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邪王的娇蛮魔妻

作者:困喵 | 霸道总裁

收藏

  作为古代超文明的第一杀手,因主上产生怀疑,为保战友而服毒自尽,启料竟一夕再次穿越。 再次穿越后的身份这么爽?虽是心智不全,却受尽屈辱万千宠爱 但是这些不长眼的都是哪里来的?敢在姑意识逐渐清晰,影蝶缓缓睁开双眸,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山崖的崖底。。

第11章 再见美男_邪王的娇蛮魔妻_ 脩若, 穆泠绝

    余光瞄到脸色惨白的寒家三姐妹,柳悠然笑轻笑一声,“好心”再次提醒道:“寒月儿,按照宗内明确规定,见小若如见宗主,你还站着做什么?”寒月儿一咬牙,掩去眼底的不甘,单膝跪倒,“心中却在疑惑,宗内传闻不是说少宗主心智宛若孩童吗?。...

    余光瞄到脸色苍白的寒家三姐妹,柳非笑轻笑一声,“好心”提醒道:“寒月儿,按照宗内规定,见小若如见宗主,你还站着做什么?”

    寒月儿咬牙,掩去眼底的不甘,单膝跪下,“寒月儿参见少宗主。方才顶撞了少宗主,还望少宗主恕罪。”

    心中却在疑惑,宗内传闻不是说少宗主心智宛若孩童吗?

    可现下看来,这传闻仿佛并不是这么可靠。

    这是怎么回事?

    “罢了,”脩若道,“今日之事暂且作罢。若再有下次,丢了你们寒家的脸不说,还让莲云宗落得一个教徒无方的罪名。”

    转身准备离开,可刚走了没几步,只听得“当啷”一声,她腰间的玉佩掉落。

    脩若弯腰想要捡起,却有人快她一步捡走玉佩。

    寒萱儿大声质问她:“这是邪王陛下的贴身玉佩,怎么会在你身上!?”

    脩若夺过玉佩,“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管了?”

    “我警告你,我不是莲云宗弟子,我大姐怕你,我可不怕你!”寒萱儿恍然大悟般,“我知道了,定是你将这玉佩从邪王殿下身上偷来的对不对?”

    邪王?脩若看着寒萱儿手中的玉佩。

    这紫玉,是山崖下那个紫衣绝色男子送的,这个女人说这玉佩是邪王的,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大陆第一美男、大陆第一天才——墨国邪王穆泠绝?

    脩若回神,怒道:“放你妈狗屁!老子可不认识什么邪不邪王殿下的,你要真想知道,问你们的邪王殿下去!”

    柳非笑等人汗,小若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爆粗口神马的不太好吧?

    不远处酒楼的二楼雅间,一双眼睛正透过窗户将这边发生的一切事情收入眼底。

    此时,眼睛的主人正拍着大腿笑得毫无形象,好半晌才冷静下来,但俊逸至极的脸庞上依旧挂着毫不掩饰的笑意。

    他望着一旁正在品茗的紫衣男子,“绝,那小丫头太强悍了!”

    这人,正是脩若在山崖下遇到的男子,墨国太子——穆泠逸与他的胞弟——穆泠绝。

    听了穆泠逸的话,他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微挑的唇角暗示着他的心情不错。

    “只是,这丫头也太野蛮了吧?”

    他这才抬头看了穆泠逸一眼,眼中的不满不言而喻。

    只一眼,就让穆泠逸炸毛,“第二次了!穆泠绝,从小到大,这是你第二次用这种眼神看我,还是因为同一个女人!”

    当时,他不过就是动作大了一点,扯痛了昏迷中的脩若吗?这小子当时的眼神都恨不得把自己扔出去!有这么对自家大哥的人吗?有吗!?

    然,不等他抱怨完穆泠绝就已经起身离开,独留穆泠逸一人在雅间内气得直跳脚。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笑望着不远处的红色身影,“绝,你不仁,就别怪大哥不义!”

    就在脩若和寒萱儿对峙不下时,一辆马车停在她们旁边,悦耳的男声传来,带着一丝无法忽视的威仪,“光天化日的,这是在做什么?”

    这声音,正是脩若所听过的。

    说罢,一双修长的手撩开车帘,一白衣俊逸男子款步下车。

    一见到他,除了脩若五人外,街上所有人都齐齐下跪,“参见太子殿下。”

    邪王殿下与太子殿下整日形影不离,如今太子殿下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意味着邪王殿下也在?

    思此,街上不少少女女子双眼满带期望地望着马车,当然也包括寒月儿与寒萱儿两姐妹。

    看着面前熟悉的男人,脩若挑眉,这人是墨国太子,那另一个妖孽真的就是穆泠绝了?

    “都起来吧!”穆泠逸淡淡道,看到袭毅赐与顾行衍两人,笑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连右相大人与顾将军都惊动了?”

    袭毅赐行了一礼,“回太子,微臣听说小女回了帝都,便赶来接女儿回家,却不料出了些小意外。”

    “哦?小意外?”穆泠逸眉头一挑,“是什么样的意外把我们的右相大人都给难住了?”

    “太子殿下!”寒萱儿指着脩若,“就是这个女人,偷了邪王殿下的贴身紫玉。”

    “你放屁!”穆泠逸还没讲话,顾行衍的大嗓门就先响了起来,“彼岸仙子方进帝都,哪里有时间去偷劳什子的玉佩?再说,以莲云宗的势力,仙子想要什么宝贝没有?犯得着偷吗?”

    呃……脩若等人呆愣地看着顾行衍,他们终于知道宇轩这般火爆的性子像谁了。十成十地遗传了自家老爹啊。

    穆泠逸并没有责怪顾行衍的“无礼”,而是拿起脩若手中的玉佩,“寒二小姐说的是这枚玉?”

    “正是!”

    穆泠逸轻笑一声,对着马车里道:“绝,你还不出来看看,这玉佩是不是你的?”

    马车内的穆泠绝无奈轻叹一声,他就知道,大哥不会善罢甘休的。

    “参见邪王殿下!”看见那紫衣绝色男子自马车而下,众人再度下跪。

    以寒月儿、寒萱儿姐妹为首的众多女子的眼神又热烈了几分。

    饶是早就见过这男子一面的脩若,此时也不免屏住了呼吸。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