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太后这活不好干

作者:大舒 | 网游竞技

收藏

  一梦再次穿越,她拥用了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绝世容颜,倾世身姿。却一登场是血淋淋的死人堆,除了无数刀剑横在脖子上!“干脆做太后,干脆死。”无可奈何之下,她选择接受了这个高度昔日金碧辉煌的宫殿,如今入目皆是惨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人毛骨悚然。。

第6章 老相好_太后这活不好干_ 慕景浩, 游玥熏

    游玥薰对慕景浩的这个安排好并也没任何意见,即便有,她也敢说出。虽然一忆起那天早上她被墨凌风活生生拖进大殿,又毫不手下留情地扔到地上,这口气她就不论如何都咽不一直这样。但是一想起那天晚上她被墨凌风活生生拖进大殿,又毫不留情地扔到地上,这口气她就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游玥薰对慕景浩的这个安排并没有任何意见,即使有,她也不敢说出来。

    但是一想起那天晚上她被墨凌风活生生拖进大殿,又毫不留情地扔到地上,这口气她就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咳咳,王爷。你安排墨军师来帮我,我是很高兴啦,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游玥薰清了清嗓子,义正言辞道:“我身为太后,可终归太年轻。要是身边有军师这么一个风度翩翩、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举世无双的美男子在,是不是又会引来前朝的风言风语?”

    闻言,墨凌风的额角忍不住跳了跳。

    “有道理,那你想怎么样?”慕景浩淡淡道。

    “我觉得,作为太后,身边应当有一个听话懂事的小太监……”

    “胡闹!”

    墨凌风一声怒喝,成功让游玥薰闭了嘴。

    寝殿顿时陷入了一片尴尬的沉默。片刻之后,慕景浩终于开口,平静地说:

    “此事本王自有定夺。你只要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即可。清澜,锦绣,进来。”

    话音未落,两个年轻的女子立刻款步走入,恭恭敬敬地跪在游玥薰面前:“奴婢见过太后娘娘。”

    “额,快起来。”游玥薰到底来自现代,对这种跪拜大礼依然很不习惯,下意识就想上去搀扶两人。

    谁知,慕景浩却猛地伸手,一把将她拦住。

    “记住,你是太后,往后这三宫六院对你行礼乃是常事。”

    慕景浩微微俯身,魅惑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本王对你可是十分看重,千万别辜负本王的期望。”

    他的身上有股清淡雅致的木香味,让人忍不住想沉醉其中。可这说话的语气,却又让人不寒而栗。

    一朵有毒的罂粟。

    “……我知道了。”

    慕景浩看着在自己眼前低眉顺眼的少女,繁琐华美的长裙并不能让她显得丰盈几分,反倒更加凸显了她的纤弱。那白皙的脖颈,更是微微用力就可以一举捏断。

    但单看她今日在朝堂上的表现,就可以确定,她绝不像表面看起来这般柔弱。

    罢了,先观察看看。

    慕景浩终于离开,也带走了墨凌风。游玥薰本以为自己那么一说,慕景浩会换个人来监视她,或者干脆让清澜锦绣兼任。

    谁知到了半夜,墨凌风竟然悄无声息地出现了。

    最重要的是,他穿着太监的衣服。

    “墨军师,你真的……去挨了一刀?”

    游玥薰一脸的不可思议。

    墨凌风懒得理她,正想拔腿走人,却又听到游玥薰在背后喊他:“别生气,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

    “说。”

    “就是……这宫里,还有其他妃嫔么?”游玥薰试探着。

    “没了。”

    墨凌风摇了摇扇子,淡淡回答:“你忘了么?除去你,先皇的妃子已经全部死绝了。”

    “所以放心吧,你这太后的位置稳得很,没人来跟你抢。”他嗤笑一声道。

    谁知,游玥薰却摇摇头,幽幽道:“我这可是在担心你。”

    “担心我?”

    “是啊,你一个大男人待在深宫多无聊?万一寂寞了……咳咳,总之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云湛还小,不过选妃这种事还得从娃娃抓起……哎哎,你怎么走了?!”

    “无聊!”

    墨凌风怒斥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游玥薰愣在原地,顿时又气又无可奈何。

    这并不是开玩笑。她一个学医的,对生理冲动什么的最了解不过。说句难听的,与其等墨凌风被其他女人诱惑,还不如她先想想办法,将他拴住。

    ——就算不能让他对自己忠心耿耿,也起码保证他不会背后插刀。

    毕竟,慕景浩现在不会动她,可是以后呢?

    变数太多,她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豪赌。只有主动出击,兴许能找出一条生路。

    游玥薰长长地叹了口气,最后摇摇头,闷闷地睡着了。

    吃吃睡睡,日日上朝。转眼,便是半个月。

    自从游玥薰一鸣惊人之后,朝堂上便再也没人敢找她的麻烦。起初她还觉得安心,后来却愈发觉得无聊。

    没有人主动挑衅,就意味着她找不到任何突破口。

    这天她实在闲得发慌,突然想起云湛,便打算去找那小孩玩玩。毕竟现在是名义上的母子,培养感情也是很重要的。

    听说他现在在跟着慕景浩请来的太傅读书,野马上笼头,估计也正想逃课呢。

    “湛儿。”

    “母……母后?”

    云湛正皱着眉头写字,一见游玥薰,立刻像只小鸟般扑了过来:“母后!”

    “咳咳……”

    墨凌风跟在她身后,意有所指地咳了两声。游玥薰瞬间收起笑,严肃道:“湛儿,你现在已经是皇帝,怎么还一副小孩子心性?”

    云湛瘪了瘪嘴,不敢再说话。

    游玥薰安抚了他几句,又想起自己是不是应该慰问一下教书的太傅,谁知她一抬头,却发现站在不远处的男人正一脸惊讶地望着她。

    他的目光中有惊讶、犹豫,还有一抹藏不住的深情。

    “薰儿……?”

    游玥薰的脑袋,在这一瞬间当机了。

    这男人叫她什么?薰儿?开玩笑,就连慕景浩,现在在人前都得叫她一声太后。他却直呼她的闺名,必有隐情!

    好在她时刻谨记慕景浩的警告,才没有当场失态,而是退到墨凌风身边,悄悄捅了捅他,低声问:“墨军师,这人是谁?”

    她本来以为墨凌风会立刻告诉她,可谁知对方笑了笑,慢条斯理道:

    “太后娘娘,您忘记了么?”

    “这,可是您的老相好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