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无极神帅

作者:河东三十吼 | 二次元类

收藏

  豪门迫害,投身于投笔从戎,三年曲折坎坷,铸立战神!铁血柔情,梦回江州,一览众山小,倾心只一人!李东阳盘膝坐在一块破舢板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握着鱼竿,眼睛一眨不眨,极为专注。。

第23章 借你老公用一用_无极神帅_ 李东阳, 沈佳怡

    “高凡,你问很清楚了没,这件事究竟是谁出的力?”徐娅放下自己咖啡,将裹了黑丝的双腿优雅高贵的叠起,顺道将裙摆向下拽了拽。“姐,你这话说的,除了阿凡,除了谁能让那些人不松口?“姐,你这话说的,除了阿凡,还有谁能让那些人松口?你不会觉得李东阳那个废物,真有能量吧?”。...

    “高凡,你问清楚了没,这件事到底是谁出的力?”

    徐娅放下咖啡,将裹了黑丝的双腿优雅的叠起,顺便将裙摆向下拽了拽。

    “姐,你这话说的,除了阿凡,还有谁能让那些人松口?你不会觉得李东阳那个废物,真有能量吧?”

    徐丽瞪了高凡一眼,示意他先别说话,背对着徐娅翻个白眼才继续道:“还是说,你到现在都无法承认阿凡比李东阳优秀的事实?”

    当初她和高凡的光环被徐娅夺去,没少被冷落。

    现在光环又回来了,她不介意夹枪带棒的刺一刺这个姐姐。

    徐娅听了,抓着沙发的手又紧了几分,可声音依旧平稳:“这件事很重要,关乎到我在沈家的计划,所以,我必须搞清楚。”

    话说到这,她再次看向高凡,徐家人的目光也跟着聚焦过去。

    高凡被看得一阵心虚,他虽说被关进屋子里时给父亲打了电话,但父亲让他多周旋一会,找人还需要点时间。

    可电话刚挂了一分钟不到,自己就被放出来了,父亲的行动有那么快么?

    别说其它人猜疑,就连他自己也不敢确信,父亲在这件事中,到底有没有起到作用!

    可猜归猜,这些话却不能说给沈家听,他不希望自己被看低,他只喜欢那种被仰望,被捧起来的感觉。

    一念及此,高凡摆出无奈的样笑了起来,“姐,李东阳从小在京城长大,这里哪有什么人脉。他搞定刘二虎手下,你也信?”

    “是啊小娅,小高分析的没错,如果是他被赶出李家之前,还有可能。”

    “别想了,肯定是咱小高家里摆平的,怎么说,小高他爸都是国税局人事科科长呢,那位置,官看着不大,可权却不小!”

    “说的对,李东阳已经废了,不用再对他重视!”

    徐家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无不将功劳扣在高凡头上。

    徐光辉听了半晌,等众人说了个差不多,也开口道:“娅儿,你嫁给沈浩我们拦不住你,但你不能将所有心思都放在报复李东阳身上。天南集团开发湿地度假村的合同,还只是初拟,你应该尽快将合同敲定,然后准备启动资金,这才是我们徐家的正事!”

    “这一次项目做成,我们徐家不仅体量翻倍,也能正式进入江州高端市场的行列中。”

    “徐家能不能在我闭眼前跻身一流家族,就要靠大家了!”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徐娅也无奈的表示同意。

    不过她现在想来,总觉着今天的事有些蹊跷......

    “爸爸,你猜朵朵画的是什么?”

    李东阳正站在别墅二楼露台抽烟,朵朵捂着一张纸,笑嘻嘻的跑了过来。

    李东阳急忙将烟头拧灭,一把将小丫头抱在怀中,狠狠的亲了一口。

    “嗯,让我猜猜,你画的是......小狗?”

    “不对!”朵朵用力摇头,两个小辫像鼓槌是的,跟着直晃。

    李东阳装模作样的认真思考一番,点点头道:“那就是星星和月亮?”

    “不对!爸爸你好笨!”

    “哈哈,爸爸确实笨,那朵朵告诉我你到底画了什么好不好?”

    朵朵咯咯一笑,献宝似的将那张纸举起:“你看!”

    画纸上,一个嘴巴都咧到耳朵根的成年男人,正拉着一个穿裙子的小女孩,两人面前有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很小很小的蛋糕,上面还插了蜡烛。

    这幅画线条简单,比例失调,但画面上洋溢的温情却扑面而来,让李东阳心头一颤。

    “朵朵,你的生日快到了?”

    朵朵用力的点点头,歪着小脑袋靠在李东阳肩上。

    李东阳仔细一想,五年前的那一夜,可不就是中秋之后?按阳历来算,朵朵的生日只有四天了。

    五年,自己整整失去五年的陪伴!

    “这次爸爸妈妈陪你一起过,不过为什么那个蛋糕那么小?”

    朵朵眨眨眼,一根手指含在了嘴里:“朵朵以前的生日,蛋糕都这么大啊,妈妈说,等什么时候家里钱富裕了,就给朵朵买个那么大那么大的蛋糕。”

    李东阳瞬间就哽咽了,别人家的孩子生日时,只怕过千过万的玩具都玩腻了,可自己的孩子,却只能吃一个巴掌大的小蛋糕!

    别过头去,李东阳深吸口气想平复情绪,但朵朵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努力用小手将李东阳的脸扳回来,稚声询问:“爸爸,你怎么了?怎么眼睛红红的?”

    “哈哈,没什么,刚才飞进来两只小虫子。”

    “说谎不好,我怎么没看见虫子呢?”

    “有啊!你看,这不是一条虫子钻你胳肢窝了吗?”说着,李东阳伸出手指开始挠痒,一串银铃般的笑声顿时在夜空里荡开。

    不远处正坐着闲聊的沈佳怡看到这一幕,眼睛也湿了。

    五年来朵朵天天问她爸爸是谁,可她无从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在被逼急了,她便骗朵朵也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像孙悟空一样。结果第二天朵朵放学回来一阵闹,说同学笑她,说她是个野孩子。

    而现在,她终于不再是野孩子,自己也不再是无主之人。

    “佳怡,怎么还哭了,他对朵朵好,你该偷笑才对!”坐在旁边的江丽把纸巾递给沈佳怡,她并不知道李东阳就是朵朵的亲生父亲。

    沈佳怡急忙擦了擦眼,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言自语:“不哭,以后都不哭了!”

    “得了吧,鬼才信。”江丽笑笑,用力扯下一根辣条塞入口中,“说点正经的,你俩有没什么打算?如果想做个生意,我这还有几十万,你都拿去用,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再还。”

    沈佳怡一听,急忙摇头:“不!不用。等我妈出院了,我就重新找份工作。至于阿阳,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打算的,他只是告诉我不用担心......”

    江丽撇撇嘴,脸色认真起来。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俩新婚燕尔的,其它都放不到心上。但好好找个事情做才能撑起家对不对?他这大头兵天天也不回部队,也不找工作,真是奇怪。”

    沈佳怡不说话了,她不知道该怎么接。

    她也很想告诉李东阳如果有大把的时间,不妨先找份工作做着,毕竟现在囊中羞涩。可她又害怕这一说让李东阳有压力,所以才没谈。

    江丽正准备再劝几句,放在一边的手机响了。

    江丽拿起手机,甜腻腻的开口:“老妈,你可想起来给你女儿打......”

    话没说完,江丽脸色猛地一变,嘴里的半根辣条都掉在地上!

    “什么?你说我爸被人打断了腿!?......好,我这就过去,你别急!”

    江丽挂断电话,抓起手机就要往楼下跑,可刚跑了两步,突然折回身来问沈佳怡:“能不能借你老公用一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