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18章 谈合作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陈策话音落下来,左晴川没来及做什么反应。王纯先说张口说话的。到尾到脚上下打量了陈策一变,像是准备好再次认识了他似的。接着她鼻孔中出出气儿的嘲讽道:“就你?还和认识了人家老总?别王纯先说开口说话。。...

    陈策话音落下,左晴川没来及做什么反应。

    王纯先说开口说话。

    从头到脚打量了陈策一变,像是准备重新认识他似的。

    然后她鼻孔中出气儿的嘲讽道:

    “就你?还和认识人家老总?别开玩笑了,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

    那神态,好像就是认识陈策,都拉低了人家老总的身价。

    左晴川本想说些什么,可她也想听听他怎么说。

    看向陈策,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认识盛天集团的老总,她都觉得对方真的是发生改变了。

    起码在面对自己母亲的贬损时,能面色如常了。

    之前,陈策每次被王纯贬损,那都是要争夺辩解一番的。

    可最后,总是以王纯胜利告终,所以王纯看不起陈策,那是有历史原因的。

    但现在看陈策,丝毫没有被贬损伤害的意思。

    “是不在乎了?还是有底气了?”

    左晴川分不清楚。

    然后她就听陈策开口道:

    “妈,我认识人家老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其实他是我同学来着,那时候他还没发家呢,所以我俩玩的还挺好。”

    陈策做出一副坦白的样子。

    只是王纯并不相信:

    “你们是同学?这都过去多少年了?你看看你现在什么德行?在看看人家?人家能认识你?更别说生意场这种事儿了。”

    “当然,对他我是了解的,当初我们可说过,最讨厌那种因为出息了就看不起别人的人,我相信这么多年他并没有变,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要是不信的话,妈,咱们打个赌?”

    “赌什么?”

    王纯老神在在看着自己这个女婿。

    他有多少本身,她是再清楚不过,打赌?谁怕谁啊?

    “那就赌这次我能不能帮着晴川谈着合作吧,如果谈不成,当然我任凭您处置,可如果谈成了,我希望……我能进屋睡觉。”

    陈策看向左晴川。

    是谁的屋,很明显。

    左晴川有点吃惊,没想到这赌约还带着自己。

    听到这赌约,她更是脸色一下就红了。

    虽说结婚三年,但是陈策连她的房间都很难进去。

    更别说什么肌肤之亲了。

    第一反应就是不行。

    可看到陈策清明的眼神,她忽然想到:面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丈夫。

    其实左晴川内心是很复杂的。

    一方面,她当然看不上陈策,先不说能力,起码从上进心来说,陈策这三年表现的并不好,所以她内心是拒绝陈策和她亲近的。

    而陈策这三年,也像是个和尚,很好的恪守了自己的规矩。

    但另一方面,她是个女人,她相信自己的魅力。

    “难道陈策就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她甚至曾经这么问过自己。

    现在,她终于知道了。

    不过,场合有些……

    左晴川偷瞄了下自己的母亲。

    发现王纯压根没在意陈策说什么,直接点头:

    “可以,我就知道你小子没按什么好心,既然你想那我答应你,可你如果做不到,也别跟任何人求情,要求我已经想好了,你……就从我们左家滚出去就行!”

    王纯言辞中充满着对陈策能力的质疑。

    那意思很明白,你陈策什么材质,我们不知道?

    说你和老总是同学我们都勉强相信,可你还想说自己能影响了人家老总做生意?

    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要知道人家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

    那可是上百亿的集团。

    你算老几啊?

    而陈策看着她这反应,兵不生气,内心甚至还有些好笑。

    他这个丈母娘,要是知道自己就是这个百亿集团的总裁和拥有者,会不会惊得连眼睛都摔在地上?

    一想到有一天会看到这幅场景,陈策就觉得有意思。

    而后,他点点头表示自己同意这赌约,就转头回去房间了。

    只是在临近时,他对左晴川说道:

    “明天早点起,我带你去谈合同。”

    ……

    ……

    而当陈策进屋,王纯才看向自己闺女,今天的左晴川,不对劲!

    左晴川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她很了解她。

    但是今天的左晴川很不对劲,平时在她损陈策的时候,自家闺女虽然不说话,但对这事儿也没有任何反对。

    可是刚才,说陈策的时候,她自己都没注意,看向陈策的眼神竟然带着担忧。

    虽然知道自己闺女不会喜欢上他,可她还是提醒道:

    “你可别忘了咱们家有今天是谁的错!你可别给我来个日久生情,那你可真是逼着你妈我去死了。”

    说完,王纯也不管左晴川咋想,直接进屋。

    她和姐们还有局呢。

    至于屋内的陈策,听着门外的话,挑了挑眉:想改变自己在家庭的地位,还真是任重道远啊!

    想着,他直接盘膝在地,开始吐纳。

    只是时间飞速而过,他体内的灵力却不见有多少增长。

    如今他在灵尘境二层已经八天。

    倒是陈策对此并不意外。

    这几天,他对地球的灵气数量已经见识过了。

    说实话,能够重新修炼就已经让他惊讶。

    至于速度……他哪敢要求那么多?

    他倒是有点喜欢现在这种缓慢。

    曾经的他什么都很快,不管是修炼还是掌权,还是学习什么新的东西。

    所以他从没体会到这种缓慢。

    而现在,他倒是发现了不少缓慢的美。

    比如灵力不够,他要节约着用,所以有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灵气使用技巧。

    又或者,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每一份努力都能画作灵力的满足感。

    当然,他没忘了自己的仇恨和志向。

    但是在这个他看来脆弱的世界,将他困住了。

    望着窗外的天穹,他意外的在天空中看到了少许的星星。

    小半个月过去,他不知道自己身处在宇宙何处,更不知道如何能够回去。

    他被命运,困在了这个拥挤的世界。

    ……

    ……

    陈策是个很难将让自己困在某种情绪的人。

    或者他见过了太多的兴旺衰落,生老病死,所以对这一切都能看得开。

    他不知道。

    也不认为这是不好。

    因为他现在就觉得挺好,玩的挺开心的。

    做一个赘婿,然后期待着有天能够打所有人的脸。

    这是小说剧情。

    而他,只是让这剧情变成现实。

    第二天,他起得很早,早早的准备好了早饭,然后就坐在客厅等着左晴川。

    时间刚过七点,左晴川就穿着一身宽松的衣服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左晴川是个很自律的人,从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无论前一天多晚睡,第二天总会七点准时起来。

    然后每周五天健身计划,她足足坚持了五年。

    所以别看她喜欢穿一些宽松的衣服,但内部……很有料。

    陈策用他一双充满灵性的眼睛保证。

    倒是左晴川看到陈策起这么早,有点意外,但也没多说什么,坐下直接吃饭。

    一直到差不多吃完,左晴川才像是漫不经心的问了句:

    “和你同学约好了?”

    陈策看她明明很上心,却表现的不怎么上心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

    然后他摇了摇头,沉痛道:

    “不行了,可能妈说的是对的,昨天我和我这同**系了,可人家根本不愿意见我!”

    左晴川看他一脸难受,心中虽然有所预料,可还是有些难受,不是因为合作,而是因为陈策。

    陈策入赘三年,好容易对一件事如此上心。

    可这事儿没等开始,竟然就结束了。

    左晴川平心而论也觉得这事儿有点打击人。

    安慰道:

    “你也别太伤心,毕竟这世界就是这样,想要获得尊重需要你拿出本事来的,尊重这东西不是别人给的,而是靠自己赢得,就像你在左家,他们看不起你,那是他们拒觉得自己有这资格看不起你,但实际上,你只要表现的比他们强,他们就不敢如此!”

    左晴川这话是说给陈策听得,也是说给自己听得。

    只有自强,才能不息。

    可没等她从自我激励中走出,就听到一旁的陈策轻声说道:

    “虽然我这个同学不愿意见我,但是对合作,他还是挺感兴趣的,所以决定早上给咱们一个小时,来谈这事儿。”

    咔嚓!

    左晴川手里的牛奶杯子一滑,直接坠地破碎。

    但左晴川根本不在意这事儿,一双眼盯着陈策,像是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

    陈策此时也不开玩笑了,正色道;

    “嗯,我说,万盛集团已经同意和你先沟通一下了,至于能不能成功,就看你发挥了。”

    ……

    ……

    而另一头,左权也在这一天早早的起床。

    昨天在会议上没能拿下左晴川手里的服装厂,他当然不甘心。

    所以对这三天的赌约,他无比上心。

    早早的就准备着,去盛天集团去看热闹。

    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左晴川到底凭什么敢说三天就能谈下合同!

    而如果谈不下来,哼哼,放心在尸体上鞭尸这事儿虽然恶心,但是如果价钱高,他也很愿意这样干!

    想着,他联系家里几个要好的兄弟们,直接朝着盛天集团的办公处出发了。

    甚至比陈策他们还早了一会。

    然后没等他们想好在哪等,就看到左晴川他们……到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