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25章 江北徐家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看见徐顺答应下来,陈策让他明日来找自己,就回去了。徐顺呢也没过多地逗留,后转身和方擎离开了。始终直到离开了小区远远地,方擎才张口道:“少爷,两千万加一株乾星莲,还得全力以赴一次出手,徐顺呢也没过多停留,转身和方擎离开。。...

    看到徐顺答应,陈策让他明天来找自己,就回家了。

    徐顺呢也没过多停留,转身和方擎离开。

    一直等到离开小区老远,方擎才开口道:

    “少爷,五千万加一株乾星莲,还要全力出手,这个代价是不是太高了?”

    的确,正常的医生看病,才花多少钱?

    就像这次,徐家挂住了悬赏,寻求神医,可开出的金额也才两千万。

    徐顺答应的代价,已经是这个价格的数倍了。

    就算陈策不是常人,只是一声轻哼就让他受了重伤,可这事儿在方擎看来也不值当。

    但徐顺对此却有不同看法。

    “虽然是看病,其实也是保命,陈先生不是寻常人,明明我还没说什么,他就已经知道我如今最需要的是什么,我最需要的不是爷爷醒过来,而是安全。而这个钱,买的就是安全啊!”

    “花这么多钱保命,当然值!”

    徐顺想着家里那些如狼似虎的亲戚,心中发恨,却无能为力。

    至于陈策,更不觉得这个价钱很贵。

    首先,五千万,陈策压根没放在心上。

    盛天集团是个百亿级别的,还差着五千万么?

    他真正上心的是那个乾星莲,但心里也没说多非要不可。

    所以这次出手,他真的纯粹是看在对方的态度上。

    另外,他也对徐家发生了什么事儿有些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才让徐顺这个真正的富家公子,如此害怕呢?”

    而第二天,徐顺如约来了,而且是自己开车来的。

    看着如约赶到的徐顺,陈策没说什么,直接上车。

    然后车子就朝着北方一路行驶。

    说起江北,其实是一个比江南地狱更为广袤的地方,但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加上一些历史因素。

    使得江北相对于江南来说,要式微一些。

    但徐家,作为江北的龙头家族,也不是寻常家族能够比拟的。

    毕竟,江南虽然经济发达,但也家族众多,每隔几年都有几个从水下面冒出头的新秀,将江南整块地瓜分的四分五裂。

    但徐家不同,徐家之所以是龙头,那是因为徐家的产业遍布了整个江北将近三分之一的地域。

    换句话说,整个江北的经济,有三分之一,是他们徐家的。

    这就是一个很恐怖的事儿了。

    也让徐家,数十年都如同土皇帝似的,坐在江北,颐指气使。

    徐家只要没事儿,那么整个江北就不会有大事儿。

    这已经成了江北人民的通识。

    一直到,一个月前,徐家老太爷徐璈,突然病了。

    说起徐家老太爷徐璈,陈策也是有所耳闻。

    他知道,那是一个枭雄般的人物,当年在战乱之中,那是真的在战场上拼杀过的。

    侥幸没死,又立下赫赫战功,于是才有了徐家。

    而华夏开国七十年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这让无数家族都兴起又衰落,只有少数家族,能够在大风大浪中,依旧坚挺。

    徐璈的徐家,就是其中之一。

    并且在几波大浪冲刷之后,徐家非但没被打垮,反而有了一股无畏之气。

    这都多亏了徐璈的几次断定局势。

    就连京城的几位大能,都说徐家的徐璈如果能再撑十年,就有未来大家之气象。

    但谁想,这徐家的顶梁柱徐璈,就这么毫无征兆的病了呢。

    因为路途遥远,徐顺也没歇着,更没有隐瞒什么的意思,直接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

    “我们徐家虽然是个大家族,但直系亲属并不多,我爷爷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其中女儿已经嫁到了外地,所以不涉及到她们。而我父亲是第三个儿子。”

    “而家族的企业,我爷爷是用了评分制,就是三个儿子各管一片,根据一段时间的评分来决定谁的表现更好。之前一直都是我父亲领先,所以我这虽然排到了第三顺位,但明眼人都知道,我父亲很可能就是下一任家长了。”

    “但事情就在一个月前,却发生了变化,那是一次很大型的交易,本来准备的万无一失,可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竟然被对方算计,损失惨重,我父亲作为这次交易的负责人,受到了严重的指责。但我爷爷一直不相信这件事是干净的,于是亲自主持彻查此事,但谁想,就在这件事准备彻查的时候,爷爷竟然病了?!”

    徐顺言辞中透漏着难以置信。

    陈策也明白他的心思。

    毕竟,这事儿如果调查不清楚,那么他父亲肯定是和家主位置无缘了,至于徐璈得病,也的确病的太巧了。

    “所以你才怀疑徐家家主不是得病,而是中毒?”

    “不是怀疑,是确定!”

    徐顺眼神阴蛰的说道。

    “我家老太爷,这病的实在太突然,也太蹊跷。陈先生您不知道,我爷爷那可是真的从战场上下来的,对身体那是爱惜极了,别看他今年七十多,但那身体素质,就是我都不一定赶得上,所以说突然的个什么病,那是绝无可能。”

    “而且这病并不寻常,整个人持续发冷,整日昏昏沉沉,神志不清,就像是感冒发烧,可体温却低的吓人。至于这中毒的事儿,其实我找人看过。”

    徐顺这时候扭头看了陈策一眼,发现陈策在听,他这才接着道:

    “一周前,我找人给老太爷看过,那是家族有名的大夫,因为欠了我一个人情,这才帮忙看看,才确定是中毒了。但这毒即便是他也不曾见过,更不会解。所以之前,其实我是准备来请小神医来的,没曾想碰见了先生您,所以这才找到了您。”

    陈策露出恍然神色。这才知道前因后果。

    他也没想到,原来对方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自己不小心把小神医李忠景的生意给抢了。

    这事儿当然也没有那么简单,不然徐顺这个直系孙子,给自己爷爷找大夫,怎么还偷偷摸摸的。

    陈策也没有任何隐晦的意思,直接问道:

    “那你心中是否已经有人选了?是你哪个叔叔或者是哥哥?”

    陈策说到这话是笑着的,像是对这事儿丝毫不关心。

    但话里的意思却让徐顺吃惊了。

    “为什么不是外人?”

    徐顺有些惊讶地问道:

    “我们徐家虽然在江北有很重的分量,但盯上我们家的也不少,为什么不能是别人?”

    陈策看了他一眼,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如果这事儿是让外人给算计了,那你们还是什么龙头?”

    然后徐顺沉默了。

    因为陈策说的是对的。

    这事儿真的不是外人干的,而是……内贼!

    徐顺眼神出现一抹愤恨。

    “为什么要这样?难道真的,那个家主的位置比爷爷还要重要?!”

    因为徐顺从小体弱多病,所以徐璈和她相处时间最长,他和爷爷关系也最亲近。

    但谁能想到,家里人,那些平时都很和蔼的亲人们,竟然有人对爷爷下了如此毒手?!

    这无异于是背叛!

    “是谁?”

    注意到徐顺的情绪起伏,陈策随口问道。

    像是他早就知道,对方会有答案似的。

    而徐顺微微沉默后,声音中透露着咬牙切齿的恨的。真的说了一个名字:

    “徐真。”

    ……

    ……

    陈策重生之后,并没有来过江北。

    这次突然来到,发现江北相对于江南,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起码从气温上,就有好几度的温差。

    这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

    当然,这并不碍事儿。

    灵尘境虽然是修真境界的入门阶段,但对这点温度,还休想侵入陈策体内。

    他就穿着一件单衣,跟着徐顺直接去了徐家。

    说起来,徐家虽然贵为整个江北的龙头,但住的地方却并没有那么豪门的意思。

    只是在一个比较寻常的小区。

    当然当陈策进去之后,他就不觉得平凡了。

    因为他发现这整个小区,都是徐家的。

    而在进了徐家之后,一直都不掩饰自己的徐顺,像是突然穿上了一层衣服,脸上瞬间就挂上了一层伪善的外皮。

    对所偶遇来打招呼的人,他都笑脸相迎。

    就像是个还没怎么懂事儿的孩子。

    而整个徐家,也没人栏他,就连跟在他身后左看右看的陈策,都没人问询。

    一直到老太爷的病房门前……

    一直畅通无阻的徐顺,终于被拦下了。

    拦下他的是个和方擎相似的黑脸汉子。

    说他们相似,不是说长相,而是气息。

    陈策瞥了他一眼,心想:又是个从战场上回来的。

    看到徐顺,黑脸汉子直接拦住:

    “三少爷,您知道规矩,看望老家主,需要老板的批准。另外……”

    黑脸汉子这时看向陈策:

    “闲杂人等,可不能入内。”

    “他不是闲杂人,他是我给爷爷找来的医生。”

    徐顺耐心地解释道。

    但不等黑脸汉子回答,一个声音就突然传来:

    “小弟,可别逗了,就你还能找到什么名家医师?”

    然后陈策就看到,一个面向十分乖张的青年,迎面走了过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