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无极神帅

作者:河东三十吼 | 二次元类

收藏

  豪门迫害,投身于投笔从戎,三年曲折坎坷,铸立战神!铁血柔情,梦回江州,一览众山小,倾心只一人!李东阳盘膝坐在一块破舢板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握着鱼竿,眼睛一眨不眨,极为专注。。

第19章 三个目标!_无极神帅_ 李东阳, 沈佳怡

    “你放屁!”“记住了,你现在的是一个犯人,也没任何特权!”“李东阳,我劝你实情提问我的问题!即使你不提问,人证物证俱在,我一样办了你!”实际上马鸣这么急燥,除了(高层若换在平时,马鸣绝不愿冒这种风险。。...

    “放屁!”

    “记住,你现在是一个犯人,没有任何特权!”

    “李东阳,我劝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就算你不回答,人证物证俱在,我一样办了你!”

    其实马鸣这么急躁,除了来自高层的压力,还因受了一位老友所托,对方言明,一定要将这案子办实。

    若换在平时,马鸣绝不愿冒这种风险。

    但这个案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九成九已是铁案,他不介意送一份顺水人情。

    要知道,这位老友在江州有很大的能量,保不齐哪一天会用到对方。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不外如此。

    谁想又两分钟不到,审讯室突然进来个刑警将马鸣和江丽叫了出去,几十秒后,江丽沉着脸进来,不情不愿的给李东阳打开了手铐:“好了,你可以走了!”

    李东阳撇嘴笑笑,被放是意料中的事情,那个马副队长怕是被打脸了,不好意思露面。

    早在马路上被交警围住时,他便立刻给何东打了电话,而那架军用直升机和少将,想来是何东的安排。

    “真不知道你这种人活着有什么意思,明明犯了法,却可以大摇大摆的离开!”

    江丽一边收起手铐,一边不满的嘀咕着,抬头瞪了李东阳一眼,凶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出去!”

    李东阳乐了,心说这女警还挺有正义感。

    “你叫江丽对吧?有句话,希望你记住。”

    江丽一愣,翻个白眼娇斥:“谁要听你说话?谁爱听找谁去,我不听!”

    李东阳笑着摇头,一边向外走,一边继续:“都说眼见为实,可很多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我想你们这个职业,应该很熟悉这句话的意思!”

    说完,李东阳便大步向外走,但就在他刚要出门的那一刻,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把话说清楚!凭什么说我们眼见不是真的!”

    李东阳转过身,指了指江丽刚收起的手铐:“这是你工作时必备的东西之一对吧?可如果你出外勤办案,有必要把手铐拆解开,需要时再组装?”

    江丽一听愣了,漂亮的眉头微微蹙起。

    等了十几秒,她像是有所感悟:“你是说......他们的枪?”

    “国际刑警入境允许配枪,没必要藏着掖着。但他们那一把,却是明显的大改造,拆解后,绝对不寻常!”

    李东阳只临时起意点拨她两句,能领悟多少看自己的造化。

    扔下愣在原地的江丽,他径直走向楼梯。

    拐角处,原本低声说话的少将和几名士兵,见了他立刻敬礼,脸色激动!

    “李......”

    李东阳急忙摆摆手,“我已经不在帅位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大头兵。你和东哥什么关系?”

    “一日为帅,终生为帅!不管上面怎么说,我项龙和兄弟们都敬您为国浴血,扬我国威!”

    少将敬礼的姿势未变,眼中一片真诚,“东哥是我的老班长!”

    李东阳张张嘴,将原本想说的话又收了回去。

    军人便是这般,部队里靠实力和战绩说话,没什么花花心思,就算有,那也是对敌人的。

    他此时若再强调自己如今的身份,反而矫情。

    “好了,放松点。我的身份你们没说吧,那两个联邦的家伙,怎么处理?”

    项龙一听,脸现尴尬:“李......李哥,我没透露您的真实身份,只告诉他们您是我的兵,军人的问题自有宪兵部,不是他们的管辖范围。”

    “至于那两个外国人,身份应该不简单,我来时已经跟九处联系过了,他们很快会来带走人。”

    九处是一个华国军警界特殊的存在,专门处理这些棘手问题。

    “对了,李哥。我这次来就不走了,直接在江州分军区任职。您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招呼。”

    一个实权少将挂到江州这小军区?屈才了!

    李东阳已经想到了这是何东的手笔,怕是一方面给自己派个帮手,另一方面为了躲避上层的人事震荡,将他的心腹调离了暴风眼。

    又欠了一份人情,麻烦那!

    两人留了联系方式,随意交流几句便各自离开。

    李东阳回到医院,一边陪着沈佳怡照顾岳母,一边开始思考几个问题。

    眼前最紧迫的,便是解冻资产或者另辟财源,现在有了佳怡和朵朵,钱不可或缺。

    他不屑去动那颗两千多万的婚戒,更不会和军中兄弟去借,即便他此时的权利一落千丈,张张嘴,照样会有人奉上几百上千万。

    解冻资产怕是很麻烦,不是短期内能搞定。那么重点便在于如何开辟财源了。

    其次,一定要为老爷子报仇!

    老爷子对自己来说可谓是半父半师,短短五年帮自己重塑人生。

    这份恩情,自己就算杀到大洋彼岸,也不会退缩!

    最后,便是五年之恨。当初后妈和二叔陷害自己,如今又落井下石,这笔账不算,枉为男人!

    理清思路,李东阳一边琢磨,一边衣不解带的照顾岳母。

    又过了两天,他刚从医院回到家中,还没进门,便听到一阵嚷嚷。

    “佳怡,你说你是不是疯了,明知道李家把他逐出家门,还要跟着他?”

    “现在可好,他一分钱都没有,整天住你的吃你的,连个工作也不找,准备天天做煮夫么?”

    “要我说,你赶紧和他离婚,他不是送你一个两千多万的戒指么,你把它卖了,和你哥入股新嫂子的公司,以后生活无忧!”

    “就是,你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再找个男人也不是难事!”

    李东阳听得眉头一皱,心头冒火!

    显然,沈家已经知道了自己被逐出李家的消息。但哪里有这种劝着离婚的亲戚?

    对话里那个“新嫂子”又是谁?

    正要开门,屋里传来沈佳怡的声音,听起来无比坚定。

    “你们怎么想怎么看我不管,阿阳是我的男人,是朵朵的爸爸,这不能改变!我相信阿阳,他会给我们幸福!你们要是觉得看着我烦,我今天就搬出去住!”

    得妻莫如是,夫复何求?

    我怎么会让你失望?

    一定不会!

    听了沈佳怡的表态,李东阳心头大定,开门而入。

    谁想这一开门,一个熟悉却让他厌恶的身影,正坐在沈浩身边!

    徐娅!

    难道,她就是沈佳怡的......新嫂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