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10章 为什么?

    苏阮不喝水的动作没停,不是再次将杯中的水喝完。直到杯中见底,她才退了开去地说:“好。”谢渊对于她这般温驯的样子,不但也没半点完全放松,反倒心中提了出来。苏阮从到了宣平侯府后,就从来不也没这么宁静过,她总是会张牙舞爪,坚起身上所有的尖刺,满怀提防着所等到杯中见底,她才退了开来说道:“好。”。...

    苏阮喝水的动作没停,而是继续将杯中的水喝完。

    等到杯中见底,她才退了开来说道:“好。”

    谢渊对于她这般温顺的样子,不仅没有半点放松,反而心中提了起来。

    苏阮从到了宣平侯府之后,就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她总是张牙舞爪,竖起身上所有的尖刺,满心防备着所有人的靠近,以最凶狠的姿态面对所有的谢家人。

    他总觉得苏阮这样子像是在谋划什么,又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说不定下一刻就抓着刀子捅他心窝子。

    谢渊倒是不怕苏阮伤他,而是怕她伤了自己,他干脆将杯子放在桌上,又将床头的手炉和所有能伤人的东西都全部取走,想了想,干脆连挂衣服的架子也一并挪开。

    苏阮看着空荡荡的床前,见谢渊伸手去拆床帘上的挂钩,不由弯了弯眼睛:“谢侯爷,你要不要干脆将床也一起挪走?”

    谢渊脸色微僵,轻咳了一声。

    苏阮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伤我自己。”

    谢渊闻言看她,目光落在她手上。

    苏阮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低声道:“只此一次,以后不会了。”

    谢渊有些不解:“真的?”

    “真的。”

    苏阮轻仰着头,神色无比认真:

    “我以前太过执拗,总觉得只要能杀了你,弄垮了谢家,替我父亲报仇,哪怕是死我也不在乎,可是当我真的伤了自己,看着鲜血流淌的模样,我才知道我是害怕的。”

    “其实我很怕疼,怕黑,怕挨饿,怕那些欺负我和我娘的人,可是我知道,我爹不在了,没有人会像他一样来护着我们。”

    “我要是不争,不抢,不去拼命,我就活不下去,更护不住我娘。”

    她说着说着,就突然笑了笑:“其实你知道吗,之前老夫人骂我的时候,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想过要抱着我爹的牌位,去闯宫禁告御状的,只是还没来得及。”

    “你如果再留我在谢家住下去,说不定哪一日,谢家真的会被我毁了。”

    谢渊皱眉看着她,没想到她居然动过去闯宫禁的心思,沉声说道:“你就这么恨我?”

    苏阮看他:“你杀了我爹,娶了我娘,还要当我继父,你说呢?”

    谢渊脸色微僵,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从她的话里听出了些冷笑话的意思来。

    只是看着苏阮正经的模样,他只道自己是想多了。

    苏阮微侧了侧头:“其实我爹很早以前就跟我提起过你。”

    “他不喜欢朝中的那些大臣,甚至不愿多说他在京中的事情,去了荆南之后更是从不和京中联系,可惟独你,宣平侯,我爹却是不止一次提起。”

    “他说宣平侯为人正直,是朝中难得的清流,朝中武将之中派系颇多,那些人也大多都有各自的势力和想要跟随的人,可只有你,从来不掺合这些东西。”

    “我爹说你战时便是猛将,太平时就只是宣平侯。”

    “如你这般的人,应该不会为了功绩便枉杀无辜,更不会抹杀那些镇守荆南至死不退的将士所做的一切。”

    “可是为什么,你去荆南平叛的时候要杀了我爹?”

    “又为什么我爹死了之后,那些护着荆南百姓,护着大梁边防之地到后一刻的人,到头来却全数死于你手中,甚至在死后来还背负守城不利的罪名,成为大梁的罪臣?”

    苏阮没有给谢渊含糊的机会,将所有的问题一股脑的抛了出来。

    哪怕她上一世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可是这一世她却是不知道的。

    她如今只是那个恨谢渊,恨谢家,恨陈氏,恨他们恨的想要跟他们同归于尽的苏阮。

    有些事情必须要谢渊亲口说出来,她才能够和谢家“化解”仇恨。

    也只有谢渊将当日荆南的实情告诉她,她才能不“反对”陈氏嫁入宣平侯府。

    谢渊没想到苏阮会这么直接。

    之前他答应陈氏要安抚苏阮时,原本只是想要随便找个理由,可是看到苏阮这么安安静静的跟他讨论苏宣民的死因,还有那些曾经死在他手上的荆南护军。

    谢渊之前的那些心思全没了。

    他总觉苏阮这么冷静下来,远比她发疯的时候还要有杀伤力,让他根本无法拿之前那些说词来敷衍她。

    谢渊沉着眼看着苏阮:“你也说了,我是你杀父仇人,你这般恨我,我说了你会相信?”

    苏阮点点头:“你说我就信。”

    谢渊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被她这话给逗笑了。

    他嘴角扬了扬,转瞬便收敛了起来,从桌前扯出个凳子坐在苏阮床前,这才开口说道:“你父亲的死的确是我所为,那数百荆南护军,也的确是我命人葬的,只是他们入土之前,都已经毙命,是我亲手送走他们的。”

    苏阮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看着他。

    谢渊声音低沉:

    “荆南大旱之时,陛下就已经下旨命人赈灾,向来宽裕的户部却是拿不出半点银子来。”

    “后来陛下震怒,户部尚书差点被换,那些人才好不容易筹措出赈灾的钱粮,可粮食刚运往荆南,那行驶了十数年都未曾出过差错的官船却是突然沉凿于南河,船上所有的粮食全数进水,就连上面押运赈灾粮食的人也死了个干净,无一活口。”

    “南魏趁乱攻入荆南的时候,谁都知道荆南保不住,可偏偏你父亲却带着那八百人死守了七日,等我到时,荆南弹尽粮绝,连树皮都啃的干净。”

    “你父亲被人生擒,我本欲救他,可却发现荆南突生瘟疫,那些留在城中护城之人全部染疫,包括你父亲。”

    “我四处寻医,甚至传讯京中,可太医还未赶到,那些护军便已死了近半。”

    谢渊眼中满是沉霜,语气带着让人窒息的沉重。

    “尸横遍野你见过吗,那些瘦的皮包骨头的尸体慢慢腐烂,而活着的人日日遭受折磨却不得解脱。”

    “太医前往荆南,就算毫无阻拦、一路疾驰也需要五天时间,更何况当时正在乱时,就算有禁军护卫,到达荆南最少也需要六、七天。”

    “而当时的荆南城内还有十万百姓,外面南魏军队虎视眈眈,我赌不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