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9章 还好吗

    谢渊闻言紧绷着下颚。面前这个陈大夫了是京中最好是的大夫之一,医术就算跟太医院的太医相比较,也差不了多少。他这么当然的说会留疤,便定是是真的。苏阮手上这疤痕怕是留定了。陈大夫见谢渊脸色很难看,不由得有些吃惊。他上次也听见了谢渊喊这小姑娘的名字,那眼前这个陈大夫已经是京中最好的大夫之一,医术就算是跟太医院的太医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谢渊闻言紧绷着下颚。

    眼前这个陈大夫已经是京中最好的大夫之一,医术就算是跟太医院的太医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他这么肯定的说会留疤,便定然是真的。

    苏阮手上这疤痕怕是留定了。

    陈大夫见谢渊脸色难看,不由有些惊讶。

    他刚才也听到了谢渊喊这小姑娘的名字,那分明不是姓谢,可他之前又以“小女”代称,那恐怕十之八九就是那位新夫人带来的女儿。

    坊间传言,宣平侯对那位新夫人宠进了骨子里,不在意其寡妇身份将其迎为正妻,却没想到他对那位新夫人带来的继女也这般在意。

    不过是掌心里留个疤痕,居然便沉了脸。

    陈大夫心中感叹了两句,面上说道:“谢侯爷,这位小姐手上的伤口极深,不如我先替她上了药止了血,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说?”

    谢渊深吸口气,点头:“好。”

    陈大夫上前替苏阮清理伤口,等拿着药瓶靠近时,却见谢渊没有松开手的打算,反而一直掐着苏阮的手腕。

    他有些诧异的看了谢渊一眼。

    谢渊紧抿着嘴唇,沉声道:“就这么上药,我替你扶着……”

    “放开。”苏阮却是沙哑道。

    谢渊眼中浸满沉色,垂眼看着苏阮,只以为她又要像是以前那样跟他犟着来,甚至破口谩骂,不愿意他靠近。

    可谁知道苏阮却是抬头安静的看着他:

    “你力气太大了。”

    谢渊闻言连忙松手,就见到苏阮白嫩的手腕上印着一圈乌青。

    他眼中难得浮现出惊愕来。

    谢渊刚才看似气愤至极,可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用力,更不想伤了苏阮,可是…他才还未曾用力,她的手怎么就成这样了?

    苏阮稍微活动了下手腕,见到谢渊脸上藏不住的惊愕,扯了扯嘴角。

    她这幅皮囊继承了陈氏的容貌,更是生来就皮肤娇,嫩远超常人。

    明明苏宣民走后,她跟着陈氏过了一年多的苦日子,混迹市井街头,饿的脸瘦了,个子小了,最难过的时候跟个干柴棍似的,可惟独这一身皮肤却依旧雪白,稍微用力之下,就能留下青紫来。

    她还记得上一世,她就曾经用这一手坑了不少人。

    最初的时候,大概就是顶着青青紫紫的模样,让谢老夫人和谢渊以为谢嬛姐弟欺负了她,罚着他们连跪了三天祠堂,就连谢青珩也没放过。

    陈大夫手脚利落的替苏阮处理了受伤的伤口,又上了药包扎好后,这才起身说道:

    “伤口太深,短时间内这位小姐恐怕都不能用手了。”

    “侯爷须得告诉下人,每日记得按时替她换药,辛辣、味重的东西别吃,我等下写副方子留下来,若是手疼的厉害了,就照着方子熬了药让她服下,切记伤口愈合之前不能碰水。”

    谢渊在旁一一记下之后,这才道:“谢谢陈大夫。”

    陈大夫留了药方之后,谢渊便让人将他送了出去。

    等到陈大夫走后,房间里面就彻底安静了下来。

    谢渊站在床前,看着手里被包成了粽子的苏阮,目光落在她因为失血而有些泛白的脸上,嘴里原本想要说的斥责的话,到了嘴边直接变了:“手还疼吗?”

    苏阮:“疼。”

    谢渊愣了下,就听到苏阮认真说道:“很疼,伤口划得有点深,而且刚才又崩开了,那药上了麻麻的,这会儿疼的没知觉了。”

    谢渊从来没见过苏阮对他服过软,更没见过她对他喊过疼。

    他还记得他刚到荆南,见到苏阮和陈氏的时候,小小的女孩儿正抓着剪子,恶狠狠的扑在一个想占她母亲便宜的人身上。

    她脸上又红又肿,肚子上被踹的几乎直不起身来,可她却依旧稳稳拿着那剪子,只差那么一点,就刺进了那个男人的喉咙。

    后来他替苏阮看伤的时候,问她疼吗,她说不疼,只是背着陈氏,撩开裤腿的时候,拿着伤药像是跟与人搏斗的一样,一把就摁在了伤口上,疼的呲牙咧嘴,却没发出半点声音来。

    那就是苏阮留给他所有的印象。

    此时苏阮突然叫疼,让谢渊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我渴了,你能不能替我倒杯水?”苏阮看着谢渊。

    “啊……哦,好。”

    谢渊失了往日精明,闻言连忙走到一旁倒了杯白水过来,原是想要递给苏阮,可突然想起她手不能拿东西,便有些迟疑,他知道苏阮很不喜欢他,更不喜欢他靠近。

    他正想着要不要找个丫环进来伺候苏阮喝水,谁知道床上的苏阮却是突然侧了身子,然后就着他的手,低头喝起了水来。

    苏阮的头发有些乱,后背上的伤口虽然已经清理了,可当她低着头时,后颈处隐约还能见到几道伤痕。

    谢渊看着她难得安静的样子,被那鞭痕刺得眼疼。

    手中的茶杯握紧了几分,谢渊突然说道:“苏阮,我们谈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