中半晌,到底是没有落下去。

    谢渊握了握手心,这才伸手替她掖了掖被角,然后将她落在脸上凌乱的长发拂在耳后。

    “别再跟你娘赌气了,也别再胡闹。”

    “你父亲牌位的事情,我会替你查清楚,如果真的是青阳让人做的,我会把他交给你,要打要罚都随你。”

    “你手上的伤口极深,要好生将养,否则将来会变得不灵便,至于上面的疤痕,可天下圣手多的是,我会替你多寻几个来,定会让你恢复如初。”

    苏阮对他的示好半点没有反应。

    谢渊手中僵了僵,低声道:“闹了一整天你也累了,你好生休息,我先走了。”

    谢渊看了眼抱着膝盖流泪的苏阮一眼,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等到了门边上,身后才突然传来苏阮有些沙哑,带着鼻音的声音。

    “那我爹和那些荆南的将士为什么会成了罪臣?”

    谢渊脚下一顿,没有回头。

    苏阮大声道:“为什么大燕风调雨顺多年,户部会没有银钱赈灾,让荆南饿死那么多人?”

    “为什么我爹死后,会有人来追杀我和我娘,为什么那些人说,我爹带走了什么东西?”

    “我爹的死真的只是因为瘟疫吗?”

    谢渊回头看着眼苏阮,神情变化不定。

    苏阮红着眼说道:“我爹原是户部郎中,被调往荆南之前,也曾在京中任职,知道太多户部的东西。”

    “荆南战乱之时,他带人死守城门,城中所有人都没事,为什么独独他被人生擒?”

    “谢侯爷,我爹真的是死于疫症吗,还是有人见不得他活?”

    “是他们不想要他活下来,不想要他多嘴,不想让他说出不该说的东西,所以才借着战乱,借着瘟疫,逼着他去死……”

    “苏阮!!”

    谢渊见着苏阮越说越深,顿时厉喝出声。

    他打断了苏阮的话后,眼底溢满了阴云。

    “苏宣民是因为疫症而死,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是我要了他们的性命,也是我没护住他们死后该有的殷荣。”

    “有些事情追根究底,只会祸延己身,不管是为了你娘,还是为了你自己,不准再追问这件事情,刚才的话更是不准跟任何人提及,你听清楚了没有?”

    谢渊身上之前那点温柔全数散尽。

    “往日你怎么胡闹,我都能由了你,可惟独这次不行。”

    “你如果继续闹下去,我便将你困在侯府之中,从此再也休想踏出去半步!”

    苏阮怔怔看着谢渊,眼睛通红,半晌后才一声不吭的将头埋在了膝盖上。

    谢渊额件青筋浮现,直接大步走了出去,挥手叫过不远处的丫环采芑。

    “好好守着小姐,按时替她换药,没有我的话,不许任何人来打搅她!”

    采芑连忙点头:“奴婢知道。”

    谢渊朝着外面走去,耳边仿佛还能听到刚才苏阮那一声声质问的声音。

    他想起那些死在他手中的荆南将士,想起那被他一箭射杀的苏宣民,还有苏阮刚才哭着大声问他,苏宣民当真是死在瘟疫中还是为人所害的样子,脸上看不到半点温色,浑身上下都溢满了戾气。

    周围的下人都是战战兢兢,看到谢渊走来时,连忙避了开来。

    而碧荷苑中,采芑端着热水入内,想要替苏阮收拾一下身上的狼狈,可才刚靠近时,就听到苏阮冷的吓人的声音。

    “出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