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邪王的娇蛮魔妻

作者:困喵 | 霸道总裁

收藏

  作为古代超文明的第一杀手,因主上产生怀疑,为保战友而服毒自尽,启料竟一夕再次穿越。 再次穿越后的身份这么爽?虽是心智不全,却受尽屈辱万千宠爱 但是这些不长眼的都是哪里来的?敢在姑意识逐渐清晰,影蝶缓缓睁开双眸,发现自己正处于一座山崖的崖底。。

第5章 莲云宗少宗主_邪王的娇蛮魔妻_ 脩若, 穆泠绝

    “青姨!”看见抱着自己的冷面美人儿,脩若全面展开一抹笑颜,俏立地叫了一声。青将她放至地面,面露很紧张的将脩若到尾到脚看了一遍,却意外发现她浑身是伤,腹部更是流血不只不只。这青将她放至地面,面露紧张的将脩若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却发现她浑身是伤,腹部更是流血不止。。...

    “青姨!”看到抱着自己的冷面美人儿,脩若展开一抹笑颜,俏生生地叫了一声。

    青将她放至地面,面露紧张的将脩若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却发现她浑身是伤,腹部更是流血不止。

    这下可好,原本就面无表情的俏脸更冷了几分。

    “青姨~”见势不好,脩若赶紧讨好般的笑笑,抱住青的胳膊撒娇,“您不要生气了啦~好不好?”

    在原主的记忆里,这个叫做青的疑似神兽的女子,是除了两位兄长之外最宠溺她的人。

    幼时,原主生重病,不论吃如何名贵的丹药都无法痊愈。当时,青急得差点就要拿自己的内核救她。

    内核,是兽族的生命本源,若是兽族失了自己的内核,就相当于没了命。

    这般的情感,与原主的记忆一起,被深深地印在了她的心中,让她怎么能不感动?

    看着面前少女的笑颜,青深深地叹了口气,抚摸着脩若的长发,“青姨怎么舍得生你的气?青姨只是在气,究竟是谁,敢将你伤成这副模样!”

    说着,语气又变得严肃起来。

    听到这样的话,脩若心中划过一丝暖流,刚想好好撒娇一番,听到身后的打斗声,大眼睛转啊转的,唇角扯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青姨~”语气变得委屈,“您都不知道,那只圣兽有多可恶!趁着我受伤就想吃了我!”

    “什么!?”听到她的控诉,青柳眉倒竖,“它居然敢!”

    不等青动手,便被一阵温柔的声音阻止,“青儿,这等小事,还是交给我来吧!”

    “脩若见过幽九长老。”

    幽然笑笑,不卑不亢的施了个礼,“幽然见过少宗主。”

    青看到他,没好气道:“既然如此,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动手?”

    幽然无奈一笑,眸中尽是宠溺,足尖一点,朝着黄金巨狮与那两兄弟的方向而去。

    接住被黄金巨狮甩飞的白衣男子,幽然飞至黄金巨狮面前,挥手唤出自己的契约兽——变异美人鱼,已经失去疗伤能力却拥有强大攻击力。

    如今幽然的契约兽,已经达到了神兽级别,虐一只圣兽简直不要太简单啊!

    命令美人鱼压制住黄金巨狮,幽然冷声道:“敢吃我们少宗主?你这胆子可真够大的!”

    少宗主?两兄弟愣了,这男子所着白衣上的绣纹,是大陆第一大宗——莲云宗独有的标志,而且,看这陌生男子的实力,定是长老级别的人物。

    刚刚他说,这巨狮想吃莲云宗的少宗主?

    可是,这巨狮想吃的不就是刚刚那个女人嘛?

    难道……那女人就是传说中的彼岸仙子,莲云宗的少宗主?

    “大人饶命!”黄金巨狮的身体被冰封住,只留下一个脑袋在空气里,它惶恐道,“我再也不敢了,只求大人绕我一命!”

    幽然慢慢地摇了摇头,“你想伤若儿,纵然是我有心放过你,宗主也不会同意的。”

    不等他下令让变异人鱼杀了巨狮,就听到脩若的阻止,“幽叔叔,它修炼至圣兽级别也不容易,还是放过它吧。”

    “若儿,”青不赞同地看她,“它想伤你。”

    “可我没事啊!而且,让我受伤的,也不是它。”

    幽然笑道:“按照宗规,我是该听你的。可是若是被宗主知晓,他们二人可是会大发雷霆的。”

    “幽叔叔放心,哥哥那边我来搞定。”

    幽然颔首,命变异美人鱼撤了冰块,黄金巨狮对着脩若千恩万谢,“多谢,多谢……”

    黄金巨狮带着自家崽子回了窝,众人都松了口气。

    长相高于平常人类的一家四口一脸怪异地看着脩若,白衣男子问道:“你是彼岸仙子?”

    脩若淡笑不语。

    幽然给脩若喂下一粒丹药,眨眼间,脩若腹部的血就止住了。

    幽然将脩若背起,对着四人有礼道:“多谢几位照顾我们少宗主了。”

    白衣男子浅浅一笑,“长老不必客气。”

    说着,心中一阵恶寒,对着看着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叫“长老”这种长辈级称呼,那感觉真是……说不出的怪异啊……

    “等等!”紫衣男子叫住他们,从自己的腰间扯下一块紫色上等好玉,放入脩若手中。

    “你……”脩若一愣,似是不明白他这样做的意思。

    在场的人也都惊呆了,那玉佩可是……

    脩若刚想把玉佩还回去,却被青抓住手腕,“既然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

    末了,还对着紫衣男子淡淡一笑,“多谢。”

    待他们离开,中年男子有些不赞同的看着自己的小儿子,“绝儿,那枚玉佩,是要留给你未来王妃的,你怎么可以……”

    他低头不语,女子劝丈夫,“算了,绝儿有自己的打算,您别太操心了。”

    想起方才那少女的长相,天赋与身份,觉得这样的女子当自家儿媳妇儿也不错,起码她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配得上自家小儿子的女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