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20章 自导自演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而在左晴雪走后,坐立不安的左权终于等到都忍,张口问着:“大叔,这怎么可能会?她怎么可能会二十分钟就把合同谈下去了?这合同肯定是假的,您可别被他骗了。”那声音中难受啊挣扎那声音中难受挣扎的感觉,就像是到嘴边的肥肉被人硬生生抢走了。。...

    而在左晴川走后,坐立不安的左权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大叔,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十五分钟就把合同谈下来了?这合同一定是假的,您可别被他骗了。”

    那声音中难受挣扎的感觉,就像是到嘴边的肥肉被人硬生生抢走了。

    但他这姿态,反倒让左冷有些讨厌,冷声说了句;

    “是真是假,明天自然见分晓。”

    说完,左冷转过身子,直接赶人了。

    出了办公室,左权看着办公室的房门,面色阴晴不定:

    “这合同绝不可能是真的,”

    想着,左权心中有了主意。

    就算这合同是真的,他也有办法将这事儿弄成假的。

    有句话说的好么,建设难,但破坏容易。

    “我就不信了,这盛天集团是你家亲戚?怎么弄都能合作的下去!”

    左权的神色充满着狠恶。

    ……

    ……

    左晴川没说瞎话,盛天集团的负责人蒋鑫的确说第二天要来集团考察。

    蒋鑫的想法很简答,一方面是真的考察,另一方面他知道左晴川在家族中的处境,这是帮她来出气来了。

    陈策虽然没这么说,但蒋鑫很敏锐的明白了这层意思。

    于是有了这次出行。

    早上九点,蒋鑫带着人来到了左家的大本营——方左集团大厦。

    一进门,就碰见了一个不长眼的家伙,直接冲到蒋鑫他们的人群中。

    硬说蒋鑫他们撞他!

    然后没等蒋鑫他们有反应,这人就开始演戏一样咣当躺在了地上,同时吆喝上了。

    “打人啦!打人啦!”

    边喊,边一摸脸,脸上还真就出现了青红的颜色。

    而声音也是十分刺耳。

    在这一大早,瞬间吸引了大厦内所有人的目光。

    而这喊叫也没用多长时间,就引来了大厦的保安。

    是个带着黑墨镜的男的。

    上来也没问什么话,只是上下看了看,就直接冷漠道:

    “对不起各位,您们的行为严重破坏了我们大厦的形象,还请立刻离开。”

    蒋鑫一伙人那叫一个气啊,就要出言争辩。

    但还没等开口呢,墨镜男脸色瞬间变了:

    “出言不逊!”

    然后他直接拿起对讲机,开始召唤兄弟。

    不大一会,就有二十多个同样黑色西装的男人跑了出来,弄的跟混社会似的。

    然后齐齐的朝着蒋鑫他们吼道:

    “对不起,请您们立刻离开!”

    那架势,很明显,如过他们拒绝,那么他们将采取强硬的方式。

    无奈,蒋鑫他们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等出了门口,跟着蒋鑫后面的一个精明强干的年轻女人就愤懑道:

    “蒋叔,这都是什么事儿啊,咱们来谈合作,对方却不分青红皂白把咱们轰出来了?”

    年轻女人叫栾红英,著名青华大学毕业,外国进修三年,两年前加入盛天集团,只用了一年,就成了蒋鑫的左膀右臂。

    这履历,拿到任何一个地方,都绝对两眼。

    但也造成了栾红英年纪轻轻,傲气十足,此时受到这种待遇,自然有些受不了。

    蒋鑫看着自己手下这些兵,没有任何烦躁,甚至脸上还带着笑。

    “你们不明白么?这是有人不想咱们和左家谈成合作呢。”

    然后他看向人群中一人,问道:

    “拍好了么?”

    看到那人点头,蒋鑫满意道:

    “那今天咱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说完,他带着人直接回去了。

    那模样,像是今天来就是为了来受气的。

    ……

    ……

    另一头,一切的始作俑者左权在得知盛天集团的代表来了,又回去了。

    终于露出得意地笑容。

    他还真没想到,盛天集团真的来谈合作了。

    但是不要紧,他早就准备好手段了。

    这方左大厦可是他们家的,弄出点什么事儿来还不是轻而易举?

    “就算你左晴川谈成了生意又能如何?哼,我还不是想捣乱就捣乱了,而出了这事儿,他就不信盛天集团还会和左晴川合作,毕竟生意场上讲究的就是诚意。”

    左权想的很好。

    甚至都为自己下一步做好打算了。

    这次虽然得罪了盛天集团,但代表盛天集团的可是左晴川,而换了他,他就以这次风波入手,先诚恳道歉,然后再次寻求合作。

    并且,做足姿态。

    他就不信盛天集团会揪着这么个事儿不放。

    一想到自己即将成为家族中的重要人物,左权内心就一阵兴奋。

    随手拿起红酒杯,狠狠的灌了一口,他的表情像是一个猎人,正在兴奋的等着自己即将被宰的猎物。

    而这个猎物,毫无疑问是左晴川。

    没用他等多久,蒋鑫前脚刚走没多大会,左晴川就到了。

    身边依旧跟着陈策。

    左权就纳闷了,这左晴川之前嫌弃陈策,那是谁都看的出来的。

    可现在,那是走哪都带着,而且看那两人说笑的模样,还真有狗男女的意思。

    “难道他们俩真的发生了事儿?”

    左权纳闷。

    不过看到左晴川他们上了电梯,他来不及想了,换了身衣服,也直接上楼。

    他是一个猎人。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享受宰杀猎物的快感了。

    和盛天集团定的位置是三十四楼的大会议室。

    左权到的时候,会议室里已经来了不少人。

    左冷左锋左青,还有集团的各大首脑都已经就位。

    可想而知,左家对这次合作的重视程度。

    而作为这次谈成合作的功臣,左晴川就坐在左冷的旁边。

    至于陈策,他没座位,此时站在左晴川的身后。

    这场景,在左权眼中那就是一个最佳的狩猎场。

    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左晴川在知道盛天集团不会来了时的表情。

    难以想象左权内心的兴奋。

    他从小就被爹妈教育说要向着左晴川学,学态度,学冷静,学思维,甚至学教养。

    这左晴川对左权来说,就像是他的噩梦。

    一直横亘在他心头。

    一直到三年前,左晴川结婚,他这才脱离了自己的噩梦。

    但某些童年时候留下的阴影,总会让人心中变/态。

    明明家里已经不把他和左晴川相比。

    他自己却习惯性的开始了比较。

    他期待自己看到左晴川狼狈的样子。

    心中虽然已经做好打算,但表面他不动声色,左权选了个角落的位置。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到了约定的时间。

    但盛天集团的人并没有来。

    会议室内低声交谈的声音越发激烈。

    这就像是一团火,很快就烧到了左晴川这。

    有人直接质疑了:

    “听说你是十五分钟就谈好了合同?我看这事儿是骗人的吧?大家陪你在这玩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也给个准信儿,这盛天集团到底会不会来了?”

    左晴川也有些意外。

    她记得清楚,对方和她约定的就是这个时间。

    但陈策这时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稍安勿躁。

    而左冷左青左锋几个家族的大头,也没什么动静。

    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会议室的大门像是被锁住了。

    根本没人到来。

    而此时,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已经烦躁到不行,四周的压力像是潮水的朝着左晴川涌来。

    特别是知道她十五分钟就签了合同这事儿。

    “我说,这左晴川虽然聪明,可还是太年轻了,十五分钟能够说什么呢?对方又不是什么小企业,怎么会这么快就同意了合作?我看啊,咱们这是被她给唬住了!”

    “再者,就算她真的和盛天集团谈成了合作,看对方这态度,这也是明显没把咱们放在眼里啊,这么看,还谈什么长远合作?”

    “……”

    就是以左冷的涵养都觉得有些烦了,缓缓看向左晴川,他说道:

    “是不是和对方联系下?如果来不了了,咱们可以再商量个时间?”

    可以说,这一刻,左晴川背负着全屋所有人的压力。

    而也是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左权觉得时机到了,站起来说道:

    “大叔,我看你也别问了,昨天时候我就觉得事情蹊跷,所以昨天晚上我已经和盛天集团确认过了,咱们左家压根没和人家有什么合作。这什么十五分钟就签了合同的事儿,都是左晴川她在哪自编自导的。”

    石破天惊,一语惊人。

    “什么?”

    “压根没什么合作?”

    “是她在自导自演?”

    本就觉得这事儿不正常的大伙目光纷纷看向左权,这像是给了左权认可和力量,亢奋道:

    “没错,正是因为为了和盛天集团合作,要拿走左晴川的服装厂,她才这么做的。”

    这句话像是辩解,但却给不知道前因后果的人,直接点透了题目。

    然后他痛心疾首的看向左晴川,说道:

    “我知道,你是想让大家看得起你,认可你的能力。可你以这种轻而易举就能被揭穿的谎言的方式,是不是太拙劣了,也太不把咱们集团的这些管理者放在眼里了!”

    “拿走你的服装厂,那是为了咱们全家族的发展,可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先是不愿意拿出服装厂,接着又弄这么一套来糊弄大伙?”

    “你真的是……太让人失望了!”

    随着这话出口,除了左冷左青几个直接的利益关系人,集团的其他领导者都是恍然大悟。

    再看向左晴川的眼神,也终于是满满的失望。

    “老太爷在的时候,大家还觉得这小姑娘不错,以后能是个顶梁柱,可现在看来,老太爷眼拙了啊!”

    甚至从始至终挺支持左晴川的几个,都面露遗憾。

    而左冷左青几人的眼神也微微变冷,什么都没说,但起身已经准备离开了。

    很显然,他们也相信了左权的说法。

    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像是瞬间就成了对左晴川的批斗大会。

    左晴川脸色煞白,想要辩解,可看众人的反应,特别是几个与她交好的老人,她忽然明白,自己就算辩解再多,也无济于事。

    只有一直站在身后的陈策,看着此时的场面,不合时宜的笑出了声;

    “还真是有意思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