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

掌珠令

作者:舞夜夭 | 灵异鬼怪

收藏

  一婚更比一婚高的黑寡妇姜氏同大器晚成因为未来权臣鳏夫意外看对眼后,消极消极怠工的云薇先帮母亲姜氏捻灭其余烂桃花,再帮继父难以克服考场很紧张症,三帮因为未来的名将继兄难以克服晕血症,最后还得帮继姐彻底摆脱谈恋爱脑。自矜权重的某男说,云薇是我的掌上珠。云薇:“起开,你麻烦更大好吗?”简单总结:想做悠闲自在的团宠?先帮他们功成名就。本文还可叫作《颤抖着吧,黑寡妇》或《我娘有非常特殊的高嫁技巧》“姑娘,您……还要出门?”。

    姜明熙自觉了赢了,她头上簪董郎亲手雕刻图案的木簪,她迄今难以忘怀董郎为自己簪上木簪时的缠绵缱绻温柔如水。这将是她同董郎最十分宝贵的甜蜜幸福记忆。更难以忘怀董郎后来面露愧疚——难以给姜明熙更好的簪子。董任没说多馀的情话,也也没承若,更有甚者竭力掩藏,姜明熙从他坚定地的目光中这将是她同董郎最宝贵的甜蜜记忆。。...

    姜明熙自觉已经赢了,她头上簪董郎亲自雕刻的木簪,她至今难忘董郎为自己簪上木簪时的缱绻温柔。

    这将是她同董郎最宝贵的甜蜜记忆。

    更难忘董郎当时面露内疚——无法给姜明熙更好的簪子。

    董任没说多余的情话,也没有承诺,甚至极力掩饰,姜明熙从他坚定的目光中,从董任握紧的拳头中,窥探了一丝端倪。

    姜明熙自己找到了糖,甜得她心都化了。

    她从未戴过质朴的木簪,可这枚木簪比她戴过任何金簪都更得她心意。

    她同董郎说过的,心仪董郎这个人,欣赏他的才华,不计较董郎给不了她富贵荣华。

    做人要看得长远!

    她既得了董郎,又给威远伯府姜家找了个前程远大的大靠山,金大腿。

    父母以后会感激她今日做的决断。

    淮阳王府靠不住,淮阳王世子不及董郎才华一半,董郎可是皇上的私生子,身份比淮阳王世子高了太多。

    云薇眸光夹杂着气愤,羞恼,以及失落,看向董任的目光中带了几分哀求——别抛下我!

    姜明靠着董任更近了几分,嘴角得意的勾起,彰显同董郎的亲密无间。

    云薇脸上的血色退得一干二净,受创般身子轻晃了两下,泪睫于莹。

    初晓死死拽着她,阻止云薇靠向董任。

    姜明熙略有遗憾。

    她想让董郎亲口说,心悦的人是她,而不是云薇。

    董郎会娶的人也是她姜明熙!

    “董郎,你很冷吗?”姜明熙关切询问:“我看你面色有点不对劲,胳膊硬梆梆的,身体绷得很紧,是不舒服吗?”

    此时董任再无半分同云中君谈论诗词,同志向的潇洒从容。

    在云薇面前,董任永远抬不起头,他只是云薇报复姜明熙的提线木偶。

    方才云薇看他时的受伤神色,董任只觉得自己命丢了大半,呼吸困难。

    董任不自觉加快脚步,面色冷峻,摇头道:“方才想到同云中君清谈时的题目……我本该表现更好,还是读书少了,不够用功。

    “这几日,你不要来寻我了,我得准备考秀才,若是能同云中君一起入举人试,成为云中君的同年,甚至在将来的会试同他一较高下,是我最大的心愿。

    “文无第一,我自觉不比云中君差,天下英才,能入我眼中,被我当作对手的人区区几人而已。”

    远离云薇后,董任渐渐展现自信霸气。

    他对着镜子时,不停说自己是诗仙,诗词文章天下第一,云中君只配给他提鞋。

    若没一遍又一遍的坚定信心,董任在姜明熙面前装逼无法做到自然圆润。

    谎话说多了,董任自己都相信了。

    姜明熙笑颜如花,将董任拽到避人的角落,踮起脚尖,一个浅浅的吻落在董任嘴唇上,稍纵即离,但少女的情丝缠住董任。

    董任控制着自己扑倒姜明熙的冲动,云姑娘说了,不能看姜明熙的胸臀,不能表现得太急色。

    他把云薇教过的东西看得比圣旨还要神圣。

    “你这是做什么?”

    董任气恼,耳根子却红了,翻来复去说道:“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我……我早说了,等我中秀才就去伯府提亲。”

    “一个女孩子首先要懂得保护自己,你这么……这么天真单纯,让我如何放心得下?”

    董任生怕姜明熙吃亏,完全为她着想。

    姜明熙拽着董任衣袖,摇了摇,娇俏回道:

    “我信任董郎人品才会情不自禁的,对旁人,我可从来没有好脸色。

    “董郎是个有担当,又心疼我,尊重我的好郎君……我只想告诉董郎,哪怕于全世界为敌,我也要嫁给董郎。”

    “你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姜明熙凶巴巴所要董任的保证,平时清冷的董任额头冒汗,却又守礼的囧样子让她笑得更甜,更得意。

    调戏一个正人君子是这么有趣的事,看董郎为她一次又一次的破例,比读淮阳王世子的书信更让姜明熙愉悦。

    董任眼底闪过宠溺同无奈,靠近姜明熙在她额头轻轻一吻,“以后你不许再对任何男人笑了,我会嫉妒,会因此分心。”

    “好。”

    姜明熙眯起眸子,宛若一只吃到最甜糖的猫咪。

    云薇没有追过去看热闹,从卷毛跑回来时同足且歪歪斜斜姿态足以证明她的计划成了一大半。

    卷毛围着云薇转悠了三圈,狗眼中的崇拜之色快要溢出了。

    卷毛总算找到做狗的好处,姜明熙同董任亲近避开了人,却不会避开一只狗的注视,以及躲闪在一旁的六品高手程风。

    只是没法同云薇分享,它不会说人语。

    云薇太笨不懂狗叫。

    用过晚膳,云薇再次吃多了,腆着凸起的肚子在院落中消食,再次感叹娘亲做饭的好手艺。

    她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她不怕自己减不下去,有娘亲在,减肥不算事。

    姜氏只用半月就已经恢复了正常妇人的体重,这是寻常人能做到的吗?

    云默翻墙而过,双脚刚刚落地,立即对云薇大声道:

    “静夜思是不是你给董任的?这等传世神作你敢给董任?你不就是想要让他扬名,哄骗住姜明熙吗?

    你知不知凭着这首静夜思……你能让皇上,不,三皇子出面促成董任同姜明熙的婚事,你不是爱爱,我不信你不懂静夜思的价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