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19章 假合同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所以要步入方青市通过推展业务。盛天集团早已为自己准备好了办公楼。就在方青市中心最好是的办公位置。当左晴雪真的回到这里时,他整个人脑子虽然懵的。“对方不不愿意见他?虽然盛天集团早就为自己准备了办公楼。。...

    因为要进入方青市进行推展业务。

    盛天集团早就为自己准备了办公楼。

    就在方青市中心最好的办公位置。

    当左晴川真的来到这里时,他整个人脑子还是懵的。

    “对方不愿意见他?但是对方给了他谈合作的时间?”

    这是什么剧情展开?

    甚至让她都有了些奇怪的想法,难道陈策和这个盛天的老总曾经有过什么?

    不过等到她进了大厦,真正见到了盛天集团的负责人时,左晴川不再紧张。

    十分专业的开始介绍起自己对这次合作的一些想法和展望。

    当然,重点是说了自己的一些情况。

    而她对面负责接待的,当然是蒋鑫。

    自己家少爷要给人走后门,他当然得看着点。

    不是监督,而是为了这次走后门能够顺利!

    而这次一谈,别说,蒋鑫还真有些意外!

    这竟然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女性!

    蒋鑫不是看不起女性,或者对女性有什么想法。

    只是现状如此,如今的商场的确还是男性占据主导地位。

    但面前这个年轻人却不同,短短时间,她展现了自己良好的职业素养和思维逻辑,并且展现了自己良好的大局观和对问题的处理能力。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她并没有隐瞒自己工厂如今处在的困境,并且她将这些困境化作了自己的优势。

    特别是其中几次重要的危机,蒋鑫能从中看出一种虽未大成,但已有雏形的大气象!

    他现在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己家少爷愿意和她合作了。

    对方是他的法定妻子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她也真的有这个能力。

    他没用对方继续说下去,蒋鑫笑着制止了对方继续,然后说道:

    “我想我对左小姐了解的已经够多了,我觉得和您合作,会是一次愉快的旅行。”

    说完,他直接在合同上直接签字!

    而左晴川一直到重新回到车上,整个人还是懵的。

    “合作就这么……谈成了?”

    她现在忽然有点分不清楚自己在哪。

    先是莫名其妙的就获得了和盛天集团见面的机会。

    然后见面没十五分钟,就得了这个合作的合同?

    “这一切……是不是来的太快了?!”

    她甚至都来不及有惊喜,整个人恍恍惚惚的,甚至有些不安。

    主要是这三年,她真的是经历过太多苦难的事儿了。

    对苦难她有抵抗力。

    但对惊喜,对喜讯,她早就没这个准备了。

    而陈策也已能知道了蒋鑫对她的评判,微微一笑,并不意外。

    这三年,她如何努力,他一清二楚。

    所以这次合作,他不光是想要改变自己和她的关系,也为了给她一个机会。

    “金子埋得久了,都要怀疑自己的身份了,是时候让那些瞎眼的人看看了。”

    陈策不无骄傲的想着,然后启动车子,驶向家族公司。

    和盛天集团合作这事儿敲定了,第一时间要让家族知道才行。

    再说左权这头。

    一直在盛天集团外面猫着。

    看到左晴川顺利进了公司,他们还觉得挺意外。

    “难道她真的有关系,联系上了集团老总?”

    左权不是没想过自己和盛天联系,可他们连大门都没进去就被挡回来了。

    不过当他们看到很快左晴川就出来了,又变了想法。

    “这是被拒绝了啊,要是真认识,哪有这么快的?”

    左权看了眼手表,进去才十五分钟。

    “哼,十五分钟,能谈个屁,就是打个迫击炮的功夫都不够!”

    想着,他不犹豫,赶紧朝家族赶去。

    他要立刻告诉家族这个消息。

    而这事儿因为陈策是个新司机,不熟悉道路等原因,明明是他们先出发,但反倒被左权他们领先了。

    一进到左冷办公室,左权就直接嚷道:

    “大叔,你可不能再纵容左晴川继续和盛天集团接触下去了,今天我特地去看了她,没到十五分钟她就被人家赶出来了。”

    “您给了三天时间是不错,可如果她天天去骚扰人家,人家知道是咱们左家的人,很容易流下不好的印象啊!”

    左冷摘了眼镜,看着面前这风风火火的小辈。

    半天没说话。

    能坐在家住的位子上把持大局,左冷无疑是精明的。

    左权的那点花花肠子,他不用想就能想出个大概。

    但是他不介意,甚至他很喜欢这样。

    因为,有竞争才会有进步嘛。

    而左权说的,他还真没想到,三天时间,如果左晴川打着捣乱的心思,还真是容易给左家留下不好的伏笔。

    想着,他面色不变,看着面前的左权道:

    “你说的要是属实,那这左晴川的确不应该浪费时间了,到时候我准备将服装厂交给你,你负责和盛天集团进行洽谈,我想不用我说你也明白这次合作的意义,你……有信心完成这次任务么?”

    左权等的就是这句话,这时候哪会怂,兴奋道:

    “大叔你就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正巧这时秘书通知,左晴川来了,左冷就直接让他们上来。

    上来的左晴川和陈策。

    本来没想上来,但左晴川知道这事儿能成全靠陈策,所以她强烈要求,他这才上来。

    只是本来是来说好消息的左晴川刚上来,没等她开口,左冷就质问道:

    “听说你们去见了盛天集团?”

    “是。”

    “你们前后用了多长时间?”

    左冷还是沉稳的,没只听一家之言,确定着左权给他的消息。

    “十五分钟?”

    左晴川犹豫的开口道。

    因为签合同实在突然,她真没怎么注意时间。

    “那盛天集团的态度怎么样?”

    “挺好的啊?”

    这点,左晴川回答得很肯定,毕竟对方都签合同了,态度能不好么?

    只是左权对这话却并不信。

    开口质疑:

    “左晴川你别骗人啊,你进去盛天集团一共才十五分钟就被赶出来了,十五分钟能干什么?恐怕你自我介绍都没说完吧,还敢说态度很好?”

    那口气,像是比左晴川这个当事人还清楚情况。

    陈策看了左权一眼,却并不意外。

    他在车里等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贼眉鼠眼的家伙,不过也没理会他。

    一个这样的小角色,实在不值得他出手。

    他只要让左晴川当家,那么这种小角色,就会像是虫子,自然而然的就会见光死掉!

    左晴川对此没想太多,直接说道:

    “的确态度挺好的,我们谈了合作的事儿,对方表示对咱们挺感兴趣的。”

    “真是这么说的?”

    左冷看着左晴川,眼神严厉。

    他可不希望自己家的子弟,为了讨好自己,而说谎。

    “当然,甚至我还和他签了前期的试水合同。”

    说着,左晴川从包里拿出合同,放在桌子上。

    左冷眼神一下闪过一道精光。

    然后拿起合同,皱着眉头看了起来。

    没过一会,左冷眉头突然一松,哈哈大笑起来:

    “好,好,果然是四弟的好闺女,如果这合作能成,你当记首功!”

    而一旁的左权,则是满脸不相信。

    十五分钟?

    没被赶出去?

    还签了合同?

    这怎么可能。

    他第一反应就是质疑。

    “左晴川,你不会是拿了一份假合同混弄大叔吧?”

    然后他对左冷说道:

    “大叔,你可要小心啊,万一这合同是假的,再传到外面,那咱们左家可就丢人丢大了。”

    别说,左冷经这么一说,还真有些犹豫。

    之前他看了合同内容,中规中矩。

    可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些怀疑。

    盛天集团可不是小产业,和他们合作,就是左冷自己都要做好完全的准备,然后各方面都要提前做好交接才行。

    而十五分钟就签了合同?

    听起来更像是闹笑话的。

    有哪个集团会如此草率呢?

    不过他没说任何否定的话,只是看着左晴川。

    被左冷这样看着,左晴川哪里不清楚,这是在怀疑她。

    她下意识就准备说出陈策和盛天集团老总认识的事儿。

    但这时陈策看了她一眼。

    她明白了他的意思。

    于是话音一转,说道:

    “这合同的真假,等明天就知道了,明天……盛天集团负责合作的负责人会来咱们集团确定具体事宜。”

    说完,左晴川突然觉得心累,并且觉得无趣。

    和左冷打声招呼,就带着陈策离开了。

    而直到回到车上,左晴川才问陈策:

    “为什么不让我说你和盛天集团的关系?”

    她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说了,合同的真假很容易就能说清楚。

    同时也能让左家对陈策的态度有所改观。

    但陈策的想法恰恰想法。

    他根本不在意左家人对他是何看法。

    他只在意,左家对左晴川的看法。

    “说了这关系,那么以后你取得什么成绩,他们都会说你是借了这关系的光,这对你并不公平。”

    陈策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看了眼后视镜,打趣道:

    “毕竟,我可是太知道沾别人光有多别扭了。”

    这回,左晴川明白他的意思了。

    但她没说话。

    沉默的看着陈策的后背,内心想法十分复杂。

    有挣扎,有愧疚。

    但最后都化作一声叹息:

    “如果你不是这样,就好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