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27章 上师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他……凭什么不给我去看爷爷?!”“他有什么资格挡着我?”“么他真的我以为整个徐家了是他的了么?”……最后,徐顺但是没能看见爷爷。出了徐家,回自己的住处,他出了徐家,回到自己的住处,他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狠狠地摔起了东西。。...

    “他……凭什么不让我去看爷爷?!”

    “他有什么资格挡着我?”

    “难道他真的以为整个徐家已经是他的了么?”

    ……

    最终,徐顺还是没能见到爷爷。

    出了徐家,回到自己的住处,他终于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狠狠地摔起了东西。

    而陈策坐在一旁沙发,稳如泰山,神色轻松。

    一阵发泄之后,徐顺终于平缓了心情,这才看向陈策,求教道:

    “还请陈先生解惑,此时我应该如何做?”

    态度比之前请他去看病,更加恭敬了。

    因为之前,他对陈策的能力只是听说,但现在他亲眼看到龙虎山的弟子都被他轻易击败。

    态度转变,自然而然。

    对此,陈策倒是不怎么在意:

    “如何做,我不能教你,这是你的事情,你找我来,是为了看病的,我能说的只是,你爷爷中的毒,的确和徐真有关。”

    可能连徐真自己都不曾想到,陈策有根据气味就判断药性的能力。

    之前他没在意陈策,但陈策却上下把他打量了个遍。

    然后在他身上,他闻到了和老爷子身上相似的气味。

    其实这气味,徐顺身上也有。

    但相比今天所见的所有人,徐真身上的是最浓的。

    可以断定,他是直接接触过那种毒素的。

    对此,徐顺之前就有猜测,但现在从陈策口中得到确认,他依旧沉默了。

    他相信陈策的判断,因为陈策没有任何理由骗他。

    可以正因为这样,他才沉默。

    因为这样,他就确定了整件事情的主导者。

    而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整个家族的控制权!

    徐真属于大房,而他属于三房。

    徐策是二房的,从小和徐真一起长大,对徐真言听计从。

    所以不算第二代,仅从第三代来说,他们第三房对大房的威胁是最大的。

    他甚至想到了自己父亲的那次失误。

    他父亲是个很谨慎的人,对家族的事物比谁看的都重,按理说那样的失误,绝不可能发生。

    可事实就是发生了。

    之前他还觉得事情蹊跷。

    现在看来……这是早有预谋啊!

    先污蔑自己父亲,然后在干掉自己。

    那么整个家族就全都到了大房的手中!

    徐顺瞬间明白了家族内的整个局势。

    如果说,之前他只是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身处在漩涡之中,很是危险的话,那么现在,他发现自己这是坐在炸弹上面啊。

    而且这炸弹随时都要爆炸。

    看着徐顺阴晴不定的眼神,陈策并不关心,说了句:

    “我之前说保你性命,不假,但只有三天,三天之后,我会离开,所以这三天时间你自己决定怎么做。”

    说完,他直接上楼,回了客房。

    而徐顺一直待在楼下,不停地打着电话。

    情绪时而暴躁,时而安静。

    而时间也随之悄然而去。

    夜幕降临。

    陈策没有睡觉。

    这还是他重生以来,第一次不在家睡。

    之前他和左晴川打过招呼,说有个朋友找他有点事儿,所以去一趟外地。

    而看这窗外的月亮,陈策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有点想念自己的窗户。

    忍不住掏出手机,他发了条消息:

    “睡了么?”

    对方过了好半天,才回:

    “没,在忙。”

    他发:

    “忙什么?”

    对方回:

    “忙厂子改革。”

    然后陈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了。

    而且有些焦躁。

    想说什么,可打了字,却犹豫着没发。

    反反复复,数次。

    他对自己这种状态,感到很是惊讶。

    因为就算他最后时刻,面对天劫万雷轰顶,他都浑然没有这种感觉。

    可此时,看着小小的手机屏幕,他却有了自己从未有过的心态。

    这心态很凡人,很不魔皇。

    但陈策并不讨厌这感觉。

    他重生已经大半个月。

    虽然重生的背景不是很光明,但他日子过得倒很是不错。

    而且他找到了自己之所以渡劫失败的根本原因,是迷茫。

    雷劫之中,有太多的东西他根本不知道,也不了解。

    那些困扰寻常人的一些问题,同样困扰着他,因为他不明白,也不能理解。

    身为魔皇的时候,他能轻易的说出,我是魔皇,何必去体会常人的生活。

    可一次雷劫,让他真的成了常人。

    然后他明白,这是给他的机会啊。

    于是从重生开始,他并不在意修行的进度,只是自顾自的过着自己的日子。

    然后这么过下来他发现……感觉竟然还不错。

    就比如现在。

    他喜欢这种期待着对方回复的感觉。

    他喜欢期待着对方对他的态度改变的那天。

    而曾经的魔皇生活,他除了期待突破,再无其他。

    “这么看来,曾经的自己还真的不好意思说自己活过啊!”

    想着,他开始打字。

    “我忽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你,作为朋友,我觉得自己有了解你得义务,所以你要不给我个机会,了解你一下?”

    一键发送。

    对方很快回复:

    “怎么了解?我的生活很简单,你不是都看到了,就是那样。”

    陈策打字:

    “我想了解真正的你,比如你喜欢看什么书,喜欢穿什么衣服,喜欢什么头发,大学时候有没有暗恋过什么人?过去你有什么想做却因为胆怯,没做的事。”

    这段话,是他从一个心灵鸡汤里看到的。

    他发现,这个世界上的心灵鸡汤,对寻常人来说,那就是鸡肋,但对他却蛮好喝的。

    因为他真的从来没问过自己这些问题。

    他也不了解左晴川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只是对他的提问,左晴川并未回答。

    “明天还要开会,还有工作没做,先不说了。”

    陈策看着屏幕,看了好几遍,确定对方不发了,才抬起头看向窗外。

    谈不上失望,只感觉自己距离真正了解自己这个老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但就在这时,本以为不回复的手机,又响了。

    是左晴川。

    “或许我是觉得咱们的关系变化的太快,我需要些时间来适应,以后有机会,我告诉你答案。”

    看着这行字,陈策无意识的笑了,然后锁屏。

    他自己都不曾意识到,他现在的笑容,就像是一个少年。

    而时光就随着他这样,不断流失。

    陈策躺在床上,没睡。

    一直到某一刻,楼下出现了一丝诡异的动静。

    他才睁开眼,冷笑道:

    “果然来了!”

    ……

    ……

    早些时间。

    徐策和徐真碰了个头。

    说到了徐顺找了个很强的医者来给爷爷看病。

    “这个人很奇怪,给我的感觉就像个普通人,可本事却连龙虎山的白岚都挡不住。”

    而一旁的白岚也说:

    “他的本事我也看不清,但给我的感觉却只有我师父才有。”

    徐真知道自己这个弟弟带了个人来回来。

    但没怎么在意。

    没想到,这人还真有些本领。

    不过就算有本领能怎么样?

    在死神面前,难道能不哭泣么?

    徐真面色凶狠。

    和他面容的阳光很是违和。

    然后他转头对徐策说道:

    “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来处理。”

    说着他回到自己的院子。

    而此时在他院子中央,正盘膝坐着一个长发老者。

    这老者看上去年纪已经很大,但身形却十分健壮,**的上身满是肌肉。

    如同壮年。

    特别是此时他身周还有一层白雾笼罩。

    很是不俗。

    看着这老者,徐真神色十分复杂,但最终全都化做恭敬。

    鞠躬道:

    “上师。”

    上师看到了徐真神色中的变化,但并不在意,朗声道:

    “怎么?心中不服气?”

    “不敢?”

    徐真立刻否认,但不敢看上师。

    倒是上师这时笑了起来:

    “你不服也是应该的,毕竟也是江北徐家的子弟,但你既然得罪了我姜宇,那就需要付出代价,这是我苗疆一族如今还能存在的根本,你可明白。当然,我也不欺负你这小辈,这偌大的徐家,我只需要你们找三样东西,就够了,之后,这家族原样的换给你们。”

    说着,上师看了徐真一眼,似笑非笑:

    “说起来,这也是你的机会,你不是一直都想当家长么?等徐家的老头子死了,这整个徐家还不是你和你父亲的?”

    这场徐家巨变,也是因为此人。

    正是他下毒,才让徐家老太爷神不知鬼不觉的,陷入了昏迷。

    目的,就是让他掌控整个徐家,然后为他寻找三样东西。

    徐真没抬头,但听到家主的位置,他眼中流露出炙热。

    一开始,他也于心不忍,因为老太爷虽然对他不像徐顺那样亲近,可也不差。

    但想到这徐家,注定进了三房的口袋,他就恨。

    “凭什么?我家是大房,三房却占据着更多的公司掌控权?”

    “我父亲和我,哪样比三房差了?!”

    特别是徐顺那个废物。

    和我相比他算是个什么东西!

    “可爷爷你为什么只喜欢他,不喜欢我?”

    这个问题他曾经很多次想要问爷爷。

    但现在,不需要了。

    因为一切,都因为上师的出现,改变了。

    他曾经见过上师的本事,只吹了一声口哨,就杀死了十余人。

    这绝不会是正常的手段。

    他知道,华夏存在一群掌握着异能的人类。

    而上师,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一个——觉醒者。

    说着,他把徐顺的事儿和上师说了。

    对此,上师并不上心,随手一挥,就有一道黑影从房子角落飞出。

    “小事儿。”

    说完他盘膝坐在地上,望着四周。

    觉得一切,胜券在握。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