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无极神帅

作者:河东三十吼 | 二次元类

收藏

  豪门迫害,投身于投笔从戎,三年曲折坎坷,铸立战神!铁血柔情,梦回江州,一览众山小,倾心只一人!李东阳盘膝坐在一块破舢板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握着鱼竿,眼睛一眨不眨,极为专注。。

第30章 别逼我动手!_无极神帅_ 李东阳, 沈佳怡

    华国京城,东郊苍山。华美无双的别墅内,一名身着旗袍的中年人美妇人,端着药碗向房间走去。走廊中的仆人立马屏神静气又低头来,敢有丝毫的不可逾越。及至中年人美妇人走到门前,走廊华丽无双的别墅内,一名身穿旗袍的中年美妇,端着药碗向房间走去。。...

    华国京城,东郊苍山。

    华丽无双的别墅内,一名身穿旗袍的中年美妇,端着药碗向房间走去。

    走廊中的仆人立刻屏声静气低下头来,不敢有丝毫的逾越。

    及至中年美妇走到门前,走廊中的所有仆人立刻转向,鱼贯离开。

    门开,红木精雕的大床上,躺着一名骨瘦如柴的老人。

    老人已没了头发,皮肤上布满了褶子和褐斑。

    当听到高跟鞋击地的声音响起时,老人眼珠急转,身子微微扭动却无法翻身,只有那剧烈起伏的胸口,仿佛能表明他此时的心情。

    “爸,该吃药了。”中年美妇已来到床前,拖过一把红木软椅,姿态端庄的坐好。

    从玉碗中瓦起一勺黑褐色的汤药,慢慢靠在老人嘴边。

    谁想老人紧闭那干瘪的嘴唇,然后蓄积力气,“噗”的一下将药汁吹散,一双浑浊的眼睛死死盯向中年美妇,恨意弥漫。

    “爸,别淘气,人那,来这世上走一遭不容易。”

    “您这一碗药,就花掉别人半套房子,你把药浪费了岂不可惜?”

    中年美妇笑了笑,取来丝绢给老人擦擦嘴角,然后又瓦起一勺药汁送到嘴边。

    但老人无论如何也不张嘴,药汁晃动间又洒了出来。

    “唉,真是淘气呢,您怎么就不能乖点呢?好好活着,等您孙子结了婚再这样也行啊。”

    中年美妇继续劝着,语气温柔,可此时另一只手中却出现了一根牙签般粗细的钢针!

    魅惑的笑容在中年美妇脸上荡开,钢针也顺着老人干瘦的大腿扎了下去!

    老人猛的张开嘴巴,剧烈的抖动着,却怎么也发不出声,只有那浑浊的双眼,像是透出一丝哀求。

    “这就对了嘛,您说何必呢?每次都让我这当媳妇的和您肌肤相触,闹的人家害羞呢。”

    中年美妇拔出钢针,猛的又扎了进去!

    直到老人抖动停歇,她才将钢针扔到脚边筒中。

    “来,喝药,咱们的好好活着,看孙子结婚。”

    老人不再折腾了,顺从的配合着,可眼泪却从树皮般的皮肤上滑落。

    “看您总这么躺着也无趣,我给您说个事儿吧。”中年美妇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继续道:“当年我嫁入李家时,德铭曾跟我说,李家首重孝道。”

    “可是呢,他却先撇下我和锐儿走了,也撇下了您。你说,他这是不是不孝?”

    说到这,中年美妇脸上的笑意更盛,“但您呀,可就有福气了。等锐儿和心上人完婚后,接管了李家,您就可以安心入土。”

    “那时候,你不会孤单的,不仅有德铭在下面等着您伺候您。就连您最挂心的东阳,也会陪你一起走黄泉路,喝孟婆汤......”

    “咳咳!咳咳!”老人闻言,突然就剧烈的咳嗽起来,眼中怒火,前所未有的旺盛。

    中年美妇咯咯一笑,等残喘的老人平复下来才开口:“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不过你也怪不得我,谁让东阳那孩子倔呢,从来就不叫我一声妈。”

    这句说完,中年美妇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他呀,现在一没权二没钱,还被部队去了职位。在江州那个小池塘里扑腾的欢呢。”

    “但我会帮他把池塘挖的深点,堤壁筑得高点,等他精疲力竭了,就该跟您上路了。”

    老人闻言,痛苦的闭上眼,两行老泪,再次涌出。

    ......

    “李东阳,你怕是不知道虎哥是谁吧?还这么猖狂!”

    “你叫我们滚也就算了,你居然让虎哥滚,就怕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李丽叉腰怒斥,脑子急速转动着,琢磨还有什么词能彻底的挑起刘二虎怒火。

    三千万的合同,说没就没了,那损失的可是锦绣的钱,而自己又在锦绣里有股份,怎能不恨?

    原本还想着和徐娅高凡过来闹一闹算是出气,但老天长眼,居然让刘二虎这个凶名远播的社会人出现在这里,自己要是不知道利用,那就是傻子!

    “你让我滚?”刘二虎收起笑脸,眯着眼看向李东阳。

    “这江州地界,能让我滚的有那么几个,但你李东阳不在其中。”

    “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你之前倒是有几分龙的影子,可豪门少爷的光环一去,你特么又和街边乞丐有什么区别?想和我斗,掂量过?”

    “说不好听的,你李东阳有家有室,你有本事就天天守着你老婆和你女儿,可别打盹。万一你一个不留神,她俩出个车祸,遇个神经病,或者吸.粉上头的流氓啥的,你说谁亏?”

    说话间,门口那十几个人也呼啦啦的涌了进来,将李东阳和沈佳怡围在当中。

    威胁?

    想要拿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作伐?

    上不得台面的手段,却偏偏最阴毒!

    感受到沈佳怡手上传来的颤抖,李东阳闭上眼摇了摇头。

    我本良善,奈何欺之!

    我本封刀,奈何衅之!

    睁眼间,桌边的筷子已被李东阳握在手中!

    再眨眼,猿臂疾探!

    一双筷子毫无阻滞地插进刘二虎脸上,从左到右,插了个对穿!

    鲜血汩汩,刘二虎瞪大了眼睛,呜呜呀呀的向后倒去!

    十几个刘二虎的手下都吓呆了,他们见过狠的,但没见过这么狠的!

    眼见李东阳又抓起一把筷子,十几个社会人像见了鬼,拖起刘二虎就跑!

    “阿、阿阳你......”沈佳怡像是刚回过魂儿来,紧张到说不出话。

    李东阳轻抚她的后背,笑着说了句“没事”。

    “可是你把他伤成那样,你不怕......”

    “不怕,相信我。”李东阳不再多做解释,只是转回身来,正儿八经的开始吃饭。

    徐娅看了看徐丽,徐丽又看了看高凡,三人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惊慌的神色,然后像是有默契似的,齐齐转身离开。

    他们实在想不通,李东阳为什么这么胆大!

    为什么他都成了李家弃子,竟然还敢这样毫无顾忌的动手!

    是自己在做梦?还是另有隐情!

    等所有人走了个干净,沈家四口才惊魂未定的坐回桌边,王桂芝吓得根本就不敢拿筷子,沈浩则是哆哆嗦嗦的坐了半个屁股,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只有沈佳怡如同嚼蜡般有一口没一口的吃干米饭,一双眼不时偷偷的望向李东阳,想看出些什么。

    “好了,别这样看我。”

    吃了一阵,李东阳放下碗筷:“后天是朵朵的生日,你下午记得定一个蛋糕,记住,要大的,蛋糕店里有多大,就给我女儿订多大。”

    “沈浩的事情不必理会,最快今晚,最迟明晚就会解决。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就先带着妈去江丽家住。”

    “最后一点,别担心我。不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用担心。我最迟明天这个时间就能回来。”

    一条一条的说着,李东阳静静的靠在椅背上,就像在述说着别人的事情。

    沈佳怡被这番话吓坏了,怎么听着像是在交代后事?

    “阿阳,你把话说清楚!到底要发生什么?你别吓我!”

    李东阳咧嘴笑笑,爱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应该快到了。”

    话声刚落,一阵呼啸的警笛声便从窗外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