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26章 龙虎山白岚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这青年一脸的乖张气息,眉宇之间冲斥着**和锋芒。给人的感觉,这就像是一只野马。十分野性。这是徐家二房的儿子,徐策。瞅见徐策,徐顺神色很是下不来台,望着他迎面而来走过来,他给人的感觉,这就像是一只野马。。...

    这青年一脸的乖张气息,眉宇之间充斥着**和锋芒。

    给人的感觉,这就像是一只野马。

    十分野性。

    这是徐家二房的儿子,徐策。

    瞧见徐策,徐顺神色很是难堪,看着他迎面走来,他眼神晦暗:

    “你来干什么?”

    “我来当然是看看我亲爱的弟弟到底有弄出什么幺蛾子了。”

    徐策轻笑着说着:

    “作为我们家有名的纨绔,这段时间我们大家可要看好你呢,不然出点什么问题,我们可担待不起。”

    徐顺没和陈策说的是,他父亲是家族中最受爷爷重视的人没错,他是爷爷最喜欢的孙子也没错。

    但他……风评不是太好。

    过去二十年,因为沉浸玩乐,又因为闯了几个不大不小的祸事,所以给人留下了难堪大用的印象。

    这不,明明是徐家嫡系,却连见老太爷的资格都没有。

    徐顺表情十分难看,怼了句:

    “我这次可是带人给老太爷看病的,你别没事儿找事儿。”

    “我这可是帮弟弟你把关啊,咱们老太爷什么情况,你不是不知道,要是被奸人趁机捣乱,这可不行。”

    说着徐策看向陈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之后露出轻蔑神色:

    “我说弟弟,你找人怎么都不看这点呢,就这样的,难道是什么名医不成?还是看看哥哥找到的是谁吧。”

    说着他让开身子,露出了他身后一人。

    只见那人一身道袍,长发飘飘,交代下青华布鞋,手托拂尘,整个人看上去仙风道骨。

    虽然年纪同样非年长,但比陈策看上去有台面多了。

    的确,陈策此时穿的的确上不了台面,就是寻常他在家穿的衣服。

    陈策倒是没多想,他觉得怎么舒服怎么来了。

    但现在一对比,差距的确是明显的。

    对方那个道人打扮的,像是仙家。

    而他……反倒像是个滥竽充数的货色。

    “龙虎山,白岚。”

    道人上前,微微行礼,随是行礼,但神色动作之间却满是傲气。

    抬起头,也是如此,对陈策那是看也不看,只对徐顺说道:

    “徐家三少爷,这世间法道三千,但医者仁心,可切莫被奸佞之人蒙蔽了双眼。”

    那意思很是明白。

    这是在说陈策是个糊弄人的骗子呢。

    说着,这个自称是白岚的道人,脚步清逸,眨眼间来到徐顺面前,食指之间在徐顺眉心轻轻一点。

    徐顺瞬间就感觉一股清凉进入脑海,整个脑子立刻清明了。

    这下,徐顺哪里不知道,这个白岚也是有真本事的。

    不过他对陈策有信心,毕竟那也是真的赢过小神医的人。

    虽然他不曾见过如何赢得,但仅凭昨天只凭借气味就断定爷爷病因的手段,就绝对不是常人所能。

    这么想着,徐顺想了想开口道:

    “虽然道长您非常人能级,但我请来的先生也不是泥巴做的,在治病救人这事儿上,谁强谁弱还真的不好说。”

    说着,徐顺向陈策投以信任的目光,但对这目光,陈策却是似笑非笑,像是察觉到某些好玩的东西。

    陈策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吭声。

    不是因为怂,他是魔皇,已经是非人的存在,面对普通人怎么会怂?

    他只是有些好奇白岚这个道人,因为在他的身上,他竟然看到了一些灵力的痕迹。

    虽然这力量很驳杂,而且数量及其微弱。

    “的确,和我相比,他……不行。”

    丝毫没有藏拙的意思,陈策傲然说道,然后就接着打量白岚。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人类身上看到灵力的存在。

    “看来这地球也并不只是有科技文明啊。”

    之前这道人点徐顺眉心那一下,就是灵力的作用。

    清神明目,洗精伐髓,是灵力的基本效用之一。

    只不过,在陈策的眼中,刚才那一下,已经耗光了这道人仅有得了灵力。

    换句话说,这年纪不大的道人,刚才那是在装逼呢。

    这不,随着刚才那一下,道人半天没吭声,虽然很卖力的压制,陈策却依旧能听到他体内呼哧呼哧的急促喘息。

    但徐策不知,只认为是陈策狂妄,眼睛瞬间眯起,像是条阴冷的蛇,他冷声道:

    “狂妄之人,可不要把话说得太满。”

    说着他一指白岚,傲然道:

    “白先生,那是龙虎山常青山人的坐下大弟子,一身医术炉火纯青,不说通天彻地,但也基本能药到病除,相比华夏小神医,也只是略逊一筹,你是从何而来,难不成是神医徒弟不成?敢如此叫嚣?”

    陈策点了点头道:

    “我的确不是神医徒弟,但神医在我面前也不敢称自己是神医,因为星辰如何与日月比肩?”

    这次,不光是徐策,就是白岚听着陈策越发狂妄的话,也忍不住了,站出来哼声道:

    “本以为此次下山,只是治病救人,没想到竟能碰到你等狂妄之人,罢了,我就当是行善,教你做一回人!”

    正巧,这是有一只小狗,奔跑而过。

    白岚眼中精光一闪,手中略微施法,这只纯白毛柯基就直接倒地不起了,眼看着就不活了。

    “既然你自认医术比我高强,那么就来试一试吧。”

    说着让开了身形。

    一副高人指点人的做派。

    陈策也觉得有意思,这人明明体内灵力已经消耗殆尽,但他竟然和自己比起了医术?

    而且还给自己出了道题?

    但不等他有何动作,这时一个八九岁的半大孩子跑了出来,看到自己心爱的宠物倒地了,四下一看就认为是陈策弄得,直接哭了起来。

    “你坏,你害死了我的狗狗!”

    弄的陈策就算涵养再好,也忍不住有些尴尬了。

    在场的不止他一人,凭啥看了一圈之后,认为是自己干的?

    难道自己长得像反派么?

    可明明真正的反派在对面站着呢。

    不过陈策也没去解释,弯下腰看了看小狗,也没用什么复杂的手法,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一个药丸,在小狗鼻子前晃了晃。

    小狗就像是睡了一觉似的,醒了。

    甚至比之前更加活泼,一只鼻子不停地到处嗅着,最后看向陈策,开始围着他撒欢的蹦跳。

    那亲近的劲儿,比和小姑娘在一起还亲近呢。

    就像陈策才是它真正的主人似的。

    这下,小姑娘更生气了,本来小狗只是死了,可现在……小狗竟然叛变了!

    小姑娘狠狠地瞪了一眼陈策,也不管小狗了,直接跑去找妈妈了。

    她要向妈妈告状,有个恶毒的男人拐走了她的狗狗!

    放在小姑娘眼中,这事儿是一个有关背叛的故事。

    但这一幕,放在徐策和白岚的眼中,却是另外的一个样子。

    先说徐策,他以为陈策对这题目会束手无策,哪里想到就这么简单的就给解开了?

    他很是吃惊。

    甚至快到他都没反应过来。

    而陈策做了什么?

    他好像只是从口袋里给小狗找了个零食,然后还没给它吃?

    他……忍不住看向白岚。

    目光中的意思很明显: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可白岚也想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他之前施法的可不是普通的东西,而是他师父调制的一个很复杂的毒,就是他也休想轻易解开。

    这次带出来,本来是准备防身的,但为了打压对面这个小子,他也只好拿出来了。

    可谁想到,这毒……好像没什么作用?

    那个叫陈策的只是拿了个东西给小狗闻了闻,小狗就活了,而且比之前还活蹦乱跳的?

    白岚本能地觉得这事儿不可能。

    可紧接着,他闻到了一股气味。

    这气味很陌生,但却引起了他身体极大的反应。

    他身体气血开始失控,在体内四处乱窜,就连他的内劲儿都被其影响。

    他很费力才压制住,但再看陈策,他眼神惊恐,如何不知道对方是个比他更有手段的猛人。

    光是用气味就差点将他弄到失控。

    这可是他师父都做不大的。

    “他……到底是谁?!”

    徐顺从开始就一直在旁边看着。

    像是将舞台彻底交给了陈策似的。

    而看到白岚和徐策的眼神,他哪里不知道,这场交锋,是陈策大获全胜了。

    顿时他笑了起来,嘲讽的看着徐策:

    “这回,你没理由当着我们了吧?”

    说着他看向白岚,眼神讥讽:

    “龙虎山么?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啊!”

    那藐视的神态,差点没给白岚气的吐血。

    而徐顺压根不给他发飙的机会,直接去找大爷了。

    但看望自己爷爷这件事,并没有因此顺利,他的请求直接被徐家老大拒绝了。

    看着自己大爷,徐顺再也难以维持平静: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去看自己的爷爷?”

    回答他的不是徐家老大。

    而是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一脸阳光,面如朝阳。

    “小弟啊,现在咱们家族是什么情况你也知道,你……就不要在无理取闹了。”

    而从始至终,他都不曾看陈策一眼。

    就像徐顺的行为,只是孩子之间的过家家。

    而他,正是徐顺口中的,徐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