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太后这活不好干

作者:大舒 | 网游竞技

收藏

  一梦再次穿越,她拥用了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绝世容颜,倾世身姿。却一登场是血淋淋的死人堆,除了无数刀剑横在脖子上!“干脆做太后,干脆死。”无可奈何之下,她选择接受了这个高度昔日金碧辉煌的宫殿,如今入目皆是惨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让人毛骨悚然。。

第4章 首次亮相_太后这活不好干_ 慕景浩, 游玥熏

    “大懒虫!准时起床了!”游玥薰睡得迷迷糊糊,只会觉得有人在用力晃动她。过了一会儿好像停下去了,却冷不丁被什么东西猛然一扑!“我……”垂死梦中惊坐起。游玥薰一个鲤鱼打挺“我……”。...

    “大懒虫!起床了!”

    游玥薰睡得迷迷糊糊,只觉得有人在用力摇晃她。过了一会儿似乎停下来了,却冷不防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扑!

    “我……”

    垂死梦中惊坐起。游玥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满脸惊恐:“怎么了怎么了?医闹还是地震?”

    “懒虫,你在胡说什么?”

    云湛不满地嘟起嘴,居然还翻了个白眼:“你可真能睡,慕叔叔让我叫你起床!我们要上朝啦!”

    “……上朝?”

    游玥薰惊魂未定,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没错,上朝。先皇已死,云湛继位,而她现在是这个小皇帝名义上的母亲,也就是如今的北昭太后。

    如果这一切是一场梦该多好?

    在云湛叽叽喳喳的描述中,游玥薰得知,她居然昏睡了整整三天。

    在这三天里,慕景浩已经手脚麻利地收拾好了一切残局——尸骨入殓,登基大典,种种麻烦事不一而足,他居然做得堪称完美。想必那饭菜也是一早就放好了蒙汗药,为的是确认她不会再生事端。

    果然是,有备而来。

    游玥薰头疼地看着云湛,嘴角勉强扯出了一个微笑——显然这个孩子依然不懂现实的残酷。他以为只要老老实实听慕景浩的话,就能换得父皇母后回来。

    这场木偶戏,她能撑多久呢?

    游玥薰一边打呵欠,一边任由宫女为她梳洗打扮。眼看她的眼皮子又要阖上,身后突然出现的慕景浩却让她瞬间清醒。

    “都退下。”

    宫女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顺便抱走了已经穿好龙袍的云湛。

    偌大的宫殿,转眼间空无一人。

    慕景浩一步一步走过来,看着眼前的少女一身锦衣华服,美得惊心动魄,却像一只受了惊的鹌鹑,一副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模样。

    “身为太后,却半点仪容也无,成何体统。”

    “刚刚上任,总得给我个适应的时间吧?”

    游玥薰逼自己冷静,刚想伸手去擦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却被慕景浩一把捏住了下巴,被迫与他对视。

    她下意识想躲,但苦于对方力气太大,只能直勾勾地看着他那双深不可测的眼。

    妖孽啊……虽然这人动动手就能让整个皇宫血流成河,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脸,太有蛊惑人心的本事。

    如果不是亲眼见过那堪比修罗场的人间地狱,恐怕游玥薰自己也会沉浸在这美色之中。

    一念成魔。

    “咳咳,王爷是不是凑得太近了些?”

    游玥薰努力拉开一点距离,逼迫自己拿出根本不存在的威严来。她眨了眨眼,眼神骤然变得坚定无比,一字一顿道:

    “王爷要知道,哀家现在可是……太后。”

    至少气势上,她不能输给这个男人。

    慕景浩继续与她对视了片刻,突然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很好。”

    “记住,你发过的誓。”

    说完这句话,他才松开手,淡淡道:“是本王唐突了。不过,若太后不再快一点,怕是要错过上朝的时辰。”

    呵呵,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在浪费时间。

    游玥薰心底一声冷哼,跟在他身后走了出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游玥薰没少看电视剧,也自认为见得过大世面。可当她真的在高台之上,俯视着下面文武百官,才惊觉任何大制作都拍不出真实场景的百分之一。

    “众爱卿平身!”

    游玥薰在帘子后落座,便看到云湛坐在高高大大的龙椅上,小短腿甚至碰不到地面。可他依然板着脸,认认真真地回答着。

    “放心,姐姐我一定好好保护你。”

    游玥薰压下心头的酸涩,在心里无声地做出了承诺。随后她挺直了腰板,也开始逐一听起大臣们的汇报。

    虽然她对勾心斗角并不擅长,但好歹在原来的世界活了二十多年,宫斗剧看了不少,该有的知识储备也并不欠缺。

    慕景浩果然是雷霆手段,不过三天,竟压得文武百官半点怨言也无。只不过这风平浪静能维持多久,现在还说不好。

    眼看早朝即将结束,游玥薰也悄悄松了口气——早晨被慕景浩吓得连饭都没吃,现在她早就饿得受不了了。

    谁知,就在此时,一个文官突然站出来,高声道:

    “皇上,臣有一事不解。”

    “讲。”

    “皇上幼年登基,须得德高望重之人辅佐;可如今垂帘听政的这位太后不过二八年华,如此年轻,怎能担当此等重任?!”

    此话一出,朝堂上顿时一片死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