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蚀骨前妻太难追

作者:招财进宝 | 网游竞技

收藏

  一次交易,她怀上很陌生的的孩子,她怀有孕,娶了和她定有娃娃亲的男人。本我以为这时一场各怀心思的交易,却在这段婚姻里,纠缠不休出不应该有的深情。十月怀孕临盆之时,他地上一林辛言似乎感觉到男人顿了一下,而后再次响起他的声音,“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第23章 你什么时候变了_蚀骨前妻太难追_ 林辛言, 宗景灏

    她的腰修长,丝毫看不出是有身孕的人,她的身子很柔软细腻,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莫名的感觉的陌生感,从心底窜出。宗景灏皱着眉,这种感觉很很微妙。说不清道未明。偏偏认识了不久,为什么宗景灏皱着眉,这种感觉很微妙。。...

    她的腰纤细,丝毫看不出是有身孕的人,她的身子很柔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莫名的熟悉感,从心底窜出。

    宗景灏皱着眉,这种感觉很微妙。

    说不清道不明。

    明明认识不久,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他还来不及去细细品味,门口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关劲,另一个是白竹微。

    看见宗景灏抱着林辛言,两人都是一愣。

    特别是白竹微,如果不是面对着宗景灏,她恐怕会气的跳脚。

    内心抓狂的要死!

    “啊灏——她——”

    宗景灏抱起林辛言,转身进屋,关劲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白竹微,“宗总,虽然娶了林小姐,就算不爱她,终究是夫妻,总不能看着她晕倒在地上不管吧?”

    白竹微冷笑,“好好的怎么会晕倒,不是故意勾引吗?”

    关劲还没回过味来,白竹微又来了一句,“她没病没灾,好好的晕倒,不奇怪吗?”

    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

    相对林辛言关劲相信白竹微多一点,毕竟他们认识时间久,工作上又是搭档。

    虽然林辛言也算是不幸的女人,但是总归有亲人的,不像白竹微孤苦伶仃一个人,这么多年一直跟着宗景灏,心里自然就偏向了她。

    抱着林言辛进屋的宗景灏将她放到床上,要起身时,忽然被林辛言抓住衣领——

    “妈,对不起,别放弃我——”

    宗景灏一愣,低眸盯着她的抓着自己衣领的小手,缓缓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她模样很痛苦,像是癔症了。

    宗景灏皱眉,“林辛言?”

    林辛言听不到,像是陷入了某种恐慌中,她的样子很不安,但是很快,又恢复平静,松开了宗景灏,沉沉昏睡过去。

    宗景灏慢慢的直起身子,看了她两秒,转身,迈步走出房间。

    白竹微坐在沙发上,双手紧紧的握着水杯,宗景灏在房间里多呆一秒,她内心都是煎熬的。

    这个女人不应该在医院照顾她妈吗?

    为什么有空回来?

    关劲去调查林辛言的时候,被白竹微知道了,所以在关劲派人去A国调查林辛言的信息时,白竹微的人,先一步到,并且将当初介绍林辛言生意的那个妇女弄死,制造成‘意外’从楼上跌下摔死的假象。

    这也是为什么关劲没有查到那晚事情的关键。

    她费尽心思,生怕宗景灏和林辛言有太多的相处时间,买通林辛言母亲所住小区里的人,说些难听的话,刺激庄子衿住院,让林辛言没时间有时间和宗景灏相处。

    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没在医院里呆着。

    竟然还被宗景灏抱着。

    越想白竹微内心越崩溃。

    以至于忽略了面部表情的控制。

    宗景灏从屋里出来,就将白竹微还未来得及收敛的情绪尽收眼底,他不动声色的走过来。

    白竹微站了起来,质问差点脱口而出,好在理智尚存,“林小姐是生病了吗?”

    宗景灏没立刻回答,而是坐进沙发里,修长的双腿交叠,才缓缓的抬起眼眸,看着白竹微,半温半冷,令人捉摸不透。

    白竹微的心倏然提到嗓子眼,这样的宗景灏让她害怕,小心翼翼,“啊灏——”

    “嗯。”他的唇角勾着浅笑,“怎么了?”

    这样一看也没有什么地方不对,白竹微缓了缓心神,试着坐到他身边,他没有排斥。

    提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这是浅水湾那块地皮的合同。”关劲将文件夹递给宗景灏。

    白竹微之所以跟着关劲过来,就是听关劲说,宗景灏要这块地皮的合同。

    这块地皮位于浅水湾,依山傍水,是个好地方,规划旅游度假是个好项目,所以想要的人也多。

    只是这块地皮前两年竞标的时候,万越集团中的标,虽手握开发权,但是万越并不想开发这块地,于是决定拍卖。

    但是忽然宗景灏要这块地皮的合同,让她有些担心了。

    毕竟之前林国安去公司表明想要这块地皮,当时宗景没给面子,连人都没见。

    林辛言可是林国安的女儿,她怕,怕宗景灏会因为林辛言而将这块地皮给林氏。

    她不是在意这块地皮,而是在意宗景灏对林辛言的态度!

    “这块地不是决定要拍卖的吗?”白竹微貌似无意的问。

    她虽然问的自然,但是宗景灏怎么会连这么低级的试探都会看不出来?

    但是未曾戳穿,也不曾说透,而是伸手搂住她的肩膀,“竹微,你什么时候变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