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23章 没憋好屁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陈策出汗,他真没想起左晴川居然有这想法?他一代魔皇,也不而已怎么了,居然有一种被揭穿身份的很紧张感。毕竟表面,稳如泰山。但内心慌得一批。主要原因是没办法作出解释啊。而左晴川当然表面,稳如泰山。。...

    陈策流汗,他真没想到左晴川竟然有这想法?

    他一代魔皇,也不只是怎么了,竟然有一种被拆穿身份的紧张感。

    当然表面,稳如泰山。

    但内心慌得一批。

    主要是没法解释啊。

    而左晴川呢,说出这话之后也瞬间红了脸。

    揣测别人是不是喜欢她,这可不是她之前会说的事儿。

    更被说在陈策面前。

    可刚才,也不只是怎么了,她鬼使神差的就说了。

    就像……陈策已经是她可以说出一切秘密的最亲近的人了似的。

    “难道我真的爱上他了?”

    她突然想到可能。

    但她立刻就晃了晃脑袋。

    不可能。

    左晴川承认,最近几天,她和陈策的确比之前亲近了不少。

    但要说喜欢?

    不至于。

    她想了想,很确定自己内心对此没有任何犹豫。

    这么想着,她内心倒也敞亮了不少,也没有隐藏什么的意思,直接和陈策说道:

    “我希望你别乱想,咱们现在这状态挺好的,我希望咱们能继续这种状态。”

    这是真的。

    因为她现在偶尔想到之前她和陈策的关系,都觉的真的是,难受啊!

    倒是现在,两人之间关系缓和,并且能够相互帮助,挺好。

    这么想着,左晴川忽然想到陈策这段时间一直跟着她跑,自己还没个正经工作,提议道:

    “我给你一份工作吧。”

    说完,她像是怕陈策自尊心受挫,赶紧补充道:

    “这也是为了咱们能够日子过的更顺畅,虽然以后咱们肯定会离婚,但是你现在没工作说出去也不好听,所以这工作你先干着,等你想好自己想做的,你随时离开就行。”

    陈策对此倒没什么意见。

    而对两人的关系,更是没有任何其他想法。

    他太明白两人之间这三年到底积攒下多少恩怨了。

    短短几天,想要将这些情绪全部释放,简直是天方夜谭。

    至于工作,他想了想也觉得挺好,自己没有工作,整天跟在左晴川身边也不是个事儿。

    这么想着他开口道:

    “好,我肯定不多想,现在不是有一个身份叫做闺蜜么?那我就是你闺蜜好了,嗯,名义上是老公的闺蜜,我估计也是头一份。”

    “至于工作,能有一个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有什么情绪。这三年,我别的没什么长进,但太明白自尊心的不值钱了,所以你给我工作,我还得感谢你呢。”

    左晴川听他这么说,悄悄松了口气。

    她其实一直不怎么敢想她和陈策的关系,也不会处理。

    而闺蜜这事儿,想起来还真的不错。

    亲近但不亲密。

    挺好。

    这么想着,两人直接回了公寓。

    刚进公寓,早就等在客厅的王纯就迎了上来。

    主要是左晴川,看也没看陈策一眼,王纯赶紧问道:

    “怎么样?”

    对自己家情况,没有比王纯更清楚的了。

    在自己家男人在的时候,和三年前自己家男人失踪,来了陈策这个窝囊废之后,那日子是天壤之别啊。

    所以平时她对陈策那个态度,不单单是对他这个人,还对他给她们家带来的影响。

    而和盛天集团谈合作这事儿,是三年来,左晴川第一次被家族重用。

    王纯当然很是紧张。

    她甚至想着了,这次如果能够干好了,是不是就能回道总部了?

    而回到总部后,他们的生活也能变好了。

    而左晴川也没瞒她,看着自己老妈热切的眼神,没说话的点了点头。

    但这已经足够了。

    王纯眼泪瞬间就留下来了。

    这三年,她日子过的真的是太苦了。

    和寻常人相比,她当然依旧风光体面。

    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相比她之前的生活,她这三年的生活那简直猪狗不如啊。

    随便哪个小辈,都敢在她面前大呼小叫的。

    “自己老公要是在,他非打断他们的腿!”

    但家里情况就是如此,本来性情更是乖张的王纯都在这三年间收敛了不少。

    那性子脾气,平时也就陈策能体会到。

    但现在,情况变了!

    她闺女……干成大事儿了!

    “今天要喝酒,要庆祝!”

    她大喊一声,像是要把这三年的委屈都释放掉!

    而看着自己闺女,她也瞬间涌上来委屈了。

    因为王纯更知道,相比她,她闺女这三年受的委屈更多。

    这么一想,王纯眼泪就止不住了,抱着左晴川就痛哭起来。

    左晴川也被这情绪感染,也哭了。

    而陈策完全没想到这情况,愣了半天,心想:这是哪一出啊?

    然后没等他回过神呢,哭着的王纯突然抬起脑袋,恶狠狠的骂道:

    “站在那当柱子啊?还不赶紧去做饭?!”

    弄的陈策是一脸无奈:

    “自己这丈母娘还真是任何时候都忘不了自己啊。”

    ……

    ……

    在陈策进了厨房后,左晴川这时候抬起头,看着自己得母亲,认真的说道:

    “妈,以后对陈策好一些吧,这次他帮了我不少。”

    但王纯对陈策早就看透了,才不相信那个废物会帮上自己闺女:

    “那个废物,连个工作都没有能帮你干什么?就每天接送你下班?”

    满脸的瞧不上。

    左晴川也不解释,直接将这几天,她身上发生的事没有夸张的说了。

    事无巨细。

    王纯这才知道,为了这个合同,自己闺女到底经历了什么?

    而对于不远处那个废物,竟然在这次合作中起到了如此关键作用,王纯表示十分惊讶。

    “他?有这么大的能耐?真的能影响盛天集团那么大的企业?”

    她因为这事儿,之前还和陈策打了个赌呢。

    现在看来,这是……自己输了?

    王纯看着陈策的背影,难以置信。

    但看自己闺女的表情,她知道这是真的。

    这让她再看陈策,神情很是复杂,喃喃道:

    “还真是……没憋好屁啊!”

    ……

    ……

    远处,陈策对两人的对话,听得真切。

    听到王纯最后一句的评价,他差点没笑出声来。

    “憋好屁?!”

    这是什么评价?

    而他这时也后知后觉的响起,他之前好像还和王纯有一个赌约。

    他赢了的讲理是……进屋睡?

    他回头看了左晴川一眼,神色……耐人寻味。

    左晴川后来才注意道这眼神。

    开始还没明白。

    等她明白过来,她脸蛋又一下红了。

    下意识的低下头,她想着,自己这几天红脸的次数实在是有些多了。

    当然,陈策没真的要求进屋睡。

    一个是他真的没这个心思。

    对他来说,帮左晴川,其实只是为了圆自己前身的一个执念。

    当然,现在他也承认,他有点喜欢这个明明内心温暖,但表面却冰冷的女人。

    但也只是一点而已。

    说想和她发生什么,可真的没到那程度。

    而趁机占便宜这事儿,呵呵,以陈策的身份,还没那么下作。

    女人喜欢你,愿意和你做些事情,那是女人的事儿,可男人不能脑子里只想着这些。

    这么想着,他拿着烟,直接下楼。

    一边抽烟,一边望着远方。

    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看着远处万家灯火,喜欢此时夜幕降临的沉静。

    但很快,就有人打破了他的心境。

    是一辆绿色的吉普。轰隆隆的。

    本来陈策没觉得这吉普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但这吉普在公寓转了一圈之后,唰的停在了他面前。

    然后他就看到车上走下来一个保镖一样的男人,直接和陈策道:

    “陈先生,我家公子有请。”

    陈策仔细的看了看来者。

    能看出虽然衣服宽松,但身形肌肉量很大,身体里藏着普通人很难拥有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他看出来者……杀过人。

    这在如今这个法治社会,可了不得。

    唯一的途径只有,战场。

    换句话说,来者是个真的上过战场,还真的杀过人的兵。

    可这样的兵怎么会成了一个什么公子底下的保镖呢?

    而且,看起来像是奔着我来的?

    是什么目的?

    又是什么人?

    这些都是在男人下来下车的瞬间,陈策想到的。

    但当男人开口,这些问题就已经被他全都跑到了脑后。

    他认真的看着男人,微笑问道:

    “我见过你家公子?”

    “据我了解,不曾。”

    “那我和你家公子有什么交集?比如抢了女朋友之类的?”

    “据我了解,也不曾。”

    “那你家公子找我什么事儿?”

    “找陈先生您治病救人!”

    对目的,男人倒不隐藏。

    但听到这,陈策却没有听下去的心思了,直接打断了他:

    “我总结下啊,一你家公子不认识我,二我没得罪你家公子,反倒是你家公子有求于我。”

    男人点头:

    “的确如此。”

    “但我一不认识他,二不欠他人情,凭什么去啊?”

    说完,陈策直接转身,直接回家。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