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完本

软玉生香

作者:月下无美人 | 穿越重生

收藏

  新书《喜时归》已开……苏阮的一生过的起伏不定跌宕起伏不定。她一生听得最少的话,是蛇蝎狠毒。咒她怨她的人,能从京城排到荆南。重返青春年少,苏阮想了想。合该下黑手的人,总不能够轻饶了去?大雪纷飞,京中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宣平侯府外挂着鲜艳的红灯笼。。

软玉生香_第7章 强势

    苏阮被送回碧荷苑后,就陷入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徐氏望着苏阮手上的伤口,想替她处理方式,可见着那基本上染满了血的掌心时,脸色比苏阮还得很难看。谢渊直接将她拉了出来,见状看了眼苏阮手上的伤势后,张口道:“伤口有些深,幸好没伤到筋脉,我了让人去请了大夫,陈氏看着苏阮手上的伤口,想要替她处理,可见着那几乎染满了血的掌心时,脸色比苏阮还要难看。。...

    苏阮被送回碧荷苑后,就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

    陈氏看着苏阮手上的伤口,想要替她处理,可见着那几乎染满了血的掌心时,脸色比苏阮还要难看。

    谢渊直接将她拉了起来,上前看了眼苏阮手上的伤势后,开口道:“伤口有些深,好在没伤到筋脉,我已经让人去请了大夫,等人来了再处理,免得留疤。”

    陈氏看着弯腰察看苏阮伤势的谢渊,突然开口说道:“侯爷,这门婚事,还是算了吧……”

    “你说什么?”谢渊豁然抬头。

    “我说这门婚事算了吧。”

    陈氏对上谢渊的目光,眼神有些慌乱。

    可想起苏阮刚才的疯狂,还有那被砸烂的牌位,她紧紧掐着掌心说道:

    “我知道侯爷将我们母女带回府中,是为了护着我们,可是阮阮她根本就接受不了你。”

    “阮阮性子倔强,她一心认定侯爷是她杀父仇人,留在府中早晚会生出大乱来,侯爷的好意我心领了,等阮阮醒过来,我就带着她回荆南……”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谢渊没等她把话说完,就眼中暗沉猛的站起身来。

    陈氏吓了一跳,刚想说话,就见谢渊欺身上前,身上的气势将她笼罩,逼得陈氏下意识的后退。

    谢渊沉着眼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回荆南?你知道荆南有多少人在找你们,你又知不知道,你们母女你回了荆南要面对什么?”

    “你以为外间是天下太平,苏宣民死了之后就百事皆消?你信不信你带着苏阮踏出这宣平侯府,不出半日就会没命?!”

    “更何况我迎娶你的事情,早已经过了圣意,陛下亲自赐婚,满京城的人都知道我谢渊娶了你入府,如今你要离开,你将我谢家置于何地?”

    谢渊平时不怎么动怒,整个人看上去只是有些寡言,可当他当真发怒之时,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摄人冷意,就连侧脸的那道细小疤痕都显得让人害怕。

    陈氏本就胆小,白嫩的脸上越加苍白,眼睫颤抖之下下意识的就想躲开。

    谢渊却是步步紧逼,直将她逼进了角落里。

    “我告诉你,我今日既然娶了你,你就是我宣平侯府的夫人,这是谁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从今天起,这侯府便是你们母女的住处,除了这里,你们哪里都不准去。”

    陈氏吓得肩头颤抖,整个人缩着肩膀垂着头,露出纤细的脖颈来,她本就长的绝美,那艳红色的嫁衣和头上的发冠衬得她肤白如雪,害怕之下,更添了几分我见犹怜。

    谢渊见她拼命缩成一团,像是害怕极了,抓着袖口的手都在发抖,他声音软了几分:“嘉娘,刚才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我既然答应了要护着你们母女,那就定会护着。”

    “离了侯府,无人庇护,你觉得你能护得住你自己和苏阮吗?”

    “可是阮阮……”陈氏轻咬着嘴唇。

    “苏阮我来解决,我会跟她好好谈谈。”

    陈氏看着谢渊不容辩驳的模样,垂着头没有吭声,显然并不相信谢渊能够说服苏阮。

    她的女儿她最了解,苏阮的性子有多执拗没人比她更清楚。

    以前她和谢渊中间隔着杀父之仇,苏阮就将谢家闹的天翻地覆,如今又被人毁了她父亲牌位,苏阮醒过来怎么可能会善罢甘休?

    谢渊也不在意她信不信,只是将她带出了门外,吩咐了人将陈氏带回房去梳洗,然后安排人去找大夫,等两人出了门后,原本床上昏迷不醒的苏阮却是突然睁开了眼。

    她撑着床沿坐起来时,手上的血染在了床沿上。

    苏阮不由看了眼掌心,就见到之前为了保持清醒而划的血肉模糊的伤口,那上面的刺痛不断提醒着她刚才那一切的真实。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