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无极神帅

作者:河东三十吼 | 二次元类

收藏

  豪门迫害,投身于投笔从戎,三年曲折坎坷,铸立战神!铁血柔情,梦回江州,一览众山小,倾心只一人!李东阳盘膝坐在一块破舢板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握着鱼竿,眼睛一眨不眨,极为专注。。

第10章 闭嘴!_无极神帅_ 李东阳, 沈佳怡

    质量不不合格就想即将上架销售?大幅降价还不能够多,怕利润大幅下滑?口口声声的“咱家”,却而已为了锦绣,而更本不顾忌天阳的口碑!钱流到了自己口袋,却不去想顾客的感受。李东阳突然想李东阳突然想,锦绣是如何做到千万级别规模的。。...

    质量不合格就想上架销售?

    降价还不能多,怕利润下滑?

    口口声声的“咱家”,却只是为了锦绣,而根本不顾及天南的口碑!

    钱流进了自己口袋,却不去想顾客的感受。

    李东阳突然想,锦绣是如何做到千万级别规模的。

    若是没有李家在背后的支持,怕只是商界里的一只咸鱼。

    虽说自己和家里人不兑付,不愿接管李家,但那毕竟是家事。要是让自己无端损害任何一个企业的生意口碑,李东阳自问不屑去做。

    所以他拒绝了,即便面对的,是这个要尽力去弥补的女人。

    “不行?整个天南集团都是你家的,为什么不行?”徐娅想不通,并且还隐隐有点生气。

    既然想娶自己,怎么连这么一点小事都不愿答应?

    再次听到对方质问的口气,李东阳脸沉了下来,转头向服务生招招手,喊了句“买单”。

    徐娅察觉到李东阳的情绪,顿时就有些慌了,急忙起身将服务生赶走,扭着腰贴在李东阳身边。

    “东阳,别生气嘛,不行不就不行,我听你的好不好?”

    说着,又是一阵没边没际的保证,这才让李东阳脸色转缓。

    可徐娅并不是真的就准备放弃,心头一转,她已经有了主意:“东阳,咱俩还没拍过照呢,我想给咱俩拍个照做屏保,这要求不过分吧?”

    李东阳也没多想,觉得恋人之间拍几张合照本是正常,于是爽快的点头。

    徐娅开心了,抱着李东阳的胳膊就开始各种拍,什么45度斜角,什么小鸟依人,还有好几张都是她吻在李东阳脸上,神情幸福。

    足足拍了十分钟才作罢,徐娅这才等着李东阳结账走人。

    一顿饭,吃了一万七......

    霓虹闪烁,车辆川流不息。

    徐娅一路上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心里却想着事情。

    刚才拍的合照,是要在布料的事情上做些文章。如果天南商场的经理识相,那一切自然顺利。可如果对方头铁,将这件事告诉了上面,再传到李东阳耳朵里,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入住李家的前景?

    说到底,两人认识的时间太短了,关系真的不牢。

    而对于这个权财不缺却格外低调的李家少爷,自己能绑牢这层关系的、能给予的,似乎只有自己的身体。

    对,就是自己的身体!

    如果发生了关系,甚至能怀上李家的种,那就万事无忧!

    而自己这幅傲人的身子,早不知在高级酒吧的夜生活中,被骑与骑了多少次。

    想到这,徐娅方向盘一打,将汽车开上一条偏僻小路,又开了一阵,等车子驶入一片不算茂密的野林中时,熄火关窗。

    “怎么开到这?”李东阳刚才在看手机新闻,抬头间,到处都是黑漆漆的。

    徐娅也不说话,只是咬起丰润的红唇,缓缓向李东阳靠去。

    眨眼间,徐娅已将一根裙带滑落,大片的饱满白腻在夜色下若隐若现,看得李东阳愣神。

    而徐娅动作不停,她温柔的抓起李东阳一只手,顺着那光滑的黑丝就往裙子里推。

    不言而喻,李东阳已明白徐娅要做什么了。

    身子在慢慢燥热,心头却一片冷静,甚至有些他自己都搞不懂的抗拒。

    那感觉,倒像是他成了待宰的羔羊,而徐娅则成了主动索求的女王。

    呼吸渐重,体香入鼻,李东阳正犹豫着要不要接受这份意外,手机突然连着来了三条短信!

    “那什么,我先看下信息。”

    旖旎的气氛被打断,李东阳心头微微泛起的火热彻底浇灭。

    而且知道他这个手机号的人并不多,每一个都有些份量,他怕耽误了事情。

    可徐娅却不情愿,依然缠绕在李东阳的身上,沿着对方雄健的肌肉群轻吻。

    李东阳无声苦笑,只好掏出手机放在徐娅身后,信息一开,居然是沈佳怡的名字跃入眼中!

    “叔叔,快来!”

    “叔叔,姥姥出事了!”

    “叔叔,你在哪儿啊!”

    看到朵朵的消息,李东阳有些发愣。

    为什么沈佳怡不直接联系自己?

    李东阳愣了片刻,轻轻将徐娅推开:“小娅,我有点急事,的先离开,你自己先回家,注意安全。”

    说着,李东阳便推门下车,徐娅又气又急,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埋怨道:“什么事那么急,再重要,有咱俩这......你别去!我想要你今晚陪我!”

    “真的有急事,你先回去休息,我办完事就联系你。”

    李东阳说完便摸了摸徐娅的脸,然后转身向路边走去。

    “王八蛋!多少人想爬老娘的床,你居然不稀罕!”徐娅无声的咒骂,狠狠拍了拍方向盘。

    自己不敢拒绝,也不能阻拦,至少在结婚前,自己要忍着!

    ......

    市一院,脑外科。

    还没等李东阳找到病房,一阵带着哭声的哀求便从拐角传来。

    “高医生,求您先给我妈做手术吧,费用我会补上的!”

    “周先生那里,我明天一定会去登门道歉,哪怕磕头也行!”

    “我妈真的不能再等了,求求你!”

    李东阳皱皱眉,已听出了沈佳怡的声音,他大步流星的走过拐弯处,只见沈佳怡正弯腰哀求,朵朵则站在她身后,抱着手机用那小指头拼命的点着。

    至于傲然站在沈佳怡面前的,居然是穿着白大褂的高凡,徐丽的未婚夫!

    “李东阳?”高凡眼尖,扶了扶眼镜疑惑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李东阳没搭理他,而是走过去抱起朵朵,盯着问沈佳怡:“怎么回事?”

    “你、你怎么来了?”沈佳怡脸上闪过吃惊的神色,转而严厉的瞪向朵朵:“是不是你叫的?为什么妈妈说的你就不听!”

    朵朵从来没见过沈佳怡对她发怒,吓得瘪着小嘴,眼泪刷的流了下来。

    “别凶她,我问你怎么回事!”李东阳脸色一沉,声音转厉。

    沈佳怡擦了擦泪,犹豫了下才别过脸去:“没什么。就是我妈手术又往后推了,手术费也不够。”

    奇怪了,这女人怎么突然间跟自己陌生起来?

    几个小时前不还好好的?

    李东阳心里纳闷,不过此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转脸看向一旁面无表情的高凡,淡淡道:“手术费我来出,不过手术为什么又推迟?还有,你们刚才说的周先生是谁?”

    高凡一愣,眼睛在李东阳和沈佳怡身上来回打转。

    正要张口,沈佳怡却抢道:“我说了没你的事!我妈的费用我自己操心,其他事也不用你管!”

    李东阳沉默了,沈佳怡突然间的抵触,让他很不舒服。

    “爸爸,妈妈生你的气,她不是故意的。医生说不交钱就不给姥姥做脑瘤手术,就算交了钱,也要等排期。因为、因为......”

    “朵朵你闭嘴!”

    朵朵突然间把事情说出来,沈佳怡则厉声制止,那凶样,把旁边的高凡吓了一跳。

    生自己的气?生哪门子气!

    自己做错了什么?

    李东阳完全摸不着头脑,可却不妨碍理解朵朵的意思。“朵朵,不用怕,因为什么你告诉叔叔。”

    说着,李东阳抱着朵朵转过身去,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

    “因为下午放学打朵朵的同学,他爸爸和医生是亲戚,刚才他们还来,凶朵朵,骂朵朵,欺负妈妈......”

    “唉唉唉,你这孩子,瞎说什么!手术排期跟别人有什么关系,不要......”

    “闭嘴!”

    听着身后传来了高凡的辩解,李东阳收敛的气息顿时爆发,回头就是一声冷喝!

    高凡哪里见识过这种有若实质的杀气,吓得趔趄倒退,差点摔倒在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