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学案库

连载中

都市绝品魔皇

作者:爱嘲讽的刺猬 | 科幻想象

收藏

  陈策是一代魔皇,因所害所害,身死道消,但不想复活到了地球,成了一个豪门赘婿。“这地球还也没任何人,有资格看不起我!”“欠我的我终要要回去,骂我的我要稀巴烂他们的脸“必死的杀局,竟然让自己用这种方式躲掉了?”。

第16章 夺权_都市绝品魔皇_ 陈策, 左晴川

    不过,这一周陈策这一家却是过的挺安稳。先是左晴川那边,有了资金终于不用畏首畏尾。再一个是陈策,因为家族如今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盛天集团那,谁也没工夫搭理他,落得个清净。所以,重...

    不过,这一周陈策这一家却是过的挺安稳。

    先是左晴川那边,有了资金终于不用畏首畏尾。

    再一个是陈策,因为家族如今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盛天集团那,谁也没工夫搭理他,落得个清净。

    所以,重生回来的陈策可算是过了几天安稳日子。

    每天做做饭,溜溜弯,修修练,简直就是养老生活。

    这种日子在他前后两个人生中都是极为少见的。

    他挺享受现在的日子,或许是心情好的缘故,他觉得左晴川看他都顺眼了不少。

    虽说关系没什么实质发展,但有所缓和总比一直僵着好太多了。

    想着他抬眼对餐桌对面的左晴川轻佻的说了句:

    “要不……我们要个孩子吧?”

    而左晴川对他这风言风语理都不理,直接起身出门。

    一直走到楼下,左晴川才放缓了脚步:

    “孩子?开什么玩笑。”

    虽然她也感觉到自己对陈策的态度有所缓和,没有之间的剑拔弩张了。

    可这也不意味着,她要行使做妻子的义务。

    而孩子……更是没有任何可能。

    想着,她直接去了公司,两千万的赔偿金到账,直接让她的服装厂起死回生,百废俱兴。

    而另一边,陈策对这事儿也没多想。

    就是临时想到,嘴花花了一下而已。

    他太知道左家,包括左晴川对他的误解了,在他窝囊废的身份没有彻底洗干净之前,别说什么夫妻之事,就是能不骂他,他都应该烧高香。

    人言可畏啊!

    陈策随口感慨一句,掏出手机,手机上全都是这一周时间,蒋鑫给他传来的方青市各大家族的消息。

    有谈合作的。

    也有谈亲的。

    五花八门。

    随便扫了眼,陈策将消息删了干净,然后编辑了一条新的消息:

    “既然各大家族都已经等不及了,那咱们的试水也可以开始了。”

    于是,在这条消息发送后的两个小时后,盛天集团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会上唯一的主要内容是,盛天集团已经决定了试水产业:

    “服装业。”

    ……

    ……

    搞服装?

    这还真是超出了方青市所有人的想象。

    毕竟,和房地产等产业相比,服装业真的是弟弟。

    不过想到是试水,大家也就理解了,纷纷做起了准备。

    这次和之前的纯粹的拉关系不同,这是生意,有业绩才有话语权。

    左家也是如此。

    只是看这家族报表,左冷的表情有些难看。

    左家虽然遍布方青市各个产业,但也并不是每一个产业都强的。

    比如服装业。

    偌大的左家,和服装有关的产业竟然只有一个。

    而且,如今还在一个他不喜欢的人手里。

    但,让他放弃和盛天集团合作的机会是不可能的。

    想了想,他打了个电话。

    一个小时后召开家族会议。

    ……

    ……

    与此同时,左权也知道了试水服装业的事儿,正和父亲商议。

    “父亲,这盛天集团咱们可必须拿下来啊,咱们三房本来就比大房二房弱,此时如果再不抓住机会,恐怕会被甩开得更远。”

    这是事实。

    左家四房,大房是家主,虽无独自产业,但掌握全族,权力最大。

    而二房是家族集团的二把手。

    虽然不如大房,但也比三房强了许多。

    只有三房四房,虽然占股份,但实际手底下并没有多少实际产业。

    要不是这次联系上了江南的张家,他们在家族中的地位只比左晴川他们高一点。

    左权是个有野心的人,他可不想居于人下。

    而盛天集团这事儿,他认为是个绝佳的机会。

    如果抓住了,那可就能让三房一改之前的颓势。

    左青是左权的父亲,当然也知道这点。

    因为如果他们不抓住机会,那么他们和大房二房的差距只会更大。

    到时候分家的时候能分到多少可就只能别人说的算了。

    只是左青不明白:

    “咱们家可没什么服装产业能参与这试水?”

    “怎么没有?”

    左权眼神狡诈:

    “左晴川那不是有个服装厂么?咱们拿过来不就得了。”

    左青终于明白自己儿子的意思,感慨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左青道:

    “好样的,比爸强,说起来咱们家能有今天都是爸的错啊,要不是当年……不过我有个好儿子,你放心,大胆去做,争取把盛天拿下!”

    而话里话外的意思,都像是左晴川的服装厂已经是他们的似的。

    ……

    ……

    左晴川也得到了开会的消息,因为一直忙着重新规划厂子随后的发展路线,她没有第一时间得到盛天集团试水的消息。

    回到家,听到母亲王纯说,她才知道这事儿。

    左晴川眼睛一下亮了起来。

    她不傻,如何不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是个绝佳的机会。

    三个月能否让厂子起死回生,而且更上一层楼?

    左晴川就算再有才学,也不敢保证。

    但如果能和盛天集团合作……

    这事儿就有了可能。

    因为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其他人只看到了盛天集团是个大企业。

    但是左晴川却真的知道他的企业是怎样的?

    特别是这个企业下的服装产业。

    他们是做出了能在江南立住的品牌的。

    换句话说,盛天集团在服装业可不是个新人。

    而这次以服装业来试水,就像是摆在她面前的一个机会。

    王纯当然也知道这机会对自己闺女有多重要,叮嘱道:

    “这次你可一定要争取到这个机会,别管家里那些人怎么说的,咱们家可就靠你了。”

    然后左晴川就准备出门。

    只是在出门前,陈策走了出来,说道:

    “我开车送你吧。”

    左晴川想了想,同意了。

    然后他们就出门了。

    只有王纯看陈策的背影,老大的不满意。

    "自己这一辈子的名声,都被这一个废物毁了,这自己女婿要是那什么盛天集团的年轻老总,哪还有这么些气受?"

    这几年,因为陈策,王纯的确受了不少的气。

    特别是平时那几个本来就爱比较的姐们,总拿这事儿来损她。

    ……

    ……

    他让盛天的试水产业选择服装业,当然是为了左晴川。

    这不仅能够让左晴川一改服装厂的颓势,也能改善她在家族中的地位。

    一举两得。

    他之前和蒋鑫说的要对左家动手,不是假话。

    但他不会亲自下场,左家,虽然是方青市的大家族,可对他说还是太小了。

    他选择的人是左晴川。

    虽然只重生了没到半个月,但陈策看人一项很准,他知道左晴川的能力,和努力程度。

    加上自己前身的那些事儿。

    他觉得自己应该帮助她拿回应有的东西。

    “曾经左家的老家主说左晴川是他们家族的希望,那么就这个家主的位置吧。”

    而他出来送左晴川,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让她能稳妥的拿到这个机会而已。

    他不用想也知道,这次会议的激烈程度,甚至很有可能,左晴川会丢了他的工厂。

    毕竟,利益面前,谁还在乎亲情啊。

    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左晴川,陈策什么都没说。

    脚下给油,转弯,熟练地像是个老司机。

    他在方寸界,那都是骑龙的,一个机械车,哪里难得到他?

    开过几次就会了。

    等到了地方,他就留在车内,只是在左晴川身上,他留了个扣。

    那是一种灵力的使用小技巧。

    只需要一点点灵力,就能听到目标附近的声音。

    跟个且听器似的。

    但比且听器要更加无形无影。

    毕竟,这个世界的人恐怕连灵力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然后陈策就跟着左晴川进了会议室。

    和他想的一样,左家这次会议就是针对和盛天集团合作的事儿。

    而对左晴川的围攻之势比他想的更加激烈。

    首当其冲的,就是左权。

    “左晴川,别给我整没用的,这服装厂你今天必须让出来!”

    左权一上来就直接撕破了脸皮。

    “咱们左家虽然在服装上并不侧重,但这也是我们左家的产业,再看看你这三年,把一个场子经营成了什么样?三年的业绩一年不如一年,到如今都快全盘崩溃了!”

    “听说,前几天还出现了讨薪库房着火几个事儿,这就证明了你左晴川的能力和态度,你……压根就不适合做个管理者。”

    “更别说,现在家族正处在一个上升期,按照家族的发展路程,近两年咱们家族就要正式朝着一线家族冲击了,所以拿下盛天集团的合作,势在必得。而你……”

    说到这,左权轻蔑的对左晴川笑道:

    “还是回家生孩子去吧,一个女人,不适合这里。”

    左晴川面色阴沉,可她找不到反驳的话。

    因为就像左权说的,这三年服装厂的确经营不善。

    但让她放弃,也不可能。

    她看向二叔。

    她和二叔一家关系不错,父亲失踪前,也曾嘱托二叔照顾。

    她能有现在这个场子,就是二叔的功劳。

    但此时,二叔左锋像是看不到她的眼神。

    看这桌上的报表,轻声说了句:

    “三年时间,服装厂的收益的确不是太好……”

    一句话,但已经摆明了立场。

    这让左晴川面色一白。

    不敢相信。

    在这种时候,自己的二叔竟然横刀相向?

    左锋看着自己的侄女,沉声道:

    “一切为了家族。”

    而一直坐在首位的左冷,一直没说话。

    但了解他的人知道,他对左晴川一直很不喜欢。

    要不是有左锋,这服装厂早就不属于她了。

    可以说,这一刻,左家全部的人,彻底的站到了左晴川的对立面。

    没有任何一人站在她的跟前。

    即便是父亲失踪,左晴川也没现在这般如此绝望。

    她甚至头一次生出了一种想法,她家有如今的处境,真的只是因为陈策么?

    或许……她才是罪魁祸首吧?

    左晴川内心发苦。

    毕竟,如果老太爷没出现意外,她曾经可是被左家老太爷钦定了是下任家主的。

    而现在……

    她头一次觉得心里发冷。

    想着,她脸色煞白,缓缓起身,看也不看面前这些曾经善良但如今极其丑陋的亲戚们。

    就要离开。

    但会议室的大门率先被推开。

    然后一个声音直接传了进来:

    “我不同意!”

    响亮清澈。

评论
评论内容: