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邪王的娇蛮魔妻

作者:困喵 | 霸道总裁

收藏

  作为古代超文明的第一杀手,因主上产生怀疑,为保战友而服毒自尽,启料竟一夕再次穿越。 再次穿越后的身份这么爽?虽是心智不全,却受尽屈辱万千宠爱 但是这些不长眼的都是哪里来的?敢在姑意识逐渐清晰,影蝶缓缓睁开双眸,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山崖的崖底。。

第12章 穆泠绝与脩若_邪王的娇蛮魔妻_ 脩若, 穆泠绝

    男子提着如火骄阳迈步而至,一张绝色妖孽的脸庞让夺目的日光暗淡一直这样,只配作为他的陪衬。妖魅凤眸慵散眯起,不怒而威。如刀削般的薄唇轻轻抿起。一袭紫色金边广袖锦袍更加脩若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才几个月不见,怎么感觉又妖孽了?。...

    男子背着如火骄阳缓步而来,一张绝色妖孽的脸庞让耀眼的日光黯淡下去,只配作为他的陪衬。妖魅凤眸慵懒眯起,不怒而威。如刀削般的薄唇微微抿起。一袭紫色金边广袖锦袍更为他增添傲视天下的霸气。

    脩若倒吸一口凉气,这小子,才几个月不见,怎么感觉又妖孽了?

    穆泠绝看了一眼穆泠逸手上的玉佩,淡淡道:“这玉佩,确实是本王的。”

    “我就说是你这个女人偷的,来人,快将她抓起来!”

    “本王倒要看看谁敢在本王面前伤她一分!”

    穆泠绝的一声怒喝吓坏了众人。

    寒萱儿红了眼眶道:“可是,王爷,她,她偷了您的玉佩啊!”

    穆泠绝不理她,接过玉佩,亲手将玉佩挂到脩若的腰间,“这紫星佩,你一直戴着,应该是喜欢的吧?”

    脩若面具下的小脸渐渐染上了红晕,“青姨让我戴着我便戴了,谈不上什么喜不喜欢。”

    穆泠绝的眼中浮现出名为温柔的情绪,修长的指帮面前少女整了整额前的发,“当初你被你宗内长老带回宗内,我本想去看你,可是莲云宗不许外人上云峰,所以一直没有去看望你。你,可怪我?”

    一系列的动作与对话,看似平淡无奇,却引起轩然大波。

    大陆人皆知,墨国邪王殿下冷血无情,喜怒无常。除了他的同胞大哥太子殿下外,不喜与任何人接触,尤其不近女色。多少爱慕他的女子想要接近他,他都冷眼以待。甚至有女人脱光了躺到他的床上,都被他毫不留情地扔出来。

    如今他却主动与彼岸仙子讲话,还如此的……温柔,难不成他与彼岸仙子之间有什么渊源?

    寒月儿与寒萱儿更是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这般优秀的男子,居然对着那个女人露出如此温柔的神情!?

    脩若不自然的转过脑袋,他们好像还没有到很熟的地步吧?

    难得的,脩若被噎住了,一直沉默不语。

    “呵……”出乎所有人意料,向来冷脸对人的邪王殿下居然笑了,还笑得如此柔情!

    这边的气氛粉色温柔,柳非笑等人却呆了。

    顾宇轩蹭到月子修和柳非笑中间,“子修,非笑,我们与小若一同长大,怎么不知道她与邪王认识?”

    柳非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没听他们说吗?那是当初阿若掉下山崖时的事了!我们又不在场,怎么可能会知道?”

    “那,难道是邪王救了小若?”

    月子修笑道:“你真想知道?”

    顾宇轩差点没把脑袋点断。

    “你自己问小若去啊!”

    “……”顾宇轩哀怨地看着两个小伙伴,这说了等于白说。

    “小若,”袭月痕轻声唤她,“青前辈还在等着我们呢,别迟了。”

    脩若如梦初醒,暗暗鄙视自己方才竟被美色恍了神,忘了最重要的事。

    她抬头望向穆泠绝,“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穆泠绝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指下细腻光滑的肌肤让他心猿意马。

    脩若回头不解地看着他。

    “你们要去哪里?”

    “琉璃斋。”

    “我们兄弟俩正好顺路,不如我们带你一程吧?”

    闻言,一旁的穆泠逸瞪大了眸子,哪里顺路了!不是要回宫吗?皇宫和琉璃斋明明是相反的方向好吗!?

    但看到自家弟弟那充满警告的眼神,他只能把怨言吞进肚子里,含泪而笑,“顺路,顺路。”

    脩若想要拒绝,谁知顾宇轩竟从背后推了她一把,“那就麻烦太子与邪王了!月痕,你陪小若去;子修,非笑,我们再去逛逛!”

    “小心!”穆泠绝仔细地扶住她。

    脩若愤怒地转头望向顾宇轩,却见那个二货已经向自家老爹要了一笔不菲的资金,拉走了月子修与柳非笑。

    “贱人……”脩若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句。

    马车上,四人一路无话,该看书的看书,该发呆的发呆。

    突然,袭月痕道:“小若,经过今天,我估计你也出了名了。不知道这墨国帝都中有多少姑娘将你视为情敌了。”

    “怎么想是她们的事情,反正我们在这里玩儿够了就要离开,有什么好在意的?”

    “你要离开墨国?”不知怎的,听到她要离开,穆泠绝的心中闪过十分怪异的感觉。

    脩若这才睁开眼睛,怪异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我本就不是墨国人,此次出宗也只是为了试炼,总待在一个地方,算什么试炼?”

    正巧,马车停下,脩若道:“今日之事多谢太子与邪王了,彼岸告辞。”

    说罢,与袭月痕起身离开。

    车内再次陷入沉寂,穆泠绝揉了揉眉心,自己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一看到她就变得不像自己?数月前如此,如今也是一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